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见军少多有病 > 第712章不包括这种
    小黑的家就在倩总家后院,一分钟的车程而已,小黑却没有回家,车掉头。

    芊默脸上笑嘻嘻,心里却吃不准小黑的态度。

    “回家住多好,我也想师傅了。”她故意试探。

    “这时间,她们应该休息了,过去老头又该找事情了。”小黑回答的很体面,只是深沉的面色让人猜不到他的心事。

    于家,二爷站在窗前,负手而立,外面的浓雾渐渐淡去,屋里的气压却依然低。

    “看什么呢?”陈萌端着宵夜进来。

    “没什么。”二爷收回视线,最后一瞥,是那熟悉的尾灯划破夜的黑。

    陈萌不疑有他,坐下来吃着夜宵自言自语。

    “也不知道默默干嘛呢,刚看守所打电话说她取消了明天见毕母的计划,我合计着周末了,也别给孩子留太多功课,就让她好好跟小黑享受下二人时光。”

    提起芊默就笑逐颜开的,要搁以往二爷早就吃醋了。

    然而,这次没有。

    “嗯。”二爷看向窗外,那熟悉的车已经开远了。

    深邃的夜就像父亲的爱,深沉无言,包容一切。

    ...

    芊默在鸟鸣声中醒来,晨曦透过幔纱轻柔铺洒,桌上放着的花瓶里百合花绽放,释放一缕缕芳香。

    推开窗户,看到郁郁葱葱的小院,心都透亮几分。

    绕到前厅,饭菜都在桌上扣着,小黑却不见踪迹。

    芊默不知他去了哪儿,正待打电话问他,却听门口一阵狗叫声。

    心说这胡同就是接地气。

    早晨鸟语花香,还有人遛狗。

    芊默昨天回来就跟小黑说了,她打算请假一段时间,一方面是便于治疗,另一方面她也需要平静下浮躁的心,就当是修养了。

    倩总说,一切心病皆为爱的缺失。

    芊默不服。

    她一个身在蜜罐子里的女人,能有什么缺失的?

    正好这段时间她太忙了,趁机休几天病假,在家还能琢磨下大师鬼子母事件。

    小黑听她要修病假毫不犹豫就同意了。

    并且承诺病假条他来想办法。

    芊默自认她的演技是天衣无缝的,就算是对着镜子自己看,也是笑得无懈可击,看不出任何情绪变动,小黑的反应也很平常,就像一切都没发生过。

    可就是这样才让芊默觉得有些慌。

    她拿出手机,想打电话问问小黑到哪儿了,电话还没拨通,就觉得狗叫声怎么越来越近?

    向前看,一只看起来只有两三个月的小柯基正撒着欢地奔着芊默过来。

    芊默低头,就见这小家伙围着她的腿开始绕,十分讨好的样子。

    “这是...?谁家的小短腿跑错院了?”芊默伸手把小家伙抱起来。

    这小短腿完全不认生,对着芊默一通讨好。

    又是摇尾巴又是蹭,十足的谄媚样。

    “我从犬舍领回来的,父母都是高赛级。我看它骨量很好,长得也很有气质...”

    小黑吹不下去了。

    那只据说很有气质的小家伙,对着他未来媳妇露出一个油腻大叔般的笑,对着芊默各种撒娇。

    刚来第一天就如此会争宠,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狗子。

    “好吧,我说实话。我本来是去弄一只跟倩总家那样的中大型犬回来的,但是被这小家伙赖上了。”

    英明神武的小黑被一只刚断奶没多久的小狗碰瓷了。

    他昨天看倩总家的犬那么有灵气,想着芊默现在情况特殊,也想弄一只拉布拉多或是金毛回来。

    联系的训犬基地,人家领着一排经过训练的中大型工作犬等着他挑,偏偏这只刚断奶的小家伙从里面跑出来了。

    看到小黑就粘在裤腿上不下来了。

    任凭训导员是怎么拉扯就是不下来。

    小黑看它挺有灵气,品相也还不错,唯一的缺点就是腿短了点,底盘低,当工作犬领着乖乖是有困难。

    正犹豫呢,这小家伙眼泪汪汪地看小黑,实在投缘。

    小黑一琢磨,算了,乖乖身边跟着那几个女人腿也都不长,或许她就喜欢小短腿呢。

    就给领回来了,寻思以后要是用不到它领路,就再弄一只导盲犬回来。

    小家伙果然会看脸色,虽然底盘低但不傻,看到芊默就表现出自来熟的样子,在芊默怀里各种撒娇,差点没给芊默心萌化了。

    “所以,你要养它了?”芊默举起小短腿看看,男孩。

    “是我们要养,以前工作不方便,现在空下来也可以养一只,我若工作忙,你回家它可以陪着你。”

    小黑不后悔领个狗回来,唯一后悔的是不该挑个公的。

    “这小家伙腿也太短了,你若想指望它给我当导盲犬,未免有些吃力,我怕我一脚下去踩扁了。”

    芊默笑着说,只是笑着笑着眼泪就下来了。

    小黑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猜到他的意图,忙把狗接过来放地上给她擦眼泪。

    “你别压力这么大。就是个哄你开心的小狗狗,467天纪念日礼物,别多想。”

    芊默擦掉眼泪,给他扬起一个坚强的笑,不笑还好,一笑把小黑的心笑得更疼了。

    搂在怀里心疼道,“你别笑了,你还是哭吧,你难受就哭出来。”

    这哪里是掉眼泪,这是在他心上戳刀子。

    若能选择,他宁愿把自己的视力让给她,这打击对她未免有些太大。

    “我没事...”芊默本来是想坚强的,她也想装作没事的样子。

    但小黑太聪明了,她根本瞒不过他。

    这个小狗狗的出现提醒芊默,她的视力随时可能消失,她曾赖以生存并为之骄傲的微表情可能都用不了。

    “怎么可能没事,你在我面前不需要伪装,难过便哭出来。”于昶默本也想瞒着不说。

    但她也太聪明,他只带个小短腿回来,她便已经洞察一切。

    只怪对方太聪明。

    可若没有这份心有灵犀,俩人也不会在一起。

    芊默的眼泪一直停不下来。

    她想过很多自己的归处。

    回顾她的过往战绩,无论多狡猾的对手,哪怕是穆菲菲那样的高段数渣,她也能打成平手。

    唯独没想过,她有天会输给自己的心魔,一个未知的心魔。

    于昶默也是,他觉得自己既折桂,便要竭尽所能,只要能留住她的倾城一笑,再多的困难都拦不住他。

    奈何,他想了一切可能,唯独不包括眼前这一种。

    @B

    (一二中文 www.12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