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十绝山 > 第三十一章 亢宿仙人-4:仙人崖
    翁锐觉得这一觉睡得真舒服,从再次进山以来他一直神经紧绷,小心翼翼,好像从来都没有这样放松过。

    当他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上头顶,大概午初时分,他发现自己躺在树下的一堆草上,朱玉就在身旁,还好是在树下,否则现在这样毒的太阳照着可就不太好受了。

    翁锐动了动,还好,身体不痛也不痒,也没有被绑着,手还可以动,头也可以转,就是肚子有点饿,但当他想爬起来的时候,浑身上下却没一丝力气,刚刚抬起一寸多的头又摔在草上。

    他挣扎着用胳膊捅了捅朱玉,只听朱玉哼了一声,就又没了声息,继续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看这样子她也是累极了。

    “吁!”

    一声猿啼吓了翁锐一跳,他偏头看了看,不远处有两只白猿正在看着他们,仔细一瞅,这不就是昨天和他们打架的那一雌一雄吗,它们看到翁锐醒了想动,就立即啼叫示警。

    其实翁锐昨天想了很多,如何安全的闯过这一道道关,如何去跟这里那位飘忽不定的仙人去沟通,说明他们的来意,达到他们的目的,但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之间会以这种方式见面。

    没过一会,还真过来了一个人,白发、白眉、白须,还着一身白袍,确实像个仙人,满面红光? 精神饱满? 说他鹤发童颜一点都不过分,要不是以前听过亢宿仙人秦峟的传说? 直接认为他只有六七十岁也完全是可能的。

    来人蹲下来? 仔细打量着翁锐和朱玉,还伸出手来试探着掐了掐翁锐的脸蛋。

    “嗨? 你别掐了,我是活的。”翁锐道。

    “哈? 你是中原人!”听到翁锐讲话? 他似乎非常高兴。

    “你是秦峟秦前辈?”尽管翁锐现在没力气起来行礼,他只能在话语上尽可能客气。

    “那是个凡人,”来人道,“我是仙人。”

    “亢宿仙人?”翁锐道。

    “对? 你知道我?”听翁锐能说出他的名号? 亢宿仙人又是惊奇,又是高兴。

    “知道你的人多了,可是能见到你的人确实太少了。”在这个时候翁锐也不忘了拍拍马匹。

    “你快说,还有什么人知道我?”亢宿仙人道。

    “我现在动也不能动,您不能就让我这么一直躺着吧?”翁锐抗议道。

    “快啦快啦? 等太阳到了头顶你们就可以起来了,”亢宿仙人道? “你那个小媳妇也快醒了。”

    “她叫朱玉,我叫翁锐。”翁锐也赶紧介绍他们自己。

    “嗯? 名字好听,但都没听说过。”这话也是? 这里就他一个人? 别人也极少能来这里? 想听也没得听啊。

    话音未落,朱玉“嗯”了一声,身子动了动,看起来想翻个身,但是没有翻过来。

    “锐哥哥,这是在什么地方?”朱玉懒懒地问道。

    “我们给亢宿仙人抓起来了,”翁锐道,“现在毒还没解呢。”

    “我可没抓你们,是你们自己送上门来的,”说完他站起来就走,边走边回头道,“等你们一会能起来了,我再问你们话,我也去躺着了,嘿嘿。”

    “锐哥哥,他给我们解毒了?”朱玉道。

    “没有,他说到了正午我们就能自己起来。”翁锐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朱玉道。

    “还能怎么办,等着了,呵呵。”翁锐轻笑一声,他现在颇为轻松,一点都不紧张。

    看来这里确实只有亢宿仙人一个人,他们也放心了,除了旁边那两只白猿,再也看不到任何人,这倒也好,不管你现在的样子多狼狈,反正也没人看见。

    如果心下没事,半个时辰也不是很长,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这正午时分就到了,这身上的毒说解就解,他们立即感到身上有了力气。

    翁锐缓缓地站起身来,伸手再把朱玉拉起,整了整身上的衣裳,这才观察起周围的情况。

    这里是靠近谷底的一块台地,从山崖边朝东南方一直缓慢向下延伸到谷底,粗略看看也有几十亩大小,在这块倾斜的台地上,依势被自然的分割成高高低低很多块地,中间多以石块矮树为界,虽都每块不规整,但显然都是平整过的,上面还长着各式各样的庄稼和蔬菜。

    在西北方向靠近山崖的地方,是一排茅屋,也是面向东南,足足有七八间之多,碗口粗的圆木骨架,中间夹着一块块的泥石混墙,敦厚结实,虽经风吹日晒,颜色已经灰白,但和屋顶的蓑草颜色一配,还真有一派十足的田园风韵。

    当他们准备起步,两只白猿尖叫一声,跃向前面,走几步一回头,看起来他们还是有点怕翁锐他们,不想靠他们太近,但又要给他们带路。

    走近茅屋,只见一些简单的农具随意仍在屋檐下,一只狗趴在那里打着哈欠看了看他们,然后继续埋头睡觉,似乎他们根本就不是陌生人,一群鸡大大小小自由自在的在附近地里啄食,所有这些,让人感觉到这里不是仙地,倒像是一个农家。

    绕过茅屋,后面是一个很大的岩洞,岩洞口很高,斜射的阳光也应该可以从茅屋的顶上照射进来,其实那一排茅屋几乎也有一半遮在洞口之下,即便下雨也很难淋上。

    茅屋横在洞口一边,几乎挡掉了洞口的一半,从剩下的一半看出去,台地、山谷,远处的树木、山峰,一一收在眼底。

    洞很宽敞,但不是很深,最多也就四五丈样子,并且越往里越高,虽是有些突兀不平,但整体看来还不算险恶。

    在洞的两边,修葺平整地石台石阶上,高高矮矮放置着许多架子,上面坛坛罐罐、箩箩斗斗不少,看样子是他收集的各种药材,在一边的架子前,还有一排小炉台、小石桌,各种瓦罐、切墩、碾槽等等用具一应俱全,简直可以开一个药铺了。

    被这些东西一摆放,洞里还是显得有些凌乱,唯一感到比较舒服的地方就是洞中间的一块平地,石桌、石凳虽经雕琢,但依旧有天成的样子。

    石桌旁边小炉上的水在咕嘟嘟冒着热气,石桌上几只粗陶碗里的茶散发出淡淡诱人的清香,亢宿仙人很享受的坐在石桌旁的一只石凳上,见他们进来,只是略微点点头,动也没动,继续喝他的茶。

    “这地方真好,它叫什么名字啊,”朱玉看了脱口而出,“我也想要一个。”

    “我是仙人,当然这里就叫‘仙人崖’了”亢宿仙人道,“你以为这地方想找就能找一个啊,我也是找了很多年才找到了这么一个地方。”

    “你真是亢宿仙人?”朱玉道。

    “这还用得着骗人吗?”亢宿仙人翻了翻眼皮到。

    “但亢宿仙人应该有一百多岁了,”朱玉眨巴着眼睛道,“你看起来也就六十来岁的样子,怎么可能?”

    “什么六十来岁,”亢宿仙人一下子坐起来道,“我来这里也不止六十多年了。”

    “那您一定是有什么神仙秘法,不老神术,您一定得教教我。”朱玉道。

    “哈哈哈哈,”亢宿仙人开怀大笑,“你这个女娃儿说话我爱听,但你以为这样就能套到我的神仙秘术那你就想错了。”

    “怎么能是套呢,”朱玉狡辩道,“那是学!”

    “你怎么不说话?”看着翁锐什么话也不说,坐下来只是毫不客气的一碗又一碗的喝茶,亢宿仙人有些奇怪的问道。

    “被你抓来都一晚上和大半天了,又饿又渴,喝碗茶不行啊?”翁锐道。

    “你就不怕这里面有毒?”亢宿仙人道。

    “以你亢宿仙人的名头,你要想害我我们恐怕早就喂了那两只白老虎了,也不会等到现在,”翁锐道,“不过你这茶不是茶,草不是草的,这煮的水还是挺好喝的,补精神比吃饭还管用。”

    “呵呵,看来你这的小娃儿也有点见识。”亢宿仙人得意地笑道。

    “玉儿,你也来喝一碗,真的不错。”已经喝了几碗的翁锐递给朱玉一碗,朱玉喝完也连连称是。

    “我的仙茶你也喝了,你还没告诉我有什么人知道我,你是怎么来这里的?”亢宿仙人道。

    “喝了你的仙茶,精神是有了,但肚子还是饿的,”翁锐道,“您该不会小气得连点吃的都不给吧?”

    “哼,要吃的,就得自己去做,我老人家可懒得伺候你们。”亢宿仙人道。

    “好,那就等我们吃饱了再说。”

    翁锐说完,就拉着朱玉来到前面的茅屋,一看里面锅碗瓢盆一应俱全,能吃的东西也被他们一一找了出来,朱玉还跑到外面的地里拔了不少蔬菜,经过他们一番忙乎,一锅香喷喷的杂粮饭和几个菜就做好了,朱玉还加了一个汤,所有这些都被她端到了洞内的石桌上,并置放了三副碗筷。

    “还有他们俩呢?”亢宿仙人看了一眼守在一旁的两只白猿道。

    “它们也和我们们一起吃?”翁锐道。

    “每天都是他们陪着我,吃饭也是一起吃的。”亢宿仙人道。

    “哦,我马上去拿。”

    朱玉马上去拿碗筷,等放置好了,亢宿仙人一示意,两只白猿立即上来坐在他们的位置上就吃,并且吃得很快,丝毫也不顾及其他人根本就没动筷子。

    翁锐见状,先给亢宿仙人盛了一碗饭和一些菜,自己抓起筷子就吃,还不忘提醒愣在那里的朱玉一句:“你也快吃啊。”

    朱玉回过神来,也赶紧去吃,即便这样,他们也只吃个半饱,桌上的饭和菜就已经被吃光了,似乎两只白猿还没有吃饱,亢宿仙人细嚼慢咽得只吃了几口,就把剩下的也给了白猿,它们两个竟然分着给吃了,吃完了两只白猿嘴一抹,跐溜一下就跑得没影了。

    朱玉还想给亢宿仙人盛点汤,被他阻止道:“那东西还是你们自己喝吧,它哪里比得上我的仙茶,暴敛天物。”

    但朱山就是觉得,吃完饭河口热汤,他才觉得舒服。@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