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大瓶大瓶的药
    正文

    “我来吧。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潘向安第一时间接过剪刀,并将手里的火把递给旁边的人:“这个劳烦你了。”

    那人忙接过,忙问:“你一个人可以么?”

    潘向安很豪气的挥挥手,“你们应该还没见过公玉公子给人医治的场景吧,你们可以好好看看,我一个人可以了。”

    其他人见端木雅望一瓶药水下来,这个病人身翻腾出一阵阵泡沫,心里都惊讶至极,还真的很想看看她到底是如何给人医治的。

    所以,潘向安此话正合他们心意。

    潘向安拿走剪刀之后,端木雅望继续将另外一瓶消毒液倒到病人身,直到病人受伤的地方,全部都被清洗一遍,她才停罢。

    这一洗下来,两三升的消毒水,最后只剩下半瓶而已。

    看泡沫差不多了,她又从乾坤袋里拿出一个玻璃盘,将病人身的泡沫擦去,再度又用消毒水洗了一遍。

    第二遍的时候,病人身的泡沫是白色的了。

    “咦?”

    有人好,问:“公玉公子,为何方才这些泡沫是黑色的,现在这些是白色的?”

    “因为甲虫的毒液被清洗掉了。”端木雅望淡淡道。

    几人瞪眼:“方才那些虫子,有毒?”

    “有一定毒素。”端木雅望淡淡道:“除却毒素,它们分泌的唾液,也有毒菌,也需要被清洗,不然会侵入人体的。”

    几人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那公子,这人可有救?”

    “有。”

    荆摘星等人看着这遍体鳞伤,身除了脖子和脸,几乎没有一块好肉的病人,惊愕得张圆了嘴巴:“这都能救回来 ?”

    端木雅望反问:“那些壳虫嘴巴本来不算大,身的伤口都不算致命,为何不能救回来?”

    呃!

    也是说,这都是小伤了?

    几人错愕得不知说什么好。

    这病人,明明流了这么多血……

    端木雅望也不管他们,在病人的皮肤消毒得差不多之后,她又从乾坤袋里掏出一大罐一大罐的白色塑料瓶子。

    “吓!”

    她这那东西的模样,简直像是在变戏法,其他人看直了眼,“公玉公子,这些是什么啊?”

    “药。”

    “药?”

    几人看着这圆鼓鼓的,白色的,面画了一些怪的图案,还有弯弯曲曲的不知是字还是什么的瓶子,难以置信:“你身为何会带着如此多药?”

    “以备不时之需。”

    端木雅望一边说,一边检查着病人整个身体的情况,发现他身小腿大腿位置,有几小块肉被甲虫啃食掉。

    除此之外,也有几道 很长,宽口很深的伤痕。

    看着这伤口,她很清楚,必须要缝合。

    她便又拿出缝合工具,穿针引线一番,开始替病人缝合伤口。

    众人看到端木雅望用针线给病人缝合,一个个嘴巴都张得能吞下一个鸡蛋,觉得端木雅望的行为简直是让人毛骨悚然!

    “哈哈哈!”潘向安倒是好心情,他帮那个病人剪开裤卷之后,用目光盯着这个方向了,见大家的反应,他笑得异常开怀,一副过来人的模样道:“知道你们会有这样的反应,其实之前我们都被公玉公子这反应惊到

    了。不过,我缝合过的伤口,愈合很快,根本不会像以往我们看到的那些伤口那般,有一个很大的口子裂开,连结痂的地方都很大……”

    他巴拉了一大堆,其他人听着,除了惊还是惊。

    荆摘星眸子一闪,荆聆星心有感应,和自己兄长对望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眼看懂了什么。

    这个病人身需要缝合的地方不算多,端木雅望很快处理好了。

    她将针线放到一旁,清洗干净手之后,又在乾坤袋里掏啊掏的,好片刻终于掏出一张厚实的纸张。

    她将纸张放在地面摊平放着,然后那起那几个白色罐子,将盖子掀了之后,将药丸大半罐大半罐的倒出来。

    她看着这些堆成小山模样的药丸,眸子拧了一下 ,最后,她还是嫌麻烦,干脆掌心一提气,然后将掌心提放在药丸方。

    一团灵气,直接将药丸给粉碎了。

    “嗯,很好。”

    端木雅望看到这么轻易药丸粉碎,她十分满意,最后将这些药粉涂到病人糜烂的皮肤。

    雪白的粉末一病人的身,原本晕厥过去的病人都痛得闷哼了一声。

    端木雅望继续药。

    这边潘向安指着自己旁边的病人问她:“公子,这药卫公子适合用么?”

    端木雅望抬眸,看了一眼腿确实有不少伤口的卫公子,点头:“可以,你拿些过去给他的伤口也涂。”

    “好。”

    潘向安连忙 拿了药粉帮卫公子涂去。

    卫公子满脸感激:“多谢潘公子,多谢公玉公子。”

    端木雅望正忙着,没空理他,只单单的嗯了一声。

    将病人身都了一遍药粉之后,病人身已经完全不流血了,并开始有透明的组织液开始从伤口里冒出来。

    病人皮肤几乎全数糜烂,伤口流出组织液的时候,全是都全是这些液体,简直跟淋了雨似的 。

    旁边的人看着觉得难受,问端木雅望:“公子,需不需要替这位公子将身的水擦干净?”

    “这些液体可是好东西,不用擦,这样随着它去。”

    “哦。”众人虽不解,却还是乖乖点头。

    在组织液出得差不多,端木雅望又给病人了一次药。

    这一次药,她碾碎的所有药粉,都用完了。

    而病人好像舒服了一些,原本在睡梦紧锁的眉头,松懈了不少。

    端木雅望瞄了一眼病人,开始低头收拾和清洗自己的东西。

    潘向安问:“公玉公子,医治完毕了?”

    “嗯。”

    端木雅望将所有东西一一放回乾坤袋。

    潘向安想起什么,忙从怀里掏出一个纸袋递给端木雅望:“公子你晚吃东西了么?我这里有一只野鸡,我们遇到那些虫子之前烤好的。公子如果还没吃东西,可以填一下肚子。”端木雅望是还没来得及吃东西,匆匆忙忙的赶来这边了,自然还没有吃东西。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