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医品太子妃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离开,水阔天空
    邵宛如垂眸,看向邵洁儿,看的她几乎撑不住的时候,才道;“二姐姐现在是清郡王府的人,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除非清郡王放了你。”

    “五妹妹,你可以的,你救救我好吗?求求你了,这是最后一次,只要你救了我,我远远的离开,走的远远的就行,再也不回来了,我们侯府眼下就这么几个人了,求五妹妹救救我。”邵洁儿哭着,看这形容要给邵宛如跪下。

    玉洁急忙上前扶住邵洁儿,把她软下来的身子拖的站起来。

    “你真的想离开!”邵宛如目光如水的看着她,问道。

    “我……我要离开,我真的要离开清郡王府,他们根本就没把我当自己人看……莫秋怡又是这么一个,以后还有玉颜公主进门,我……我再留下去就死路一条了。”玉洁儿哭的泣不成声,一个莫秋怡就不是好惹的,再加一个玉颜公主,邵洁儿眼下没有了背景,她们想要她的命是极简单的。

    邵洁儿费尽心机从清郡王府离开,求的当然不是重新被找回去,为了留在兴国侯府,她当时甚至暗算了太夫人,可是没想到事情变化这么快,居然让她反应不及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二姐离开,何不早走?”邵宛如看着邵洁儿问道。

    “我……我现在?”邵洁儿没明白过来,眨了眨眼睛,嘴唇哆嗦了两下。

    “之前为什么不走?从府里出门离开不好吗?”邵宛如道。

    “我……我那个时候以为父亲……父亲还有救……”邵洁儿结结巴巴的道。

    “是不是还想着太夫人把你叫回去,在外面总是没有在府里安宁?或者说还有一些珍贵的东西没有收拾?”邵宛如毫不留情的拆穿了邵洁儿的假话。

    事发突然是意外,邵洁儿当时的确是蒙了,蒙了之后就被从兴国侯府赶走了,她只拿了几件随身的首饰和一些素日的衣裳,许多东西都来不及拿,就这么走,她当然不甘心,况且她虽然没多少好东西,但是太夫人有啊。

    她总得从太夫人那里拿到一些贵重的东西才走。

    她在等,等着邵宛如再给她一个入府的机会,太夫人这么一个身体,总得有人照顾,还有谁比自己更合适的呢。

    她可以委曲求全,她也可以照顾太夫人的。

    没想到等来的不是邵宛如,反倒是莫秋怡,这时候是真的怕了,从莫秋怡的眼中,她看到了阴冷,她不敢再留下,她要走,她马上就走。

    “五妹妹,我现在就走,求……求你给我一百两银两,等……等我以后有钱了,一定还给你。”邵洁儿咬咬牙道。

    她就算是真的走,身上也没多少钱,怕是没走出多远,就会被抓回来,或者就算被抓回来,日子也过不下去。

    “玉洁,拿一百两给二小姐。”邵宛如看着邵洁儿,好半响才吩咐道。

    玉洁从怀里取出一张银票递了过去,上面正巧是一百两。

    居然就这么简单,邵洁儿几乎不敢相信的接过玉洁递过来的银票,“五妹妹…

    …你……你真的愿意放了我?”

    “留下你有什么好处吗?”邵宛如抬起盈盈的水眸,长长的睫毛扑闪了两下,问道。

    邵洁儿茫然的摇了摇头,她是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简单,难道不应当是斥责自己一顿,而后扬长而去吗?

    “你如果要走就马上走,要我帮我收拾行李吗?”邵宛如问道。

    “不……不要……我马上走,马上走!”邵洁儿这时候似乎也醒悟过来,用力的摇了摇头,转身就往外走,待到了门口的时候,忽然又回身过来,冲着邵宛如跪了下来,用力的磕了几个头,“谢谢五妹妹。”

    说着掩面哭着跑了出去。

    门外暗角处陆姨娘急的团团转,看到邵洁儿出来,一把把她拉过来,急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姨娘,我们可以走了,五妹妹借了我一百两银子,我们走,我们现在就走!”邵洁儿激动不已,她是真没想到事情这么简单。

    “好……好,那我们走!”陆姨娘抹了一把激动出来的眼泪,对着邵洁儿道,“你……你有没有谢谢宸王妃。”

    邵洁儿之前在清郡王府过的日子,已经跟陆姨娘说过了,陆姨娘之前就和邵洁儿说,要带着她回老家,那地方又偏,清郡王也不会追到那里的。

    “我……已经谢过了,姨娘,我们快走!”邵洁儿急切的道,她之前的确还有些贪心,贪心太夫人的东西,眼下却不敢再有妄想了,莫秋怡都找上门了,看莫秋怡的样子就知道她志在必得,她不能再耽误下去了。

    要收拾的东西并不多,就那么几件,陆姨娘和邵洁儿早早的就备下了,两个人也不带丫环,就只有两个人,换过很寻常的衣裳要走,走到院门口的时候,邵洁儿忽然又回到正屋,对着屋里的邵宛如又磕了三个头,而后扶着青儿的手站起来,哭着离开。

    这一离开,必不会再有回来的机会。

    邵洁儿带着陆姨娘离开,没人注意到一处的厢房窗户微微的开着,邵华安冷冷的站在窗户里,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赵熙然也在静静的看着,看到邵洁儿和陆姨娘离开,莫名的难过,邵洁儿的下场落到现在,完全是她纠由自取的,但既便她再纠由自取,陆姨娘也一直紧紧跟随,不离不弃,而自己却成了父亲的弃子,母亲虽然心疼自己,也不过是偷偷的给自己一些银两,然后看着父亲踢开自己。

    其实说起来,她自己也是可悲的。

    “五妹妹,你帮二妹妹走,会不会惹来麻烦,她必竟是清郡王府的人。”赵熙然道。

    “我会让我们王爷去跟清郡王说的。”邵宛如摇了摇头,“大嫂如果以后有什么为难的事情,也可以跟我说。”

    “多谢……五妹妹。”赵熙然哽咽了一下,忙侧过脸用帕子抹去眼角的泪痕,自打出了这样的事情,谁见了自己都躲,还从来没有人凑上来说这样的话。

    “大嫂不必客气,做出那等恶毒事情的是邵靖,跟大嫂没关系。”邵宛如道,赵熙然虽

    然对付过她,但必竟没有跟邵靖一起做下那样的事情。

    这一点,她还是分得很清楚的。

    看看时辰不早,邵宛如起身离开,赵熙然把人送到了门口,看到她上了马车离开,才重新回到屋子里,在屋子里稍稍坐了坐之后,去了左边的厢房。

    厢房里放着一张榻,邵华安斜靠在榻上平静的看着书,听到门口有声音,抬起头温和的道:“五妹妹回去了?”

    “五妹妹已经回去了……”赵熙然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看了看邵华安的脸色,道,“二妹妹走了,方才清郡王府的人过来要带走她,二妹妹向五妹妹借了一百两银子之后就离开了。”

    “这个时候离开也好!”邵华安叹了一口气,手中的书放下,身子往后一靠,笑容苦涩,“父亲做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几个兄妹也算是遭了报应。”

    “你别这么说!”见他这副颓废的样子,赵熙然的眼眶红了起来。

    “我无碍的,你别难过,等我的伤好起来,我带着你离开这里,找一处山清水秀的好地方,我们重新开始。”邵华安安慰她道,伸手拉过她的手,“就是委屈你了,原本你是尚书千金,却嫁了我这么一个没用的人。”

    “夫君,你……别这么说,这事跟你没有关系,我们以后离开,离开这里,去江南……那里山清水秀。”赵熙然心痛如绞,谁能想到他们两个会落到这种地步。

    “好,都听你的。”邵华安点头。

    “你……你真的都听我的吗?”赵熙然不自信的道。

    “当然都听你的了,我现在还有什么,除了你,我什么也没了!”邵华安笑的越发的苦涩,抬眼向上,闭了闭眼睛,然后缓缓的道,“熙然,你放心,我以后会经商,会让你过好日子的。”

    “我……我知道。”赵熙然哭了起来,委屈再难忍住,眼泪一串串的往下滴落下来。

    “好了,没事了,以后都不会有事的。”邵华安伸手把赵熙然抱了怀里,轻轻的安慰。

    “真的没什么事了吗?你……你答应不会有事了,好吗?”赵熙然不自信的声音。

    “不会有事了,我答应你!”邵华安的目光温和的落在赵熙然的身上。

    “王妃,您这个时候让二小姐走,真的没什么事吗?”马车上,玉洁担心的道,邵洁儿当初进清郡王府的时候说是侧妃的,只不过后来出了许多事情,清郡王府也没人提议,这事就算是含糊过了,但如果眼下清郡王府一定说邵洁儿是侧妃,这麻烦可就大了。

    一个妾室走了,没多大关系,但如果是一个侧妃,可就不得一件小事。

    “侧妃是要上皇家度碟的,之前一直不是,眼下这个时候更不可能是了,皇上这会哪有心思理这种事情。”青儿不以为意的道。

    “也可能早已经是了!”邵宛如意有所指。

    “这……这怎么可能?”两个丫环吓了一跳,这种事可真不能瞎说的,这可是要出大事的……@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