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绝色毒医王妃 > 第二千六百二十四章 长老拦截
    正文

    赵家的护卫很显然比方家的那群乌合之众精干得多。x

    若不是寒鸦卫经过特殊训练,没准还真得躲不过对方的地毯式搜查。

    尽管如此,他们也是游走在被人发现的边缘,着实不易。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那心腹才回来。

    只不过他没去赵长老的客房,而是直接到了方姨的小院。

    林梦雅眉头微皱。

    被偷的人不是静夫人吗?为何他却来这里?难道方姨这里也遭贼了?

    此时的方娆也是脸色有些紧绷。

    她看着大半夜突然出现在这里的赵毅轩与静夫人,心中是又错愕又担忧。

    按照他们的计划,宫雅现在应该已经带人潜入了才是。

    但现在赵毅轩的人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这要是让他发现了宫雅他们的行踪,可如何是好?

    “长老,夫人,属下已经把方家找个遍,也没看到那贼人,想来应该是让他跑了。”

    听到这话,方娆悄悄的送了一口气。

    随后对大张旗鼓的赵毅轩,也忍不住多了些埋怨。

    “我就说不会有什么贼,一定是她看错了。”

    赵毅轩刚要开口,却听得静夫人略有些惶恐的声音。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胆小才惊吓到了姐姐。爷,您要怪就怪我吧,都是我才搅扰得大家都不得安宁。”

    静夫人的眼眶是红的,眸中的慌乱实在是看得人心疼。

    赵毅轩不由得就想要安慰她。

    “不怪你,方家毕竟比不得家里安全,你胆子小又没怎么出过门,自然不习惯。”

    这话,却让方娆听着尤为刺耳。

    “呵,你若是嫌方家不好,你大可以带着你的人离开。方家的确是小门小户,比不得你们赵家金贵!”

    赵毅轩眉头一皱。

    “夫人,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没错,是我方娆配不上你们赵家的门楣,这一点,我早在十五年前就看透了。赵长老你还是早点回去吧,这卑贱之地,配不上你的尊贵。”

    方娆盯着他,一字一句的嘲讽道。

    赵毅轩抿紧了双唇。

    总是这样。

    自从他们成亲之后,不管他如何对夫人掏心掏肺,得到的却永远都是这样的冷嘲热讽。

    就在白天,他还为他们之间稍见缓和的气氛而心生鼓舞。

    不过短短一日,他们的关系变再度被打回原形。

    累累伤痕的心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惫。

    低头,他却看到了静夫人满脸的泪水。

    心,倏然间被刺痛了一下。

    他伸出手,轻柔的拭掉了她眼下的泪水。

    “我跟阿静先回去了,你......你早些休息。”

    “不送。”方娆依旧是强硬的态度。

    赵毅轩抬起头看向对方,可得到的却永远都是毫不留情的背影。

    从这一刻开始,他只觉得无尽的心酸与沮丧。

    也许当年的他真的做错了。

    紧紧的攥着拳头,心口处冰凉一片。

    不经意间,他感觉到一只温暖的小手,轻轻的包裹住了他的拳头。

    “爷,您不要这般失望。姐姐她只是还被困在从前的回忆里没走出来,您在等等,她肯定会回心转意的。”

    相似的眉眼,全然不同的态度,让赵毅轩的心里不由得有些混淆了两者的区别。

    他认真的看着对方的脸,久到静夫人满脸都是红晕,却还是紧紧的抓住他的手不肯放开。

    “阿静,你、你真好。”

    静夫人嫣然一笑,却是主动的把头埋在了他的胸口。

    “阿静愿意一辈子都对爷好。”

    这话,实实在在的熨帖了赵毅轩的心。

    他心头一动,终于伸出手,把人抱在了怀中。

    “这些年,辛苦你了。”

    静夫人浑身一震,却是更加积极的依偎进他的胸膛。

    “不辛苦的,只要是为了爷,我做什么都愿意。”

    最终,赵毅轩只是长叹了一口气。

    而这一幕,实实在在的全部落在了林梦雅的眼中。

    客观来说,静夫人的确是很难不让人心动。

    但她看得很清楚,赵毅轩看向她的眼神里,没有心动。

    等到人都走光了,她才按照原计划,悄悄地潜入了方姨的院子。

    刚进门,负责接应她的兰姑姑就立刻把他们给应了进来。

    而此时,方姨正坐在里面发呆。

    被他们的动静惊醒了,才突然站起来说道:“可担心死我了,怎么样?他们没发现你们吧?”

    “当然没有了,不过赵家的人怎么突然出现了?”她问道。

    听到这话,方姨的脸上闪过了几分疑惑。

    “静夫人说见到贼了,我以为是你们呢!”

    “不可能,我们这一路上很是小心,什么人都没惊动。再说,我们也没路过客房。”

    方娆此刻也觉得奇怪。

    “刚才我吩咐兰姑去院子里面等你们,后来赵毅轩就带着静夫人来敲门,说是看到有贼人闯入我的院子。可是,我分明什么动静都没看到,我担心是你们,就在院子里等着。”

    话说到这里,林梦雅突然察觉到了一丝蹊跷之处。

    但她也来不及多想,就亲自去封住了霍云思的穴位,以保证她不会在让他们转移的途中而发出什么奇怪的动静。

    方娆有些不放心的亲自看着他们离开,一切都很顺利。

    直到他们出了城的时候,却意外的遇到了一个人。

    “赵长老?”

    她陡然一惊,此刻心头已经掠过了一连串的想法。

    对方就孤身一人,很明显是来等他们的。

    赵毅轩越走越近,透过月光,林梦雅看到了对方阴沉的一张脸。

    她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压力倍增。

    “小道长,别来无恙啊。”

    赵毅轩的声音低沉而冰冷,这哪里是来打招呼的,分明就是来索命的!

    “呵呵,这么晚了,赵长老怎么还没睡?”

    被对方一口道破了自己的身份,她也不准备装下去了。

    但赵毅轩却只是冷笑了一声。

    “小道长不也是一样,你找了这么多人,不知是准备要偷什么好东西?”

    “偷?”

    林梦雅以为对方是把她当贼了。

    “我可什么都没偷,我只是受人之托而已。”

    她想以赵毅轩的智商,应该不会想不到自己是受了谁的托付。

    谁知她这话,却让赵毅轩的怒火更盛。

    “是吗?原

    来你们还真的勾结到了一起。好,你们要走也可以,先过了的这关!”

    他抽出腰间长钩,直接冲着他们这一行人撞了过来。

    林梦雅心里叫苦不迭。

    这都叫什么事啊!

    怎么这人白天还好好的,晚上就来发疯了?

    “赵长老,冷静,冷静啊!哎呀,这里面的人可是夫人......”

    “闭嘴!”赵毅轩突然像是发疯了似的对她吼道。

    林梦雅心头一惊,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事不对。

    只可惜赵长老的攻势更猛烈,让她连个插嘴的机会都没有。

    “算了,你们先把人护住突围,我留下应付他!”

    她知道赵长老应该是误会了什么,但仗着她跟方姨的面子,大不了一会儿她就把一部分实情告诉他。

    就说方姨是不忍看到霍云思受苦,这才让她把人偷走的。

    寒鸦卫训练有素,他们对于林梦雅的命令从来都是执行到底的。

    下一刻,他们就分出来两拨人。

    多的一部分负责突围,小的一部分负责保护她。

    但赵毅轩的目标却突然转向了负责保护霍云思的那部分人。

    林梦雅见状不好,连忙向对方喊话。

    “赵长老,咱们的事情何必牵连无辜之人,你放她走!”

    就在此时,赵毅轩突然喷出了一口血,随后他如同走火入魔,手中的长钩也发挥到了极致。

    “不惜任何代价,把人给保下来!”

    她也被激起了火气,命令道。

    而剩余的那些寒鸦卫们一拥而上,将霍云思牢牢的护住。

    但他们谁也没想到,危险居然从背后袭来。

    还是林梦雅最先察觉到了暗器袭来的动静。

    她想都没想,人直接扑了过去。

    暗器击中她的痛苦却没有袭来。

    只听得一声脆响,另外袭来的一枚石子,将袭向她的毒镖打落。

    “雅儿!”

    熟悉的声音响起,林梦雅在落地之前,忍不住满脸都是惊喜。

    扑通一下,她摔成了狗,顾不得疼痛,她立刻爬了起来,转身就奔向了来人的方向。

    “你来啦!”

    龙天昱的轮椅行得飞快,转眼就接住了满身都是尘土的她。

    “有没有伤到哪里,快给我看看。”

    他满心满眼只有自家夫人,而林梦雅此时也终于找到了最安全的庇护所。

    举着自家的左臂,委委屈屈地说道:“这里刚才摔到了,好痛哦!”

    龙天昱一听这话,立刻撩开了她的袖子。

    月光下,莹白纤细的手臂上,却带着大片的红痕,甚至有的地方,还被细细的砂石给磨出了道道血痕。

    龙天昱眉头紧蹙,心疼得无以复加。

    自家夫人的皮肤如此细嫩,这下子肯定是要疼死人了。

    忙替她吹了吹,还撕下自己里衣最软和的布料,轻轻地给她包扎好。

    “一会回去就上药,还疼不疼了?”

    林梦雅其实不怎么疼了,但还是故意撒娇。

    “其实还有点痛的。”

    “那我再轻点。”龙天昱更加仔细,手上的劲也更加轻柔了些。

    两人旁若无人的大秀恩爱,而另外一边的那伙人,则是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