一二中文 > 龙王妻 > 第二百五十二章永世长情
    “夫人,你知道吗?本君真的什么都不怕,就只怕让你受苦,不过从今往后,本君会生生世世守护在你身边,只要你回头,我便会出现。”他望着我,那湛蓝的眼眸之中,满是柔情。

    我看着他却有些模糊,眼角流淌下温热的液体。

    他抬起手,替我拭去眼角的泪,将我紧紧抱在怀中,喃喃的叫道:“夫人。”

    这种场面,我本该有很多话,想要对龙玄凌说,可是,我却哽咽着,说不出口。

    “娘亲,娘亲,你看,那许愿灯上的字都是宁儿和父君一起写的。”康宁抬起手指向远处飘起的一大片许愿灯。

    每一个许愿灯上,都写着:永世长情,四个字。

    我看着灯上的字,抿嘴笑着,那些稚气未脱,却写的工工整整的必定是宁儿的字,旁边刚劲潇洒的必定是龙玄凌写的。

    “娘亲,宁儿和父君写的字好看吗?”康宁望着我认真的问着。

    “好,是娘亲见过写的最好的。”我抚摸着她的头,宠溺的说着。

    今日的宁儿也着一袭红衣,头发梳成两个发髻,可爱至极。

    宁儿俏皮的说,今日也是她的百岁生辰。

    我一愣,立即点头,这些日子光顾着抄写典籍,居然把这件事都忘记了。

    还是龙玄凌有心,来了个双喜临门一起办了。

    不过,我低头的瞬间,看清自己这一袭嫁衣,和龙玄凌握在手中的红盖头,这些不是九霄宫里缝制的,应该是千岁她们亲手替我绣的花样,裁剪的嫁衣。

    “千岁,这盖头?和嫁衣?”我看着她们,不得不说,这绣的花样真的极好,灵动无比,嫁衣剪裁的也十分合身。

    “姐姐,我绣工不好,只是绣了个盖头。”千岁尴尬的笑着。

    “我的绣工也马马虎虎,只是绣了喜鞋。”青岑说道。

    我朝着脚下一看,这鞋子上虽只是绣了两朵并蒂莲,可是每一个针脚都收的很用心。

    “凤主,您的嫁衣是我阿娘做的,阿娘好几日都没有睡呢。”说话的是灵珊儿,她的长相,已经有超过芸娘的势头了,因在凡间待了好几年,所以个头长的比宁儿快许多,如今活脱脱的一个小美人儿。

    有时候,看到她,我便在想,今后若有一子,必定是要娶了这九霄上,最美的可人儿。

    “你爹娘呢?”我听到灵珊儿这么说,立即寻起了芸娘的踪影。

    “凤主,我阿爹阿娘在底下点灯呢。”灵珊儿说着,也扶着观景台的栏杆朝着底下望去。

    “夫人,本君知道,你不在乎那些浮华之物,故而,便让大家一同,给你置办了这些东西,你身上所有的穿戴,本君都没有假手于旁人,都是你至亲至爱之人,替你准备,本君希望从今日起,你能永远幸福喜乐!”龙玄凌平日话不多,今日,却是说了不少。

    今日的这一切,确实是我内心最想要,也最珍惜的,那些荣华富贵,对我而言都如浮云,可身边的这些朋友,姐妹,却是我的心头好。

    龙玄凌拥着我,坐在栏杆旁看着烟火和宫灯,孩子们闲不住,吵着闹着拿着小小的烟火,对着天际燃放。

    空中烟火绚丽,我却侧目,看向身旁的龙玄凌,心中的幸福简直要溢出心头。

    如今,这如同梦一般美好的画面,让我想起了一句话:海上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今日,我心尖上的人,都在陪着我,我的婚礼,也确实是我梦中都不敢想的美妙婚礼。

    看过凤凰琉璃和各式烟火,我以为会进入宫宴的环节。

    然而,龙玄凌给我准备的,却不是宫宴,而是“家宴”。

    参加的是凤卿羽夫妇,灵乌夫妇,胖和尚,千岁,染澈,青琉还有他们的孩子们。

    而龙玄凌也没有冷落那些妖臣,带着我去九霄正殿里走了一个过场,给那些虺王,蛟王大妖们敬酒,然后安排了极为精彩的舞蹈表演。

    我们不在,他们更是放的开,时不时的就从大殿里传出鼓掌声和笑声。

    家宴这边,敬酒是必然的,不过,更多的我们是讲述过去,和当下的不易。

    孩子们很快就坐不住了,三三两两的闹着要去放灯,龙玄凌让婢奴领了去玩耍。

    胖和尚和灵乌则是喝多了,他们俩人,嘴里说着高兴,开始猛给龙玄凌和我敬酒,一杯接一杯。

    今日的龙玄凌,心情极佳,来者不拒。

    我如今酒量也好了,陪着他们喝了不少。

    “龙君,小的是真高兴!您说说,前些年,咱们在凡间,日日躲躲藏藏,您同凤主,又阴阳相隔,紧接着便是三世情劫,这些磨难,真是?”灵乌说着,不住摇头,眸子里已经有些发红了。

    “如今,一切都好了,从前的那些苦楚,都是为了今日。”芸娘说完,举杯便对我和龙玄凌说道:“龙君愿你和安之,山盟永在,海誓长存。”

    “龙君您说的那个什么?白首之约,我也同芸娘许一个。”灵乌醉了,但是看着芸娘的眼神,却是爱意满满。

    “那,我便同青岑,也许一个。”凤卿羽看向青岑,嘴角含笑。

    青岑则是不好意思的垂下头去,脸颊通红无比。

    凤卿羽长相“妖孽”俊秀的有些过分,青岑刚刚嫁给他时,我总是担心,怕凤卿羽是没有见过青岑这般娴静内敛的姑娘,一时新鲜。

    可没有想到,这么多年,凤卿羽就连个妾室都没有,眼里心里全是青岑,就好像是新婚时一般。

    “千岁,你和染澈呢?什么时候也把事儿办了?”胖和尚喝醉都大舌头了。

    而听到这句话,千岁脸上的笑容瞬间褪去,表情变得十分尴尬。

    染澈之前一直在默默的喝酒,如今听到这句话,手中的酒杯一顿,然后望着千岁。

    “千岁啊,染澈这些年对你怎么样,你心里应该有数的。”胖和尚打着酒嗝,含含糊糊的说着:“不如今日高兴,咱们来个三喜临门,把你们的婚事也定下来?”

    “姐姐,我去看看芸儿风儿他们。”千岁立即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我知道千岁如今的性子,于是冲着她点了点头。

    “还愣着做什么?一道去啊!”胖和尚推了一下染澈的胳膊。

    染澈立马站起身来,追了出去。

    “芸娘,你最是聪颖,此事?”我看着千岁和染澈的背影,替他们着急。

    “前些日子,听闻,麒麟莞要自尽,还误伤了曦儿。”青岑倒是先开口了。

    一旁的胖和尚点着头,含糊的说着:“没错,哎,就是想扮个小可怜,说是不挡着染澈再娶,结果弄巧成拙,曦儿见她娘亲动刀,吓的直接就去抱她娘亲,染澈则是去夺刀,混乱之中,划伤了曦儿的手背。”

    “麒麟莞是不肯染澈再娶的,千岁如今也是两个孩子的娘亲,对于再婚,只怕也?”芸娘顿了顿:“大家都无需着急,等过些日子吧,没准就顺其自然的在一起了,也未可知。”

    “嗯。”我点了点头,心中很清楚,这种事儿是最急不得的。@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