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有鬼上身 > 正文 第373章 骆雅的梦境
    “别犹豫了,小笨猪你就试一试吧,如果察觉到什么不妥就马上退出,想来问题应该不大!”郝俊果敢地作出了决定,只是语气依然以安慰的成份居多,因为他心里也实在是没什么底。

    “为人者,皆有七情六欲,喜怒忧思悲恐惊,谓梦者,乃幻念也,既有念,便可破之...”有了郝俊的鼓励,凌诗雨似乎也下定了决心,马上念起咒语,突然盘膝漂浮于空中,频频掐起指诀手势。

    “咻...”

    忽然从她的本体上疾射出一道透明状的幻影,转瞬间就钻入骆雅的脑袋中。

    郝俊无比震惊地看着这一幕,他的目光甚至都来不及锁定那道幻影,忍不住感叹道:“大千世界,果真是无奇不有!”

    凌诗雨的本体依然还在外面,只见她双目紧闭,双手也完全停止了动作,仿佛进入了无比深沉的睡眠中。

    而刚才射出的那道幻影,也不知道是如何形成的,竟然丝毫没有引起骆雅的阳气拦截。

    可是郝俊看着凌诗雨这老僧入定般的样子,不无担心地默默替她和骆雅祈祷起来,虽然他知道这些祈祷根本就是无济于事,对凌诗雨没有任何帮助。

    原来从凌诗雨鬼体上疾射而出的这道幻影,正是她根据巫灵经上记载的入梦法,用自己精神凝结而成的幻象,和她本人长得一模一样。

    她这入梦法刚一成功施展,精神便已探入到骆雅的梦境中。

    可是——映入她眼帘的却是一片“无边落木萧萧下”的苍凉世界。

    她此刻正漂浮在这个世界的上空,这里没有日月星辰,只要朦朦白光,阴风呼呼呼地怒号着,仿佛在兴奋地吹着口哨。

    虽然她的脚底下这里有一片山林,但整个山林皆是树木枯朽状,没有任何的绿意生机,尽是灰蒙蒙的,目所能及之处给她唯一的感觉便是孤寂与荒芜。

    “这么是这幅悲凉场景?”触景生情的她也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

    这份悲凉景象,比起阴间有过之而无不及。

    “救——救我!”一个小女孩撕心裂肺的叫喊声恰在这时非常突兀地响起。

    “是骆雅!”凌诗雨陡然从震骇中惊醒,扭头循声望去。

    只见不远处有个小女孩紧紧地抱在一棵枯朽的树木上,她已经攀爬到双脚离地约三米高的地方,可是这棵树一点也不安全,只有碗口粗细的样子,而且正在猛烈的阴风中来回摇摆。

    这个紧紧贴在树干上惊恐无比的女孩正是骆雅无疑。

    此刻的骆雅仿佛是寒冬腊月里一只孤独无助的落难小鸟,在阴风里的枯木上瑟瑟发抖,万分地惊恐哀鸣。

    就在她攀爬的这棵树下,竟然还围着一群缺胳膊少腿的鬼魂,男女皆有,一起有五六个的样子。

    这些鬼魂好似不会飞,也不会爬树,但却个个披头散发,目露幽幽绿光,衣衫褴褛,獠牙森森,浑身散发着一股令人恐怖的死亡气息。

    这样的鬼与阴间的鬼完全不同,戾气极重,凌诗雨都不敢多看,而且她也从未亲眼见过这样的鬼,倒是很像恐怖的电影里面的鬼魂样子。

    这也不奇怪,他们这些鬼魂本就是骆雅的臆想之物,只是他们这群不堪入目的恐怖鬼,看着虽然瘆人无比,却拿那已经爬上枯树的骆雅毫无办法,只好不停地用他们那两三寸长的獠牙拼命地啃着树干。

    而骆雅攀爬的那根枯树就有些古怪了,它不仅是骆雅此刻唯一的灾难庇护所,而且还有着惊人的恢复能力,它的树干在被这些恐怖恶鬼猛咬过后,被咬缺的凹痕处竟然又主动恢复着,硬是在众鬼的乱撕猛咬中屹立不倒,这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然而,众恶鬼张开血盆大口,齐心协力,根本不知疲倦为何物,用他们的獠牙毫不停歇的撕咬着,这棵枯树在他们的拼命撕咬中,损坏速度已经超过了树干自身的修复速度,树干终于被咬出一整圈的深深凹痕,痕深约半寸有余。

    这样一来,碗口大的树干底部,真正还起着支撑作用的,也仅仅只剩下直径四五厘米左右的树干了,摇摇欲坠的,很快就要折断在恶鬼们的锋利獠牙或者呼呼阴风之下。

    “神仙姐姐快救我!”随着枯树摆动的骆雅突然发现凌空而立的凌诗雨,马上把她当作了前来救苦救难的仙女,惊呼大喊着求救。

    在小小的骆雅心中,只有神仙才是可以虚空飞行的。

    其实不用她呼救,凌诗雨也准备动手了,她此次进入骆雅梦中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她解除心中的梦魅,让她从此安心睡眠,不再噩梦缠身。

    “哪里来的丑鬼!还不给我滚!”凌诗雨早已看得火冒三丈,顿时怒不可遏的一声爆喝,身子如猎鹰般地极速俯冲而下,挥起俊雨剑就是猛然一剑劈出。

    咻咻咻...竟然出现了一连串金色的雨滴,正是她毫不客气地释放出了一招连绵春雨醉。

    “呃!咋回事?”凌诗雨也不由得大吃一惊,她没想到这剑招此刻抽取的是自己的精神能量,而且挥出的雨滴是灿烂金色,非常的炫酷。

    “嗤”“嗤”“嗤”

    这一连串的金色雨滴突然在空中分为三路,嗤嗤嗤地射在两男一女共三个丑鬼的后背上。

    “啊”“啊”“啊”

    这三个鬼顿时惨叫一声,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连毛都没有留下一根。

    而且,这些金色雨滴在瞬疾无比地杀死了三个恶鬼后,竟然还有不少剩余,咻咻咻的射在地面上。

    凌诗雨一见这情形,简直没被气死,忍不住骂道:“你妹啊,想不到你们看起来挺吓人的,却这么垃圾,真是白白浪费本侠雨的气力了!”

    她本以为会有一场苦战等着自己呢,却不曾想眼前出现这种了令人啼笑皆非之事!

    好在她事先也怕伤到骆雅的神经,没敢太过暴力,此次出招,精神虽然损耗了一些,却也无甚大碍。

    而剩下的三个丑鬼,两女一男,对于同伴的死去就好像浑然不知一般,仍然不依不饶地啃着树干,似乎今天就和这枯树杠上了,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丝毫没有因为突然少了三个一起啃树的队友而受到什么惊吓。

    “弱智!”凌诗雨见她们竟然如此轻视自己,忍不住地骂了一句。

    她感觉这些面目可怖的丑鬼比她曾经玩过的那款‘植物大战僵尸’小游戏里面的僵尸还要白痴,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动手杀他们了。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