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傲娇总统,你够了! > 正文 第2630章 下地狱
    正文

    薄凯年见状,立马止住林贝贝扯衣服的动作,阻止她说:“贝贝,这里不能换衣服,爸爸去更衣间换。 ”

    薄凯年拉着林贝贝的手很快便来到了更衣间。

    薄凯年打开更衣间的门,火速将林贝贝给塞了进去。

    林贝贝先是嚷着让薄凯年进去的帮她穿,薄凯年对这事很坚决,后来林贝贝没有办法,只得自己进去换了。

    当林贝贝身着一身大花裙子从更衣间出来,薄凯年看见了林贝贝的样子,简直是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直接把他埋了算了!

    一个二十来岁的大姑娘,竟然穿着十七八岁小姑娘的花裙子,这,这简直是一个花姑娘啊!

    薄凯年站在一边抓狂不已。

    店员更是用怪怪的眼睛看着面前的看去是十分怪的两人。

    在林贝贝一而再再而三的闹腾下,薄凯年不得同意林贝贝穿着这一声花裙子跟他回家。

    走在大街,拿着糖葫芦穿着花裙子的林贝贝,她的回头率简直是百分百!

    薄凯年羞答答地走在林贝贝身边牵着林贝贝的手,虽然面很无奈,但他知道,他迟早要适应这样‘乱来’的林贝贝。

    想来林贝贝其实也挺可怜的,无论她过去是多么的张扬跋扈,嚣张自大,但现在,她只是一个孩子。

    竟然这样,那暂且先把林贝贝当一只宠物好了。

    薄凯年想到这,于是大摇大摆地牵着林贝贝的手走在大街。

    薄凯年偶尔抬头看看天空,会想起皇甫心儿。

    特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和绥默在一起幸不幸福?!

    不管结局如何,薄凯年现在唯一希冀,是希望自己深深爱过的皇甫心儿,她的一定要幸福。

    她若安好,他便晴天。

    ……

    “阿嚏!”

    皇甫心儿裹着浴袍在坐在床*******看着杂志,今天她下班平时的早点。

    和合作公司合作的方案已经出台了,忙了这么长一段时间,皇甫心儿这会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皇甫心儿放下手里的杂志,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机来看。

    她将里面的短信和通话记录通通都看一遍,都没有找绥默的踪迹!

    哼!

    这个绥默也够狠的!

    已经一个星期了,他竟然都没有主动联系她!

    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皇甫心儿对着手机生着闷气,绥默那块石头,他不知道主动妥协一下下吗?!

    哪怕是发条短信,打个电话问她最近过得好不好啊?!

    绥默这倒好,电话短信通通没有!

    这个吝啬鬼!

    绥默这个大吝啬鬼!

    皇甫心儿想到这,很是气愤地将手机放回床头。

    缩下身子在床*******躺好,皇甫心儿用被子捂住自己的脑袋,心里低低地抱怨道:“绥默,你这个闷骚男,你不理我!我绝对不会理你的!哼,走着瞧!”

    皇甫心儿在心里哼哼唧唧地抱怨绥默太过小气,抱怨着,抱怨着,皇甫心儿恍恍惚惚,便在床*******睡了过去。

    梦里皇甫心儿大胆地做着梦,梦见绥默果真来给她道歉了。

    皇甫心儿这会其实是心花怒放的,但再怎么样,也要装得矜持一点点啊。

    所以,梦里的皇甫心儿直接对绥默的主动道歉和示好表现得熟视无睹!

    真心想整整绥默这个鸟人,在她面前好好的作威作福一次!

    梦里的绥默脾气依然很不好,面对皇甫心儿摆起的高高的架子,绥默有好多次都差点被皇甫心儿给气跑了。

    但气归气,绥默还是没有跑掉。

    “道歉有毛用啊!一点诚意都没有,我要看见你绥默的诚意!”

    皇甫心儿冷冷地盯着绥默看着,双手环胸,表现出一副很不屑的样子。

    绥默很是无奈,气鼓鼓地道:“皇甫心儿,那你想怎样?!难道要我跪下向你赔罪?!”

    “这个办法很好,绥默你有本事实践一下!”

    皇甫心儿斜瞟着绥默,想到底看看这家伙究竟有没有诚意!

    “跪跪,皇甫心儿,你给我记好了,下次你若犯了错误,我一定要让你在我身下销xiao魂!”

    绥默望着胳膊,刚要向皇甫心儿下跪时,皇甫心儿床头的手机铃声,不早不迟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正在梦里一脸得意的皇甫心儿被吵闹的手机给吵醒,当下满脸的郁闷。

    是哪个混蛋不挑时间给她打电话啊!

    为什么偏偏要在绥默向她下跪道歉的时候~!

    郁闷啊,非常的郁闷啊!

    这么难忘的时候,竟然被糟蹋了!

    哎,哎,哎…….

    皇甫心儿叹着气,极不情愿地从被子里爬了起来。

    她伸手拿起床头的手机,想看看究竟是哪个搅她好梦的坏蛋打来的啊!

    但皇甫心儿看见手机来电显示的姓名是黄子建时,皇甫心儿一愣。

    心想,这大晚,黄子建给她打电话做什么?!

    难道是离儿已经从黄子建的城市回来了,黄子建这会打电话来问她离儿有没有到?!

    不对啊!照说离儿要是从黄子建那个地方回来,她一定会提前通知自己的,怎么这会离儿没有通知她呢?!

    皇甫心儿带着一肚子的疑问和郁闷,缓缓接通黄子建的电话。

    “喂,黄子建,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这个新郎官,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皇甫心儿的话里带着淡淡的讽刺!

    谁让黄子建抛弃了离儿,还将离儿害得这么惨!

    皇甫心儿当下觉得自己直说这些,已经够对得住黄子建了!

    黄子建握着手里的电话,迟迟没有说话。

    皇甫心儿相当郁闷,皱眉问:

    “黄子建,到底是不是你啊?你大半夜的给我打电话不说话是什么意思?!你说话啊!”

    搅她好梦的家伙,这会竟然不说话了,真是可恶啊!

    电话那边的黄子建踌躇了半晌,缓缓对着电话,干涩而又沙哑地叫了皇甫心儿两个字。

    之后便欲言又止,完全让皇甫心儿不明所以。

    通过电话皇甫心儿可以听出来黄子建的声音沙哑。

    皇甫心儿皱皱眉,不安地对着电话道:“黄子建,你这是在做什么?!想说什么快点说啊,你这样欲言又止是什么意思?!”

    黄子建怎么是这种婆婆妈妈的人啊?皇甫心儿表示很郁闷。

    黄子建对着电话又是哽咽了一会,然后对着电话道:“皇甫心儿,江离,江离她死了。”

    “什么?!黄子建你给我再说一遍!”

    皇甫心儿猛地听见黄子建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整个人哗地一声,从床g蹦了起来,脸色苍白。

    黄子建察觉到皇甫心儿的激动,忙对着电话将迟迟不愿说出口的话又说了一遍。

    他用沙哑带着哭腔的声音和皇甫心儿说:“皇甫心儿,江离死了,她再也不能活着回到你身边了!”

    “黄子建你他妈的混蛋,你胡说八道,你再诅咒离儿,我诅咒你全家!黄子建,你本事再诅咒离儿一次试试!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皇甫心儿站在床*******,激动地朝电话里的黄子建咆哮着。

    不,她不相信,她不相信!

    黄子建听见皇甫心儿嘶声力竭的声音,对着电话朝皇甫心儿哭道:“皇甫心儿,我没有骗你,江离她,她真的死了。”

    “黄子建,你他妈的混蛋你给我再说一遍!你给我再说一遍!”

    皇甫心儿被黄子建的哭声给吓着了。

    黄子建说到这,她依旧不相信。

    黄子建听皇甫心儿始终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只能留着泪对着电话说:“皇甫心儿,你是江离这么多年的姐妹,这件事我是不会骗你的,江离是替我死的,在我的婚礼,我未婚妻的前男友拿着匕首狠狠地刺向我,是江离奋不顾身地冲在我面前,替我挡了那致命的一刀.......”

    黄子建说到这,声音变得更加的哽咽。

    “皇甫心儿,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黄子建流着泪,一个劲地和皇甫心儿说着对不起。

    皇甫心儿握着电话,猛地瘫坐在床*******,眼泪,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一个劲地往下掉。

    黄子建说离儿死了,怎么可能?!

    离儿怎么可能会死?!

    怎么可能?!

    皇甫心儿跌靠在床*******,不敢置信地摇着头哭。

    不,这不是真的,她不相!

    她完全不相信!

    “皇甫心儿,我知道你听见这个消息会很难过,但不管怎么样,请你节哀。”

    皇甫心儿握着手机,听着节哀二字从黄子建嘴里说出来,皇甫心儿的嘴角露出几丝嘲讽的笑容。

    她的心,在着一刻更是疼得厉害!

    “黄子建,你和我说对不起?你让我节哀?!你他妈的是个禽qin如畜chu生,死的人不不是我,是江离!你和我说对不起有用吗?黄子建你和我说对不起起什么作用?!”

    “你和我说对不起江离能活过来吗?!你和我说对不起做什么?!黄子建,你应该去地狱和离儿说对不起!黄子建,你应该下地狱!”

    皇甫心儿对着电话,朝黄子建一阵痛心疾首的嘶吼。

    她完全接受不了这足以轰炸她世界的消息!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