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妃不弃医 > 正文 第314章 一个不够撞两个
    许安乐呆呆的看着苏瑾寒。

    仔细想想,也还真是,在现代的时候不也常在网上看到“我在乎你的时候,你是个宝,我不在意你的时候,你连草都不如。”这种句子吗?

    感情感情,那是双方之情,只要苏瑾寒和庄靖铖两人的感情好,情比金坚,那么就无所谓其他的人是如何了。

    龚絮儿的插足最多只能考验两人的感情,毕竟,真正的恋人,是不会因为一些小动作就分开的。

    如果分开,那也就说明感情不够了。

    一旁的白秋落对此也是深有感触。

    仔细想想上一世的自己,未必是没有发现端倪的,只是,她总是自欺欺人的不去理会,卑微的保持着她所谓的爱情,其实转念想想,又有多少是爱,多少是懦弱害怕失去呢?

    而如今,她和邵南初相爱,两人未来未必不会遇到苏瑾寒这样的情况,到时候考验的,还是她和邵南初的感情够不够坚定。

    “我相信,瑾寒一定会幸福的。”白秋落轻声开口,眼中全是祝福之意。

    “就是,瑾寒这么好的人,必须狠狠的幸福啊。”许安乐也跟着开口。

    苏瑾寒抬眸看向两人,嘴角带着一抹浅笑:“那就借二位妹妹的吉言了。”

    她十六岁,是三人之中最大的,叫两人妹妹,倒也无妨。

    三人相识一笑,惺惺相惜感觉在心里流淌。

    世界如此大,三人或重生,或穿越,却在最终走到了一起,不得不说是一种缘分,而她们也没有辜负这份缘分,成为了莫逆,而非仇敌。

    有时候许多事情,冥冥之中早有定论。

    替许安乐和白秋落两位穿越人士搭了线让她们认识之后,三人俨然成了一个小团体,这让三人便是聚在一起说话都是开心的。

    当天中午,有许安乐这个作为穿越人士中的活宝在,又是在吃烧烤这样的好氛围之中,三人都喝了些小酒,虽不算醉了,但是也带了三分醉意。

    酒足饭饱之后,三人各自离开。

    白秋落没那两位事儿忙,所以走在最后。

    刚出包房门没走多远,便被一个孩子撞得微微踉跄了一下。

    那孩子更是没能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白秋落微醺的醉意被这一撞撞得没了影儿,忙低头蹲下。

    “孩子,你没事儿吧?我不是故意的。”白秋落忙伸手去扶那孩子起身。

    等那孩子被白秋落扶起来之后,白秋落看着那张娇俏的小脸,怎么都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难道是她喝得太多了,眼睛开始花了?

    “姐姐,你是那个救了我的漂亮姐姐。”不等白秋落回过神来,那小姑娘先是困惑的打量着白秋落,随后格外开心的叫道。

    白秋落有些懵,正想问你是不是认错人了的时候,却越发的觉得眼前的小丫头眼熟。

    定定的看着小丫头好一会儿,白秋落才迟疑道:“你是那个肚子痛的小姑娘?”

    “对啊对啊,是我,就是我,姐姐你还记得我呀,真好。”依依小丫头闻言顿时喜笑颜开的说。

    白秋落看着她的笑容,也不由得微微笑了笑。

    “小丫头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你娘呢?”白秋落牵着她起身,问道。

    “我娘在那边,我们……”依依的话还没有说完,白秋落就听到了由远而近喊着“依依”的声音。

    白秋落抬头看向不远处,果然看见季夫人在阿玉的搀扶下朝着这边走来。

    她一眼就看到了依依,随后又将视线落在了牵着依依的白秋落身上,眼前顿时一亮。

    “白姑娘,你怎么在这儿?”季夫人快步走到白秋落的身前,惊喜的问。

    “和朋友来这儿吃饭,方才出来的时候恰巧撞到了依依。”白秋落轻笑,将依依的小手递给季夫人道:“夫人还是好好牵着她吧,铺子里人多,依依乱跑的话难免撞着人,没事儿还好,就怕摔着了。”

    “多谢白姑娘提醒。”季夫人忙说。

    又对着依依道:“看你,跟个皮猴似的,老爱到处蹿,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白秋落笑了笑,从旁绕过她们想要离开。

    季夫人却忙道:“白姑娘留步。”

    白秋落停下脚步看她,季夫人忙道:“白姑娘,之前在路上的时候,您说在京城还没有住所,如今您到京也这般久了,当是稳定下来了吧?可否将住址告诉我了?我也好登门拜谢才是。”

    “登门拜谢倒是不用,本来也是举手之劳。”白秋落笑着摇头,道:“不过你若是无聊想来找我说说话倒是可以来,左右我如今赋闲在家,也没什么事情要忙。”

    季夫人原本见白秋落那么说,以为白秋落拒绝同她往来,还面带急色,满心失落,但是听到白秋落后面的话,顿时眼前一亮,喜笑颜开的道:“必须的,我改日定然登门拜访。”

    白秋落将地址留下,两人又说了两句话,白秋落这才道:“既然无事,那我便先回去了。”

    “白姑娘慢走。”季夫人忙道。

    白秋落笑着点头,这才离开了烧烤铺。

    出门之后,白秋落径直往马车停放的地方走去。

    她微醺,面上泛着红晕,微微眯着眼睛的样子透着几分娇憨,看着娇俏又可人。

    往马车方向走的时候,不小心又撞上了个人!这还真是撞一个不够还要撞两个的节奏。

    不过这一次是白秋落自己没有看清楚路将人给撞上的。

    所以白秋落格外的不好意思,忙不迭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方才没看清,不是故意要撞你的。”

    “你这死丫头怎么回事,连本大爷都敢撞,你……”那人先是骂骂咧咧了一句。

    待看清楚白秋落的模样之后,眼睛都直了,直勾勾的盯着白秋落看。

    白秋落不悦的皱了皱眉,脚步往边上一挪,绕步想要离开。

    不曾想那人竟也没有放过她的意思,跟着往边上移了一步。

    “嗨,姑娘别急着走啊,你方才撞了哥哥的事儿还没说清楚呢。”那人笑嘻嘻的开口。

    白秋落皱眉,“我道过歉了。”

    “道歉有何用?你道歉了我被你撞到的地方就不疼了?”那人耍无赖的说。

    白秋落虽然有几分醉意,但是还没有到人事不醒的地步,自然明白对方这是赖上她了,要欺负她呢。

    偏就她本来也没有学过武功,此刻喝了酒,全身上下也都是软绵绵的,面上还带着红润,身边也没有跟着下人,看着半点威胁都没有。

    “那你想怎么样?赔钱给你?”白秋落歪着头,淡淡的问。

    “赔钱?那姑娘打算赔多少?小爷我像是用钱就能打发的人吗?你们说小爷是吗?”他说着,转身问身后的人。

    “不是,当然不是。小二爷那能是缺钱的主吗?你这小丫头可别乱说话啊。”

    “就是就是,咱们小二爷不缺钱,倒是缺了个女人!哈哈。”

    身后的一堆跟班笑嘻嘻的说着。

    白秋落皱眉,知道今天肯定是难以善了了。

    反正这里离马车也不远,动静闹大了,安月儿他们肯定是能发现的,所以白秋落的心中倒也不慌。

    好整以暇的道:“你们想欺负良家女子?”

    “良家女子?”那被称为小二少的人笑着重复了一句,头往她面前凑了凑。

    白秋落眼中闪过些许厌恶之色,身子往后退,避开了他的靠近。

    他也不在意,眼中倒是闪过一道神光,道:“良家女子可不会青天白日的喝成这样走在街上。你撞了我,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你跟着我去酒楼,陪我喝上三碗酒,我就不追究你撞了我的事儿,放过你,怎么样?”

    白秋落呵的轻笑了一声,道:“不怎么样!谁跟你说的良家女子就不能喝酒的?你规定的?还是陛下下了批文?”

    “闺阁中的小姐姑娘那都是克己守礼之辈,平素别说是饮酒了,肆无忌惮的出门逛街都是绝对不会有的。你知道什么样的女子才会出门闲逛吗?就是那种被人点了出楼的青楼女子才会如此。”那小二爷说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虽然白秋落不歧视妓女,但是她清清白白一姑娘被人当成出来卖的,心里自然是不爽的,所以借着酒劲,也不管什么后果,直接甩手就是一巴掌招呼在那人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响起。

    原本随着小二爷放肆而笑的几人像是见了鬼似的,不可置信的看着白秋落。

    而被打得偏过头去的小二爷则是缓缓转过头来,看着白秋落,“贱人,你敢打小爷!”

    他的目光暴戾又阴沉,一副恨不得撕了白秋落的模样。

    白秋落神色淡淡:“嘴巴放干净点,不然我还打你。”

    白秋落微微扬起下巴,一副不服来战的模样。

    “臭婊子,看我今天不收拾你。”

    小二爷眼神暴怒,抬手就朝着白秋落抽了过来。

    白秋落吓得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嘴里却早已经喊出了声:“月儿,救命啊。”

    下一瞬,巴掌并没有落在她的脸上,反倒听到了小二爷的惨叫。

    “疼,手手手,手要断了,快放开我,饶命,饶命啊……”

    白秋落懵了一下,心里想的是,月儿这么快的吗?一叫她,她就秒出现了?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