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 > 正文 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拨弄风云
    正文

    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拨弄风云

    “解毒就没损失了?”

    端木雅望几乎想打死她,“你也不想想,你这一试,下手到底有多重,当初若非我及时研究出解药,估计整座城池都被你毁了!”

    “不对。”

    端木雅望纠正了一下自己的说法“应该是整个帝国。”

    夜弄影忽然有些不敢说话了。

    端木雅望冷哼,“怎么不反驳,是不是我说对了?当时如果不是我研究出解药,你呼任由病毒蔓延,也不会出手救人对吧?”

    “没错。”

    夜弄影大方摊手,“不过,我觉得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竹瑾瑜,她明知道我一出手就不会那么轻松,还刺激我跑过来,我既然要玩,总得玩个尽兴吧?”

    “……”

    端木雅望忽然不想跟她说话了。

    那么多人命,她居然拿来玩!

    “不要这样。”夜弄影居然还有心情笑,卖乖道“我也不是那样的人,或许我会忍不住出手救呢?”

    “……”端木雅望根本没理她。

    夜弄影轻咳一声,“说到底也怪竹瑾瑜,话说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哪知道?”端木雅望没好气,“我已经许久未曾见过她了,我还以为你知道呢。”当初在龙圩镇见过一次,是最后一次了。

    “我怎么可能知道?”

    夜弄影很没好气,语气里也充满了厌恶“我跟她可不是一类人,那个人装大方,实际上小家子气的,心里鬼点子也多,阴着呢,我可不喜欢跟这样的人结交。”

    “……”

    端木雅望不知说什么好了。

    夜弄影想起了什么,忽然皱眉道“不过,她爷爷好像到处跟人说她死了,当没这个孙女了,一提起都觉得是奇耻大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唔!”

    端木雅望还想回答的,只是升得太高了,她不止呼吸困难,头还越来越晕。

    而且不知为何,她们感觉自己身上的筋脉不断的抽痛着,像是什么东西撑开着,有种随时要爆裂的感觉。

    除此之外,身上忽然变得很热,整个人像是被扔进了火炉燃烧似的!

    一阵眩晕袭来,她险些要吐了出来。

    夜弄影也觉得难受至极,刚才聊天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过去,现在是真的越来越难受了,“我这辈子还从来没这么痛苦过,我觉得我现在不是在天上,应该是被扔进油锅里了!”

    煎煎炸炸也莫过如此!

    端木雅望好像比夜弄影还痛苦,她咬紧牙关瞪她,话都不想说,只觉得张嘴就是一股股热气出来。

    “再这样下去,我们真的要死了。”夜弄影比端木雅望轻松,还能说话,也能叹息,“说起来,我还想见我爷爷一面呢,我这辈子到底还没尽孝……”

    端木雅望懵了一下,脑子浑浑噩噩的,嘴上艰难的道“你爷爷不是死了么?”

    “你爷爷才死了!”

    端木雅望这话可算是触到夜弄影逆鳞了,她忍住难受,怒骂“你胡说八道什么啊,信不信我现在给你一刀?”

    “呸呸呸!”端木雅望连忙拯救话题“当初跟我商量来无尽之城的时候,你性情大变,我以为……”

    “不是这么一回事。”

    夜弄影轻哼,“算了,这件事说了你们也不懂,我不说了。”

    “……”

    她很想说,她没这么笨吧,说了怎么可能不懂?你自己不想说就不想说吧!

    夜弄影痛苦得面具下的五官扭曲,嘴上却还是丝毫不显,问她“如果你死了,你怕么?”

    端木雅望一怔,脑子昏昏沉沉的喃喃“我想公玉澜止了。”

    “……”夜弄影服了她,“你怎么不是想你爷爷?”

    “不一样。”

    “你还真是重色啊。”夜弄影鄙夷道“你爷爷真的是白养你十几年了。”

    端木雅望根本不想理会她,想到公玉澜止,她忽然眼前一亮,“我们不会死!”

    她可以叫公玉澜止来救她!

    她怎么没想到这个呢!

    这么想着,正想着要怎么发送求救信息,忽然,上升的动作,居然骤然停止!

    忽然停止,夜弄影和端木雅望都晕了一下。

    此时,四周又响起了敲锣打鼓的声音,风不断环绕着她们,端木雅望和夜弄影还在晕眩党总,就被迫使再度起舞!

    “我的天!”

    晕眩还在继续,夜弄影余光模糊的扫到了什么,被眼前所看到东西给惊呆了,催促端木雅望道“你快看看,是不是我眼花了!”

    端木雅望还是浑浑噩噩的,往四周一看,也呆了呆,“估计我也是眼花了。”

    因为,如果不是眼花,她们怎么可能居然是站在云巅之上的!

    脚上踩着的也是云!

    四周一片雪一般的白云!

    那可是只有神仙仙侠剧里才出现的场景啊!

    夜弄影一只手揉了揉眼睛,一边旋转跳舞一边晕晕乎乎的道“估计也不是眼花,也有可能是我们死了,要上天了。”

    “死了还能有痛感?”

    “死了就不能有痛感?”

    “不能。”

    “你怎么知道?你死过?”

    “……”别说,她还真死过一次……

    没听见端木雅望回答,夜弄影以为自己噎住端木雅望的嘴,正想说什么,她咦了一声,对端木雅望道“我好想没这么晕了,身上也没这么痛了,你呢?”

    “嗯。”

    她也舒服多了。

    事实上,从她们停止飞升开始,她就觉得疼痛开始缓解了。

    虽然缓解了,但当初被灼烧的感觉还在,筋脉被强行撑大的感觉也还在。

    但到底没这么晕了。

    她一边跳着,一边开始观察四周。

    四周全是洁白无瑕的云层,云层之上,除了她们二人,其他敲锣打鼓和舞蹈的人,都还活着,一个个都在起舞。

    他们没有一丝声响,仿佛对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并不觉新奇。

    端木雅望和夜弄影对望一眼,也不说话了,不过一双眼还是四周好奇的看着,只觉得这一切都好像太过梦幻了。

    然而,更梦幻的还在后头。

    她们一直跳着舞,一边跳就像是有暖流,有一股股气息从外面,从她们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钻进来,原本的心慌头晕彻底不见,被灼烧的感觉也慢慢像是被春风细雨滋润了一样,舒服得说不出话来!

    那被撑大快要爆裂的筋脉,也有什么暖流不断流淌着,让整个人不断的被舒缓,心中越来越暖和,整个人越来越充实,也越来越轻盈,体内的丹田之气也越来越凝聚!

    整个人简直比羽毛还要轻盈!

    这一切变化非常明显,她们二人还来不及想到底是怎么回事,扇子不知为何变得越来越大,从原本的盆口大小,居然变成了井口大小!

    “又来?”

    夜弄影对于这样的变化是惊恐的,“这一次又要怎么样啊!”

    端木雅望却注意到了一点,“扇子是自动变大的?”

    夜弄影一愣,慢慢道“好像是从我身上自动吸取了力量,你呢?”

    “我也是。”

    夜弄影呆了一下,片刻又咋呼一声,“但是,我哪来的力量能让扇子变得这么大?”要知道,当初那盆口大小,若非端木雅望助她一掌之力,她都不可能达到,也早就已经力竭而死了!

    端木雅望也觉得有些神奇。

    因为要形成这么大的扇子,扇子在抽取她们力量的时候,她们居然还轻松得感知不到?

    这么想这么,她抬眸,想要跟夜弄影说什么,眸子不经意看了一眼云层,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你看,云是不是变黑了?”

    夜弄影抬眸一看。

    云层果真变黑了!

    他们手中的扇子仿佛有拨弄风云的力量,随着扇子的舞动,原本静止不动的云层,居然开始不断的快速卷席飞舞起来!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