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 > 正文 第一千一十七章 一个送石头一个送玉
    正文

    第一千一十七章一个送石头一个送玉

    看完一个盒子,小白鹿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打开第二个盒子,不过,盒子的锁解开了,他却没能将盒子打开。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怎么会打不开?”

    “我看看。”

    端木雅望说时,将盒子拿了过去,轻轻一掀,盒子打开了,然后无语的睨了小白鹿一眼,“这不打开了么?”

    打开之后,盒子里面的东西是用一块红布盖着,看不到是什么东西。

    “不可能啊,我刚才明明很用力都打不开的。”小白鹿坚持自己方才的说法,连盒里的东西都不看,固执的将盒子盖子重新合了起来,再尝试打开。

    用尽了吃奶的离去,依旧打不开。

    “咦?”

    端木雅望看得出小白鹿已经很努力,不禁也觉得古怪,自己伸手过去,依旧轻轻一掀便掀开了。

    “这么神?”

    小白鹿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将盒子重新阖,拽着一侧火绯的手,“绯绯,你来试试。”

    火绯依言伸手去掀,一样打不开。

    “殷叔叔!”

    小白鹿越来越兴奋,让殷徽音也试试。

    结果,殷徽音也打不开。

    “主人,只有你能打开啊!”小白鹿咂舌:“是不是这盒子懂得认人啊?”

    “盒子怎么会认人?”端木雅望否定了他的话,将盒子仔细看了一番,猜测道:“应该是慕先生和沐风设置了什么禁制,只有我能打开吧。”

    “也对。”

    小白鹿不再纠结这个,摩拳擦掌:“主人,快看看红布下面盖着的是什么东西?”

    “好。”

    端木雅望将红布掀开,顿时看到了一只两根手指长,两指节宽的玉柄,眼色呈现名扬的红色,红色当众氤氲着浅浅的橙黄,看起来像极了太阳的颜色。

    “这是貔貅么?”

    小白鹿扫视一番玉柄,指着面的图案道。

    “应该是。”

    端木雅望将玉柄拿起来,这玉柄看起来不算长,也不算宽,但拿起来很重手,最重要的时候,她握在手有一股很温热的感觉。

    多握一会,居然感觉到了一股灼热!

    “嘶!好烫!”

    端木雅望感觉越来越烫手,忍不住将玉放回了盒子去!

    殷徽音惊了惊:“玉烫手?”

    “対。”

    端木雅望方才握着玉的整只掌心都红了一片,小白鹿觉得忒神了,忍不住伸手去摸一下,这一摸啊了一声,猛地将手缩了回去,连连甩手,“什么鬼东西啊,怎么这么烫手?”

    火绯看着,眸子一转,也伸手去碰了一下,也不知他是什么感觉,没有如小白鹿那般将手缩回去,而是握紧了玉柄,将之拿了起来。

    他漂亮的唇瓣一掀,“凉的。”

    小白鹿、端木雅望:“……!”

    怎么可能是凉的?

    明明很烫手好么?

    小白鹿和端木雅望都快要怀疑自己的感觉是不是出错了,忍不住伸手去碰一下,这一碰发现玉还是很烫!

    “怪哉。”

    小白鹿大眼圆睁,又拉着殷徽音试一下,结果殷徽音的也是凉的。

    小白鹿、端木雅望:“……”

    “这玉的颜色,我感觉在哪里见过。”从这两样东西拿出来,殷徽音一直若有所思。

    端木雅望对他恢复记忆的事情一直很关注,闻言忙问:“是不是你以前见过这样的玉啊?”

    “不知。”是莫名的熟悉。

    “或许真的有关系,你可以着这一个点好好想想,说不定会对你恢复记忆有帮助。”

    “嗯。”

    惊讶过后,小白鹿更多的是失望:“唉,我还以为灵月阁的两位阁主会送你什么黑色灵晶啊,或者是最高级别的灵石什么的,没想到是送玉。”

    端木雅望敲了一下他脑袋,教育道:“做人不能这样,别人送什么都是一份心意。”

    “哦。”

    小白鹿吐吐舌头,他其实也说说而已。

    不过,不得不承认,今天白霆之和灵月阁送端木雅望的东西都让他有些意外,“白霆之送石头,灵月阁两位阁主居然送玉,这两种都算得是石头,他们是约好的么?”

    约好肯定不太可能,毕竟他们应该算不得很熟,只是偶然罢了。

    不过,她一直记着白惜辞所说的,他大哥只送有用的东西给人,而慕倾尘和沐风更加不可能只是因为这玉漂亮贵重,所以送给她,应该也是有什么作用的。

    只是,这两种东西,有和作用呢?

    “咚咚。”

    这个时候,有人敲门,端木雅望将盒子盖好,然后过去开门,看到刘管家站在门外,“是要用膳了么?”

    “是的大小姐。”

    刘管家笑吟吟的,老眼看到房间内的殷徽音几人,道:“原来几位贵客在这里,莫怪方才去您们的房间叫人没人应呢。”

    端木雅望:“我们这去。”

    “好咧!”

    刘管家应一声,继续去忙了。

    端木雅望和殷徽音他们去用膳,吃着饭的时候,端木厉光道:“对了丫丫,日子已经挑好了。”

    “日子?”

    端木雅望有些糊涂,“什么日子?”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快忘了?”端木厉光没好气的瞪她一眼,“你不是说要给你爹娘合葬么,我昨儿找人算日子了。”

    “这个还要算日子?”

    “当然了,自然要选个好的,合适的日子,而且各种事宜都要准备周全,才不会惊扰到你爹娘。”

    “哦哦。”

    端木雅望虽然研究过八卦,对鬼神类却一窍不通,“那挑选的日子是哪一天?”

    “大后天。”

    “嗯嗯,好。”

    这件事,这么定下来了。

    不过,端木雅望没料到古代对于这种事居然如此注重,接下来的一两天,府里来了各种人,有穿着道袍的,也有一群吹唢呐鸣亡曲的,更有剪纸的,连棺椁也重新定做。

    一系列的东西多得厉害,端木雅望不参与已经觉得很繁琐。

    而这些,端木厉光都事事参与,各种讨论,显然对这件事很心。

    也是通过这件事,端木雅望才真的明白,端木雅望对于自己的儿子儿媳很伤心,很怀念,每次想到这些,端木雅望心里堵着堵着。

    一个老父亲处理儿子和儿媳的这些事,那该多难过啊!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