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示范,附加条件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示范,附加条件

    “……”

    他目光冰冷,端木雅望看出他不是说笑的,顿时冷汗都出来了,几乎一字都说不出来。

    别人看他,他竟然要杀了人家?

    这是什么怪逻辑?

    但她听着,心跳漏了一拍又是怎么回事?

    竹瑾瑜她挺讨厌的,觉得她表面装得谁都高傲,骨子里却谁都无耻。

    如果可以,她一点都不想与她打交道。

    不过,她还是有话要说,“喜欢你是人家的事,有没有阻碍到你,你干嘛要杀人家?”

    “恶心。”

    “……”

    别人觊觎他,他觉得恶心,然后要杀无赦,他怎么不想想,他莫名其妙的搂他抱她亲她,怎么没想过她也会反感反对?

    公玉澜止像是会读心术似的,紫眸盯着她,“你不讨厌我。”

    “……”

    端木雅望牙齿磨阿磨的,很想问他从哪里看出来的。

    但,他脑子回路诡异,再说下去,不知道还会有什么葩言论。

    端木雅望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个话题,转移话题道:“去修炼的事情,我们打一个商量呗,我最近半个月……”

    “可以。”他淡淡打断她的话。

    答应得这么痛快?

    端木雅望觉得很不可思议,满眼防备的看着他,“你真的答应?”

    公玉澜止垂首看书,缄默。

    不回答,是真的意思咯?

    端木雅望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很是防备的睨着他:“没有附加条件什么的?”

    公玉澜止唇角微微一牵,“你期望我开附加条件?”

    “谁希望了!”端木雅望被气到:“我只是担心你开附加条件而已。”

    她话刚说完,公玉澜止的身影便消失不见,她刚想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感觉自己被人抱住了,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来到了床边,被抱坐在他腿。

    “你又在发什么疯?”

    端木雅望脸蛋一下便燥热了,咬牙的忙一把将他推开,自己退到一边去,一脸防备的瞪着她。

    看着她红扑扑的脸儿,公玉澜止眸子一深,倾身过去在她侧脸很轻柔的啄一下。

    端木雅望脸蛋轰的一下又红了,捂住被他亲过的地方,侧眸对他横眉竖目,“你够了啊!”

    公玉澜止唇淡淡道:“我只是在给你示范一下而已。”

    “示范?”

    她要他示范什么了?

    莫名其妙!

    “示范一下,我需不需要附加条件才能碰你。”

    因为之前他的吻无知得可怕,让端木雅望忘了,公玉澜止这个人有多么敏锐,多么深沉了,直到这一刻他清晰而轻易的解读了她的话,她才惊醒。

    她又惊又怒,“你……”

    她刚开口,门外又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又是谁啊!”

    端木雅望朝门外吼道。

    敲门声骤然停止,“大小姐,是,是我。”

    是刘管家的声音。

    听着他声音里的忐忑,端木雅望闭眼,懊悔的扶额,叹息了一口气,放缓了语气,“刘管家,何事?”

    “皇后娘娘来了府,想见您。”

    皇后娘娘?

    好端端的,她来这里作甚?

    端木雅望皱眉,忙从床下来,“她点名想见我,还是前来见我爷爷,顺道过来看我的?”

    “王爷现在不在附,是来找您的。”

    “好。”端木雅望应了一声,瞪着公玉澜止,轻声警告:“一边去,一会我出门,别人刘管家看见你,你最好现在离开房间,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要是被刘管家看到公玉澜止坐在她的床,她吃不了兜着走!

    公玉澜止面无表情,在端木雅望眼睛眨也不眨的逼视的,一言不发的隐去了身形。

    见他还算合作,端木雅望才从了一口,走到门外去开门。

    “皇后现在在哪?”

    “厅子外面。”刘管家小声道:“大小姐,来者不善,您可要注意了。”

    “我知道了。”

    端木雅望应着,便朝厅子走去。

    刚步入庭院,还没去到厅子,端木雅望便看到厅子的走廊门前立着两列士兵,个个威武的挺着笔直的腰杆儿。

    而从门外看进去厅子里,也有两列太监宫女整齐的候在厅子的门内。

    端木雅望看着,挑了挑眉,还以为皇后过来,是属于微服私访呢,不料竟然是如此劳师动众。

    她也没多想,穿过庭院,步玉阶,正要从走廊进去厅子里,便被士兵给拦住,“来者何人?”

    她一头黑发一双黑眼,这么明显的标志,他们是眼睛瞎了没看见,还是真的没听说过她?

    端木雅望冷冷报名:“端木雅望。”

    厅子里的其一个宫女一听,忙往厅子内的一侧走去,道:“皇后娘娘,端木小姐来了。”

    “请她进来。”

    皇后高贵端庄的声音传来。

    “是。”

    宫女应着,走出来,对外面的士兵道:“让端木小姐进来,皇后娘娘要见端木小姐。”

    拦住端木雅望的士兵,这才退开来,让端木雅望走进去。

    端木雅望很想翻白眼。

    皇后她想摆款,在宫里摆是了,来忠勇王府,她端木雅望的地盘,还给她这样摆款,是想给她下马威,还是怎么着?

    端木雅望走了进去,便赫然看到,厅子里坐着的人,并不止不止皇后娘娘一个,南宫悠然和南宫朵儿,都在里面。

    看着南宫悠然,端木雅望眉头一挑,之前她将他伤得还挺重的啊,怎么这么快好了?

    看到端木雅望进来,南宫悠然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看到她,他立刻想起了桃花宴的事情,他堂堂太子殿下,竟然被一个废物给打成重伤,让他在所有人面前都抬不起脸来!

    这个仇,他一定会报的!

    “哼!”南宫朵儿则直接哼了一声。

    早才刚和她交过手,端木雅望也懒得理会她,来到皇后娘娘跟前,微微福身,“端木雅望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端木小姐,在忠勇王府里,与本宫客气什么?”皇后没穿凤袍,一身锦衣依旧奢华高贵,笑盈盈的拍拍自己旁边的凳子,温柔的道:“端木小姐,来这里坐。”

    和皇后娘娘平起平坐?

    端木雅望不是三岁小孩子了,可没这么天真,“谢皇后娘娘恩典,雅望不敢。”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