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兽世田园:夫君来种田 > 第六百六十九章 发现
    正文

    随着一阵头晕目眩之后,尹竹几个人再一次感受到脚踏实地,这个人互相搀扶站好,尹竹看了看自己所在的地方,竟然跟上次一样还是在青山公园的山顶上,如今正是夜晚,天道倒是会安排,不过也只能是夜晚,要是白天叫人看见这一幕,克不得把人吓坏,还有他们自身也不安全的。

    站在山顶往下看,可以看到万家灯火,已经是深夜,可城市里面还是有很多灯光在闪烁着,给尹竹指引了方向。

    乔诺几个人这时候很认真的看着不远处的高高的大楼,还有大楼里面等灯火,再看看这边的山还有树木,这些东西比兽人世界的小了很多,就好像缩小版的森林一样。

    “尹竹,你的家在下面吗?”乔诺指着山下的城市问着。

    尹竹点了点头说,“嗯,不过咱们不急,刚才传送的时候好像有人跟我们一起过来了,去找找看,可不能叫某些人胡来,甚至会把我们相关的事情传递出去,所以必须把跟过来的人处理好。”

    尹竹没一下就说处理掉,主要尹竹不是太过心狠的人,再说她要离开兽人世界知道的人不多,会跟过来的或许是认识的,就不知道是谁?

    乔诺点了点头,“我也感觉到了。”

    既然好几个人感觉到了,那就不是错觉,应该是真有那么一回事。

    尹竹几个人站在原地等着,过了一会,然后看到白光一闪,然后他们几个急忙跑到白光出现的地方,然后尹竹看到白祭和梦姬两个人十分狼狈的躺在地上。

    白祭和梦姬两个人跟着尹竹进了隧道里面,表面上好像进入阵法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然而就拿一会的时间足够白祭和梦姬两个受伤了,时间空间的力量可不是那么容易抵抗的,尹竹她两次穿越都是因为有天道护着,而白祭他们克没有那样的好运,如今白祭和梦姬两个人身上都是伤痕,白祭这时候艰难的抱着梦姬,想要爬起来却没有办法站起来,梦姬也一样,显然这两个人伤得很重。

    尹竹看到白祭两个人的时候有些诧异,因为她真的没有想过白祭和梦姬两个人竟然会来到这个世界。

    尹竹是不喜欢白祭的,白祭这人心思太过的深沉,梦姬好一点,但梦姬这人说难听就是恋爱脑,连自身背负的责任义务通通可以丢弃,只听白祭的,这两个人就是个麻烦。

    现在更大的麻烦是,不管是从智力上还是实力上,这两个人都不是好对付的,特别是白祭为所欲为,谁知道这家伙会带来什么样的灾难,要不要把人就此毁灭?现在这两个人可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的,这想法只是一闪而过,尹竹就放弃这想法了,白祭和梦姬两个人是白堃的父母,她不可能对他们两个做这样的事。

    白祭看到尹竹脸色不好的样子,忍不住哼哼,“摆着一张臭脸给谁看,我们又不要你们负责。”

    尹竹听到这话忍不住气得火冒三丈,“不要我负责,就你们现在这样,等天一亮就叫人发现,然后被人送进研究所研究解剖,然后再顺藤摸瓜,找到我们几个,估计连我这边的家人都要叫你连累,这样还叫不要我们负责?”

    “你不会以为你们实力很强,可以逃出去吧,狗屁,咱们这边人为的力量是比不上你,然而呢,我们这边靠的是科技,科技的力量你懂不懂?看到远处的城市了吗?到处都有监控,监控的话就是只要你从那边路过,你的样子就会被记录下来,然后你做过任何事情都查得出来,你走过的路通过脚印可以查出这人身高多少体重多少,然后猜测出是谁,你能藏到哪里去?再有就是我们这边有枪,一枪你就死翘翘了,实力在强大都没用。”尹竹不客气的说着。

    白祭这时候被尹竹呛得脸色十分的不好看,“放心,老子骨气还是有的,真被人发现不会拖累你们的,就算为了白堃,我们也不会供出你来,放心吧。”

    尹竹听到这话脸色忍不住发黑,放心个狗屁,就白祭这样子,能安分守己才怪,不把人拘在身边,谁知道他干什么去了?好像说脏话怎么办?

    “你说好端端的你们跟过来做什么,你们在兽人世界不是呆得好好的,有实力也有拥护的手下,日子美滋滋的,跑到这人人地不熟的地方来做什么?这边的日子对你们什么都不懂的人来说并没有那么好过。”尹竹不客气的说着。

    白祭这时候冷哼,“我们可不放心就这样把白堃交给你,你有好几个伴侣,这不马上有勾搭了一个,谁知道白堃在你心中占了多少,是不是可有可无的,在这个地方你就是抛弃白堃也没人知道,兽人世界的人估计还在歌功颂德说你尹竹对伴侣好呢。”

    尹竹听到这话忍不住有想打人的冲动,“我对白堃可比你们对白堃好多了,你们有什么资格在这边指手画脚的。”

    最开始的时候,白堃是没想跟尹竹的,他们也知道他们过来只怕会受伤,但是没有想到会伤得这样的重,这时候没人带他们的话,他们真的很危险,首先就一个吃的就没有办法解决,这个地方,这山头白祭已经用精神力感受了一下,发现整座山,除了发现两条比手指大一点的蛇之外什么都没有,他跟梦姬要去哪里找吃的。

    这时候若是尹竹愿意带着他,他想跟尹竹走的,毕竟就像尹竹说的,这个世界对他们来说太过的陌生,有太多的不熟悉的东西,谁知道什么时候就闯祸了,而有尹竹带着,他可以用最快的速度融入生活,等熟悉之后,他想离开,再离开也可以的。

    白祭这时候抬头很冷静的看着尹竹,“我们是白堃的父母。”

    “可你们做的那些事情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他的父母。”尹竹咬牙,想到白祭算计自己一连串的事情,心里面就十分的不高兴。

    “我们怎么就没资格了,不就是让他为我的大业贡献力量吗?我利用他了吗?没有,他自己愿意去的,也不是我逼他去的,说来说去的,我计划了几千年的事业就因为你,全毁了,白堃为了个雌性连父母都不要,怪我呢?”白祭气呼呼的说着,兽人世界就没间谍这样的存在?人家更多的是记得自己最原始的目的,哪里像白堃,被一个雌性迷得什么都不要了,想到这个儿子,白祭心里面有窝火,他白祭的儿子才不会这样没出息,不过梦姬在乎这个儿子,死都要跟白堃在一起的,还说要弥补,他能有什么办法,他最在乎的就是梦姬了。

    尹竹听到白祭的狡辩,忍不住有些生气,其实白祭说的也没错,只能说立场,当然她是那个被算计得,她心里面能舒服才怪,一万个不待见白祭和梦姬,可她却不能不管的。

    就像白祭说的,他们是白堃的父母,就这一点,她是万万不能丢下他们两个的,而且白祭会来这边,应该也是为了白堃的。

    “我告诉你,等会我会带你们去城市,进去之后给我乖乖的,不要废话,我叫你们往东不许往西,更不许没有经过我的同意随便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我会把一些常识性的东西教给你们,你们自己好好学,要是你们胡作非为的话,我会毫不犹疑的丢下你门。”尹竹不客气的说着。

    白祭听到这话不高兴的哼了一声,这尹竹果然不讨喜,谁家晚辈对长辈这个样子的,他还是喜欢梦姬这样的。傻叉儿子怎么就被这样的雌性给收服了,算了,不能想,想了心塞。

    “腾霄乔诺你们先照顾他们两个,把他们的伤口处理一下,等会我去找人。”尹竹吩咐着,这一个伤两个伤的,这会想要把人带进去市里面可不行,万一被监控发现了可不好,最好的办法还是弄辆面面包车,然后把这几个给装走。

    “尹竹要不我跟你去吧,你一个人我不放心。”乔诺忍不住问。

    “没关系的,这地方我很熟悉,而且上一次还不是我自己一个人回来的,再者就是我回去跟我爹娘说一声,要不然一下带这么多人回去,我怕吓着他们,在我没有回来之前,乔诺你负责把这几个人给照顾好。”尹竹吩咐着。

    乔诺点了点头,尹竹一个人回去有一个人回去的好,他们这么一大群要是一起回去,说不定还真会吓着人的。

    “那你小心一点。”乔诺拉着尹竹的手叮嘱着。

    尹竹点了点头,然后直接朝山下跑去,这下山的路很多,尹竹随便挑了一个,然后快速的朝山下跑去,乔诺这时候带着人把白祭几个移到树丛里面,虽然说现在晚上不太可能出事,但小心没大错,再有就是把白祭和梦姬身上的伤口包扎好并把地上的血迹给处理干净,毕竟兽人的血跟人血还是有区别的,别叫人发现才好。@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