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福妻难求 > 正文 132 该回家了
    殷淮昭客气的对了猎户说道:“这些日子,麻烦你了,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您收下。”他一边说,一边摸出一些碎银,交给猎户,“还请您能再容我们呆一夜,明早收拾停当了,再出发。”

    猎户看在碎银的份上,勉强点头道:“相识即是缘分,我和你们相处这些天了,也算是个朋友了,自然不会直接把你们赶走不是?你们都赶紧收拾收拾,明早回去好赶紧的把丧事操办起来了,别过了日子,死去的人在外面成了孤魂野鬼,可如何是好啊?”

    “”殷淮昭按住又要发脾气的伙计。

    这个猎户是在是令人无语都收下银子了,却还要说这么绝情难听的话,刺痛所有人的心。

    要不是他不能当着这些人的面动手,再者也急着离开此地,否则定要这人付出代价。

    猎户注意到殷淮昭不善的眼神,撇了撇嘴巴,把剩下的恶毒话全都吞咽进了肚子里,转身回屋去了。

    反正这些天的恶气也出干净了,他更想好好睡上一觉。

    殷淮昭扶起白管事,柔声说道:“白管事,您别太伤心了,罗姑娘不在,大伙儿还要听您指挥呢。快,你们扶着白管事也进屋休息去吧,再弄一些热水来给他,莫叫他太过伤心,坏了身子。”

    钱大武狠狠地抹了一把脸,上前来,从他的手中接过白管事的胳膊,说道:“赵公子,我来吧。”

    白管事无力的倚靠在钱大武的身上,他本来年岁就不小了,经过这几天,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多岁连胡须都白的像雪。

    “白管事,走,我扶您进屋歇息。”钱大武低声说道,扶着白管事进屋。

    其他人还在远离哭着,殷淮昭环顾一圈,现在谁都看起来没有心思和他说话,可他的戏既然演到这个地步了,没道理马马虎虎的收尾走人,不然的话将来有人来调查崔璟时的死因,追查到许记棺材铺的人身上,问起什么来,知道他出现的突然,又走的匆忙,指不定要被有心人把崔璟时的死往他身上牵扯呢。

    那他这些天来的苦,可就白吃了。

    殷淮昭看向苍翠的山林,脑海中浮现的是手下人揭开黑包袱,露出的暗红色人头。

    那颗人头头发散乱,满是泥泞和杂草,面目上满是野兽的齿痕和爪痕,眼睛鼻子都不见了,伤口之深,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白骨,若不是说明了这是一颗人头,怕是要费半天的功夫才能认出这一团烂糟糟的骨肉是什么。

    据说这是在摔烂在谷底的马车里旁边发现的,马车上野兽抓挠,以及拖拽东西的痕迹,应该是野兽闻到了车内的血肉气息,于是刨出来,拖到一旁来享用的。

    尸骨身上的衣服也被撕扯烂了,又经过雨水泥沙的浸泡,都烂的不成样子了,连颜色都快分辨不出来,但依稀从布料里可是认出这和崔璟时、罗叙妍那日穿的衣服是一样的。

    所以,手下人断定这就是崔璟时的尸骨,割下头颅带了回来。

    至于罗叙妍

    手下人的手法是和崔璟时死的一样惨,所以就地掩埋了。

    谷底那边地形确实险,且有野兽出没,前几日有两个人不就是被野熊杀死吃掉了也就没有把罗叙妍的尸骨搬出来,只割下衣服上的一小块布带给他。

    此刻,这块脏兮兮的布就揣在他的怀中。

    殷淮昭听着哭声,手不由地按在衣襟上,隔着薄薄的一层外衫,他似乎能清晰的感觉到怀中的那块布。

    那块布虽然又脏又臭,但和那天罗叙妍穿的衣服确实是相似的。

    他的眸色变得黯淡,原本只想除掉崔璟时,不想连累的罗叙妍也无辜送命。

    可既然都走到这一步了,不能再有如何纰漏。

    殷淮昭沉下心思,按捺住想要离开此地的冲动,耐心的安慰着伤心不已的棺材铺伙计。

    转眼,到了第二天,当屋门打开的时候,棺材铺众人三三两两的从屋里出来,个个脚步都磨磨蹭蹭的,耷拉着脑袋,显得精神萎靡不振。

    明媚的阳光落下来,他们哭红的眼睛更加的疼痛不适了。

    白管事抬手,挡在眼前,不死心的看向猎户,“大兄弟,您就再带着我们找两天吧,就两天,如果再找不到的话,我们就死心了。”

    猎户眼中闪过一丝厌烦,冷冷的说道:“我是真没办法了,也求求你们死了这条心,早点回家去吧。这时节,雨天会越来越多的,你们这些没经验的进林子里去,跟送死没有区别,我都救不了你们的。”

    白管事咬了咬牙,低下头去。

    殷淮昭道:“白管事,走吧。”

    猎户道:“你看这青山绿水的,人啊,到最后可不就也是埋在黄土里?这儿景色这么好,也不亏的。”

    “我们还是快走吧。”钱大武也受不了猎户的这张嘴了,他们要是再待下去,还不知道猎户会说什么样伤人的话呢。

    众人相互搀扶着,赶着棺材铺的牛车,往大路走去。

    猎户伸了个懒腰,摸着怀里的银票和碎银,乐得直开花,“总算把这帮死倔头都给送走了,老子也能去好好喝一顿酒了。”

    众人走上大路,看着熟悉的地界碑石,所有人和前一次路过的心情截然不同了。

    白管事望向远处连绵的山脉,幽幽叹气。

    他一这样,其他人又要哭了。

    殷淮昭感受这低沉的气氛,深吸了一口气。

    手下人已经埋了罗叙妍,又割走了崔璟时的头颅,这一样样的摆明了是人做的事情,他不可能把他们带去给罗叙妍收拾尸骨的了。

    明明坐在牛车上更省力,但是没人有心思驾车,慢吞吞的走着,看着沿路的一切,似乎在回忆着与阿妍小姐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到了那日坠落山谷的地方,待月直接哭晕了过去,其他人也是挪不开步子了,跪地痛苦不止。

    钱大武从车上翻出两根蜡烛和一把断的高低不齐的香,以及一叠纸钱,点燃了蜡烛和香,插在泥地上,然后将纸钱撒向谷底。

    哭声更响了。

    殷淮昭却觉得更烦躁了,他不由地望向西北方。

    他也该回去了。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