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考虑,要不要下山?
    正文

    话罢,不等他们回答,又加了一句:“不知诸位医师问完了没有,大家要下山的事情,其实昨晚端木小姐过来跟属下说过了,想走的大家都收拾一下,午膳后,统一送大

    家下山。 ”

    经大冯这么一说,原本吵闹的房间,刷地安静了下来。

    同时,大家也变得尴尬了起来。

    对啊,下山,他们怎么忘了这一茬呢?

    他们他们这一次山,一下子能得到三个药方,端木雅望已经很大方了,其实答疑什么的,端木雅望根本没必要这么做。

    而他们要脸面的话,也不该一直抓着人家问东问西。

    东西人家给了,你要走走,人家没义务替你回答这么多。

    这一些东西,大家其实都心知肚明。

    但是,大家还是问了端木雅望一个早。

    原本他们在看到这些方子的时候,提出的疑惑是带着质疑的,但无论他们的问题如何刁钻,语气如何不好,端木雅望都能给他们最满意的答案。

    逐渐的,不知不觉,他们便从带着质疑的疑问,变成了真正的提问,像是在学堂时,向自己的夫子提问一般。

    而且回想一下,端木雅望的每一个答疑,都是他们从来未曾涉及的知识,这一个早,他们有大开眼界,有匪夷所思,也有恍然大悟。

    总而言之,这个早,他们学到了东西。

    他们是真的从眼前这个他们都小的少女身学到了东西,算不愿意承认,这也是一个事实。

    经过这一早的答题,端木雅望的大概能力,也在他们心有了初步的判断。

    这个判断是,端木雅望懂的东西,真的他们广,思考问题的角度也新颖特,有一些药物的使用也大胆得离!

    他们总觉得,或许,在这枫林晚,他们真的能学到东西啊!

    不过,他们真的要听一个小丫头的话,人一个小丫头做师傅么?

    白余思也有些纠结,他见众人都沉默,他按捺不住了,“端木小姐,今天下山仓促了些,可否再多宽限我们一天,让我们准备一下?”

    “对啊对啊!”

    这话一出,众人连忙点头附和。

    端木雅望点头,“我枫林晚也不缺大家这一两天饭,大家想多留一天,也是没问题的。”

    “多谢端木小姐。”

    白余思等人都送了一口气。

    “不需客气,午膳你们先去厅子里用吧,我房间东西较乱,我想收拾一下,顺便放房间里用膳了。”

    大家一听,扫一眼她房间,发现桌面全是散落的纸张。

    这些纸张里面,全是她在跟大家解说时随手写下的,一个早,居然写了这么多。

    大家心微动。

    端木雅望道:“都先去用膳吧。”

    “好。”

    大家心情复杂的出去了。这一回,大冯并没有跟着出去,在大家都走了之后,不解的问端木雅望:“端木小姐,我看大家对您态度变了许多,许多人好像都想拖延下山的时间,为何不给他们一些压

    力,借机让他们留下来?”

    如果说今天必须下山,估计很多人都舍不得走了也说不定呢!

    “不用着急。”

    端木雅望淡淡道:“我还是那句话,强扭的瓜不甜,如果最后我还是留不住他们,便是我没有本事,不怨他们。”

    “但是,他们未必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发现您的好,如果多强留大家一些日子,您的实力自然会为大家所知,届时他们愿意留下来了。”

    端木雅望笑笑,并没有回答,只是道:“我说了一早,口干舌燥的,你让人将午膳端过来房间吧,我在这里吃。”

    “好。”

    大冯知道端木雅望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他无奈,道 :“属下正好吩咐厨房 做了些 润喉的清补汤,一并端来房间里,你有空都可以喝一下。”

    “好。”

    端木雅望舒心道:“有劳了。”

    “端木小姐何须如此客气?”大冯拱手,退出了房间。

    这一天,大家都没有选择下山。

    不过,用了午膳之后,也没有人好意思过来继续跟端木雅望问问题。

    第二天早膳,大家在一个厅子里用膳,大家纷纷给端木雅望投来了复杂的目光,眼神想交之前和善多了。

    用完早膳,端木雅望去看了何家主,何家主在她的药的调理下,变得越发的平和起来,人看起来脸色之前好了许多。

    所以,何夫人何家主每天看到她来,脸都挂着感激的笑。

    这天自然不例外,何夫人笑呵呵道:“端木小姐,我们家主今天用完早膳一个时辰了还没有吐呢,而且现在痛楚越来越轻了。”

    “嗯。”

    端木雅望照例给何家主号脉,何夫人看着她,试探着问:“端木小姐,您看,我们家主现在越来越好的,看起来真的跟之前不一样了,以后病症真的还会变差么?”

    “何夫人,我很肯定的说,癌症几乎没有所谓的稳定期,它是随时都会变化的,而一个稳定期能稳定多久,变化又在什么时候变化,这一点谁也不能确定。”

    何夫人顿时多了一抹沮丧。

    “夫人,莫要太多强求了。”何家主倒是看得开,“现在情况起码便好了,我若没山,估计才是没多少天活呢!”

    端木雅望叹息道:“两位不必这般沮丧,待何家主情况变好一点,我这边的准备再多一点,到时候两位再决定看看要不要做一个手术?”

    关于手术,端木雅望之前给两人提过,说过手术的利弊,何夫人印象深刻:“端木小姐你说的手术虽然能立刻改变病症,但风险很大啊!我,我始终还是不安心。”

    “这个两位可以慢慢考虑,不必着急。”端木雅望自然不会逼迫病人,“不过我不一定随时在山,考虑好了,可以让人通知我。”

    “啊!”

    何夫人和何家主听着,想起这一茬,“端木小姐有时候不在山?”

    端木雅望一晒,正色道:“我其实一般而言很少会在山。”何夫人何家主一听,脸色登时凝重起来。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