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 >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担心,会不会有危险?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担心,会不会有危险?

    公玉澜止薄唇紧抿,静静的扫视着房间一圈,最后视线落在端木雅望身,目光冰寒,像是对房间变成这个模样非常不满意。

    “小雅望,你这是在干什么?”梵经拄着拐杖,一把跳过来,诧异的道:“怎么出去一天,你的房间便跟换了一个样似的,为何这么多屏风这么多药?”

    “当然是有事了,你放我吃饱撑着了,爱弄这些啊。”

    端木雅望没好气的瞪他一眼,然后双手抱胸,冷冷的看着往角落里缩去的小白鹿,“你再往里缩试试看,还不快些给我过来?”

    小白鹿小心翼翼的瞥一眼脸色阴沉的盯着房间看的公玉澜止,“主人,你,你找小爷有事?”

    端木雅望冷笑:“身为你的主人,没事还不能找你了?”

    “不是,随时都可以找的。”察觉到端木雅望今日情绪有些不太对,小白鹿对着手指头,小心的道:“不知你找小爷何事?”

    “之前你的绿草酿是去哪里找的?”

    “我也不知道啊。”小白鹿暗暗瞥了一眼公玉澜止:“我不知道地名,是,是公玉澜止他们带我去的。”

    “那个地方还有没有绿草酿?”

    “应该没了,那地方的绿草酿已经被我拔完了。”

    端木雅望叹了一口气,她知道会这样。

    “下次,不许什么东西都搬到房间来。”公玉澜止这个时候,不怎么高兴的开口对端木雅望道:“不然我会生气的。”

    端木雅望瞪目,“你生什么气,这是我的房间,我……”

    “你要找绿草酿?”公玉澜止像是没听到她的话,自顾自的淡声问着,袖子一挥,房间里混杂的气息瞬间清新不少。

    端木雅望瞥他一眼,鼻孔出气:“嗯哼!”

    “要来作甚?”

    端木雅望揉揉发疼的额角,“我爷爷的军队出事了,用来救人。”

    说时,简单的讲事儿说了一遍。

    房间瞬时沉默了一下。

    公玉澜止看着她有些疲惫的脸蛋,皱眉,伸手过去摸了摸:“要绿草酿?”

    “别动我,我身脏死了。”端木雅望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现在天气太热,她今天骑马走来走去,出了不少汗,身现在黏糊糊的,衣服和发丝都多了一股汗渍。

    公玉澜止素来爱干净,这么脏他竟然也碰。

    不过,听他这么问,她还是回答道:“除了绿草酿,我还想要冰香草。”

    “绿草酿难找,最多能再给你找几株,冰香草长白冰山有许多。”公玉澜止蹙眉,手坚定的摸摸她脸蛋,认真的看着她:“你可要?”

    “要。”端木雅望毫不犹豫的道,“我急用。”

    今日研制了一个多时辰,心里对所用药已经有了一个大概,只要他能找到冰香草,她对她的样子来说,轻松了不少。

    公玉澜止蹙眉:“多急?”

    “那是传染毒,随时都有人可能会被传染,而且传染之后,一天内必死无疑,你说多急?”

    “你亲我一下,我去给你拿。”

    公玉澜止漂亮的唇瓣一掀,如是说道。

    端木雅望愣了愣,公玉澜止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双漂亮紫眸里都是属于她的倒影,端木雅望看着那一双眼睛,觉得那像是一个漩涡,随时都有可能会将人吸进去,让人万劫不复的可能!

    “砰砰砰……”

    端木雅望再次心跳加速,脸颊微热。

    还有点口干舌燥。

    她看着他漂亮的紫眸还有红润的薄唇,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公玉澜止看着她红润的舌尖,眸子一深,垂首下去,在她唇瓣一啄,含住她从唇舌稳稳。

    端木雅望脸红心跳,猛地推开他:“你……”

    “你也亲我一下。”公玉澜止看着她呆呆的模样,唇瓣一翘,像是很高兴,高大的身子微微弯下,将自己绝美的脸蛋凑到她跟前。

    小白鹿,梵经:“……”

    想不到他是这样的人,竟然跟人索吻……

    公玉澜止实在太漂亮了,端木雅望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邪了,看到公玉澜止的脸见一次心跳加速一次,看着他的唇瓣,竟然下意识的要亲过去,眼睛不经意的瞥到了小白鹿和梵经,蓦地清醒过来,一把将他推开,后退几步,瞪着他:“你这样有意思么?”

    “没。”公玉澜止容色淡定,“但你亲我有意思。”

    说时,紫眸阴寒的扫了一眼梵经和小白鹿。

    梵经和小白鹿顿时只觉得头皮发麻,对望一眼,很识相的立刻溜了。

    端木雅望:“……”

    公玉澜止对此很满意,凑近端木雅望一步,将脸蛋继续凑到端木雅望跟前,脸全是期待。

    端木雅望从来没见过公玉澜止更好看的人,无论他做什么表情,都是赏心悦目的,此刻一脸的期盼,一张脸更是耀眼得不可思议。

    她轻咳一声,撇开头去:“那个,我身太脏了……”

    “你不脏。”

    端木雅望一愣,不知为何,她忽然觉得,他这句话的意思是:只要是她,他便不觉得脏。

    端木雅望不知怎么的,只觉得心脏轻飘飘,然后,脑子一热,想也没想的,竟然踮起脚尖,在他薄唇轻轻碰了一下。

    “真好!”公玉澜止紫眸一亮,立刻笑了开来,笑容美得恍若西边最耀眼的云彩,说时,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不去!”端木雅望被自己方才的举动吓了一跳,想不到他竟然会如此激动,忙道:“我答应我爷爷,要去跟他吃饭的,而且我待会还有事要做,暂且不能离开王府。”

    公玉澜止脸色微沉。

    “你在这里跟我生什么气啊。”端木雅望没好气的道:“事有轻重缓急,我说现在不能离开是不能离开。”

    公玉澜止抿唇,抱着她不语。

    端木雅望直直瞪着他。

    好片刻之后,他在她唇瓣亲了一下,闷闷的道:“我去长白冰山给你找冰香草,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绿草酿。”

    端木雅望一愣,皱眉道:“据说长白冰山恶兽极多,极高极寒极险,即便是很厉害的高手,也不一定能安全的下长白冰山,你过去会不会有危险?”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