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 >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六章 伤心,失实的流言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六章伤心,失实的流言

    他这是在说那些人的坏话?

    端木雅望扬眉。

    “失礼了,方才的话没什么意思。”蓝老爷也觉得自己方才那句话不太好,忙道:“蓝某也只是很惊讶罢了。”

    端木雅望笑了一下,旁敲侧击:“我看蓝大人天赋也很高,蓝夫人也是,你们应该也是有些地位的人,但是我们刚进去的时候,你们为何要跪墨大人?”

    蓝老爷和蓝夫人对望了一眼,然后笑道:“墨大人始终对澄澈有过救命之恩,我们跪他也是常理。”

    “墨大人救过澄澈公子?”竟然有这么一出?

    “是的,莫约是七八年前的事情,那时候澄澈路过皇城,出了一点事情,得亏墨大人的搭救,同时墨大人还做了一个人情,将澄澈送到了容府做了一个弟子,这两件都是大恩。”

    端木雅望托着下巴,有些不解:“但是,澄澈公子的天赋如此高,据说在皇城是无人能及的,容大人自然也是及不他,为何澄澈公子要拜师容大人?”

    “谁不想自己儿子养在身边啊,只是这事儿说来,还真是一言难尽。”蓝老爷叹了一口气,像是不想多谈这一件事,见小二端来了酒菜,便招呼端木雅望吃菜喝酒。

    端木雅望笑着,和他们一起吃了起来。

    蓝老爷酒量特别好,这陈年烈酒已喝下去,是灼烧喉咙那种,他却能几杯下肚眼睛都不眨一下那种,端木雅望猛多了。

    公玉德音见蓝老爷如此喝法,眼底有些担心,但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便不再拦阻,只是不断的劝他多吃菜。

    两人吃了两刻钟,也吃得差不多了,两人一共叫来了两壶烈酒,端木雅望大概喝了半壶,蓝老爷则一个人喝了一壶半,他原本还想喝的,却让公玉德纯将酒壶移开,并叫来小二,不再让他喝了。

    蓝老爷一笑,也没在意,不让喝不喝了。

    端木雅望看着,忍不住问:“两位……可是只有澄澈公子一个孩子?”

    蓝老爷笑容一顿,叹息:“是啊,德纯身子不好,生澄澈的时候大出血,便不敢再生了。”

    端木雅望扬眉,这么说来,蓝澄澈真的是公玉德纯生的了?

    但外界为何会有那样的传言?

    而且还传言两人想勒索国监府,想要钱,这两人一声锦衣华袍的,而且能住在长风阁,怎么可能会为了一点钱而勒索国监府?

    这传言,还真是太不靠谱了。

    而且,这传言也来的怪,两人刚金皇城,居然这么快便传出那样的声音来。

    “澄澈公子,你们打算……”

    “谁也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澄澈只能交给他们处理了。”公玉德纯说话时,没有抬头,低头拨弄着碗里的菜,端木雅望这才发现,她和蓝老爷喝了那没多酒,也吃了不少饭菜,而她一小碗饭还剩下了大半。

    她根本没吃两口啊!

    “交给他们处理?意思是直接让澄澈公子的身子火化掉?”

    公玉德纯拨弄饭菜的筷子一顿,声音极轻的嗯了一声。

    端木雅望拧眉,“但是,澄澈公子还没有死不是么?他是你们的孩子,即便火化,也是你们自己找人或者回到家乡去火化,为何要将他留在这千里迢迢的地方?”

    “滴答!”

    她这话刚落下,看到低垂着头的公玉德纯眼泪大滴大滴的往碗里掉。

    端木雅望看着,瞬间不敢说话了。

    她……或许戳了别人的痛处了。

    “啊,抱歉,让你见笑了。”公玉德纯忙侧过脸去,用手绢儿慌忙的抹脸的眼泪。

    蓝老爷不语,伸手轻轻的拍着公玉德纯的后背,脸的笑也是不见了。

    端木雅望看着,不知怎的忽然心头也闷闷的,总觉得事情好像变得异常复杂起来,起码不是她所听到,看到的那个模样。

    她忍不住道:“应该是我说抱歉才是,我不应该说这些事情的。”

    “不,无碍。”蓝老爷轻声道:“澄澈虽然出了那样的事情,但是,他在我们心里还是活着的,如果再也没有人提他,那反而……”

    说到这里,蓝老爷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了。

    端木雅望却懂。

    只有多听人说说提提,反而证明蓝澄澈是真实的在这个世存在过的。

    蓝老爷和公玉德纯好一会儿情绪才平复下来。

    蓝老爷为人豪爽,一会儿居然自己先提起自己儿子:“对了德音,你好像对澄澈的事情很感兴趣?”

    “是有点。”

    端木雅望想了一下,看一眼四周,开口相邀道:“蓝老爷,吃完了,不如我们楼谈一谈如何?”

    蓝老爷一愣,不知端木雅望为何突然如此相邀,但他实在喜欢这个蓝眸的少年,他笑了:“我们可是有一起喝烈酒的交情在,一起楼谈话这些事,自然是可以的。”

    “好。”

    端木雅望站起来,道:“蓝老爷,请。”

    “好的。”

    蓝老爷扶着公玉德纯一起站了起来,与端木雅望一起楼。

    “蓝老爷是在哪个楼层?”

    “四楼。”

    “真巧,我也是恰好在四楼。”端木雅望笑道:“那去你们厢房,还是我的厢房?”

    “都可以。”

    最后,还是去了端木雅望的厢房,因为她的厢房在楼梯口前方一点,而蓝老爷而的厢房则是在最右边。

    进了房间,端木雅望用炉子热着的水泡了一壶茶,然后直奔主题:“两位难道没想过,不将澄澈公子交给墨大人他们火化么?”

    “当然想过,只是……”

    “只是担心已经澄澈公子真的会变成僵尸或者活死人?”

    “对。”

    端木雅望查看一下茶水,发现还没泡开,便翘了一下唇角,继续道:“如果我说,澄澈公子其实还没有死,还有救,也不可能会变成僵尸或者活死人呢?”

    蓝老爷和公玉德纯两人一听,瞪大了眼睛:“这,这……”

    “我没骗你们。”端木雅望眯眸道:“其实,关于这种被人剜掉血肉的例子,我数月前便见过几例了,而且一直在调查此事。”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