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将她送去给野兽作饲料吧!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将她送去给野兽作饲料吧!

    因为火绯凌厉的目光,一楼的厅子瞬间安静了一下,心下警惕心变得异常凝重,但无论如何,他们还是蓝眸者,不愿意与蓝眸者一起用膳。

    掌柜也无疑跟端木雅望等人纠缠太多,冷冷道:“这位客人,你的眸色没有选择酒馆的自由,而我有权选择我的客人,而我这边的规矩,是蓝眸者不得入内!”

    火绯脸色沉沉:“你再轻视我哥哥一次,信不信我立刻让你没命?”

    火绯脸色非常难看,气势如虹,掌柜一时都怔住了。

    酒馆内其他人见如此贵气静默的一个少年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也暗自心惊,不敢再煽风点火。

    顿时,馆内陷入了一片诡异的静默。

    在这么一片静默,一侧的楼梯口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而且脚步声凝重急促,光听脚步声便给人一种不好的预感。

    众人循声朝那边看了一眼过去。

    这一看,恰好看到一群人走下来,这群人全是年轻人,有男有女,有穿着华贵的,也有穿着普通的,而且分为好几种式样的衣袍,看着像是几个主子带着下人出来。

    不过,让端木雅望觉得古怪的是,这些人清一色是紫眸者,没有一个例外。

    端木雅望这么想着,眉头动了一下,暗忖:这个紫云帝国居然强悍到这个地步么,居然连下人都是紫眸色?

    她这么想着,看到走一群人最前面的一个年轻俊俏,身穿华贵衣袍的年轻男子脚步漂浮的垂着头下楼,众人正想这人莫非是喝醉了,见他脚下一软,整个人从楼梯央滚了下来!

    “世子!”

    年轻男子身后的一个穿着普通衣着,像是带刀侍卫模样的人惊呼一声,忙抛下楼梯落到楼下看已经滚落到一楼的年轻人,这一看,发现年轻人口吐鲜血,脸色蜡黄,昏睡不醒起来。

    带刀侍卫大惊失色,“世子!世子!”

    两人身后还有好几个衣着华贵的年轻人,一看也惊了惊,吩咐带刀侍卫道:“你别在这里叫了,旁边不是有一家药馆么,快些去请大夫过来!”

    “是!”

    带刀侍卫连忙应了一声,然后有朝几人叩首,千恩万谢的道:“劳烦几位主子帮忙照看一下我们世子!”话罢,看向跟在最后面几个家仆模样的人道:“你们,看住世子,要是世子出了什么事,唯你们是问!”

    “是!”

    几个家仆不敢有异议,白着脸应了一声,带刀侍卫这才匆匆忙忙的跑了。

    看到这样的情况,掌柜哪里还有空跟端木雅望纠缠啊,脸瞬间没了血色,战战兢兢的前:“几位世子,魏铭世子这到底是……”

    其一个华贵公子凉飕飕的瞥一眼掌柜,姿态堪称居高临下:“不关你的事,你莫要问了,掌柜你连这点都不懂?”

    华贵公子的话非常不尊重人,然而掌柜却是松了一口气,在他这里出事,事情却不算在他头,不迁怒,不追究责任,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他心暗喜,同时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嘴巴,一副悔恨模样:“世子教训得是,是小的多嘴!”

    这一巴掌打得不轻,端木雅望看到掌柜的嘴角都冒出血来了。

    “哼!”

    几个华贵公子轻哼了一声,转移开了视线,一副懒得理会他的模样。

    目光不经意一瞥,看到了端木雅望,然后齐齐注意到了她的一双蓝眸。

    那是一双灵气非凡的蓝眸。

    然而,还是蓝眸。

    几位贵公子看到这样一双眸子,根本懒得看端木雅望的面容如何,刚压下去的怒气瞬间点燃,唇边泛起了冷笑:“好啊方掌柜,本世子怎么不知道,你这里是可以让低贱的蓝眸者也进来的?”

    方掌柜一听,腿都软了一下,扑通的跪了下来,“几位世子英明,这位蓝眸者是擅闯我们酒馆,绝对不是我们让他进来的,我们正要将他驱逐出去呢!”

    “驱逐?”

    其一位华贵公子前几步,哼笑道:“原来,方掌柜的客栈如此没威信,人家蓝眸者都跑到你酒馆里作威作福了,你只用驱逐二字?”

    端木雅望听着,眸子一动,却不动声色。

    她倒要看看,这个紫云帝国的所谓的规矩,到底是怎么样的!

    她见过小瞧蓝眸者绿眸者的,却没见过鄙夷成这个模样的!

    掌柜拳头紧握,脸挤出一抹笑:“是,小的做事不当,规矩一直没学好,不知几位主子觉得这鄙贱的人应该如何处置最好?”

    贵公子眼皮吊着,轻飘飘的挥手:“没见魏铭世子这状态么,魏铭世子素来得魏王爷疼爱,是唯一的嫡子,今日突然这个模样的,与这个低贱的人少不了干系。”

    话罢,一顿,才慢悠悠的做了决定:“魏铭世子前些日子得了一头巨擘兽,巨擘兽最爱这等细皮嫩肉的人,将他活捉起来,送到魏王府当饲料吧。”

    端木雅望等人一听,脸色倏地变得极度难看。

    掌柜没想到会这样,他觉得处理一个蓝眸者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这个蓝眸者不一样啊,他旁边几个紫眸者可是个个不凡的。

    只怕不好处理啊!

    而酒馆的其他人听见,却没有什么意外,反而饶有趣味的看了端木雅望一眼,轻声嗤笑道:“早让他走却赖着不愿意走,现在想走他都走不了了,只怕是肠子都悔青了吧?”

    一旁有人应和:“他身的晦气抵触到了贵族,他有什么可能走得了?”

    “还愣着作甚?”

    几个贵族公子见掌柜一时间没动作,一双双眼睛眯起,“怎么,我们几位世子,莫非吩咐不起你了?”

    “不敢不敢!”

    掌柜连忙应道,却还是估计火绯几人:“只是,几位世子,这个蓝眸者好像并非我们帝国的人,这么直接处理……”

    殊不知,掌柜这话却惹得几位贵族公子更加生气,“我们帝国,什么时候允许他国的低贱人进来了?难道你们忘了,我们国土的低贱人种还没处理完毕呢!”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