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艾泽拉斯布武 > 正文 第624章 摊牌游说
    正文

    在征得维琳德、贝瑞莎等人的同意后,桑拉没有二话,直接就奔着黑瘴林西北方向的格雷迈恩庄园去了,没错,是格雷迈恩庄园,不是吉尔尼斯城的宫殿。

    自从灾难暴发以来,吉尔尼斯的主城里已经不安全了,因此为保护国王及王室的安全,吉恩·格雷迈恩等权贵移步到吉尔尼斯城西边的格雷迈恩庄园,在那里维持全国的秩序。

    桑拉是作为外援专家来到吉尔尼斯的,而且还有政治上的身份,因此并没有费多少功夫,便在格雷迈恩庄园的瞭望塔上见到了吉恩·格雷迈恩,以及他的左膀右臂勋爵高弗雷。

    吉恩·格雷迈恩是一位强悍的男性人类中年,就如同他的姓氏,他有着一脸灰色的鬃须,不过他的儿子利亚姆没有继承这一点,桑拉在塞拉摩见过利亚姆,这小伙子颌下是一撮黄色胡须,看上去毛毛躁躁的。

    不说格雷迈恩家的父子相貌考,桑拉以外援专家的身份,将狼人诅咒无法彻底解决,现有狼人只能扑杀或调服的消息告知给他,闻听此消息的吉恩·格雷迈恩久久无语,而一旁的高弗雷却愤怒起来。

    “那些卡多雷,她们难道就不管了么?这些狼人诅咒是她们搞出来的。”高弗雷是一位吉尔尼斯贵族巫师,长得高高瘦瘦,相貌倒颇为英俊,但是浑身的愤怒破坏了他的气质,他是坚定人类纯粹者,要求卡多雷完全解决狼人诅咒。

    “两位,我必须要提醒你们,狼人诅咒的起源,确实和卡多雷有关,但是他在东部大陆的泛滥,并不是因为卡多雷,卡多雷给予吉尔尼斯支援,已经尽到了义务。”桑拉一本正经得反驳了高弗雷的话,为卡多雷进行辩解。

    “好了。”面对桑拉的辩解,高弗雷并不能接受,然而他的话在没有开始前,就被沉默的国王吉恩出声打断了。

    “吉恩陛下,我很明白你的心情,狼人诅咒让你的家园遭难,割裂了你的人民,但是我们能尽力弥补这一点,并且需要尽快,在灾难还未扩大之前。”桑拉看着一直沉默的吉恩,上前开口游说。

    “你要我屠杀我的子民么?”吉恩·格雷迈恩一改维琳德口中套近乎的形像,灰色的眸子向桑拉释放出锐利的光芒,对于那些已经陷入兽性的狼人,桑拉和卡多雷的建议是直接抹杀。

    “那些已经被兽性支配的狼人,已经没有了理智,我们找不出解救他们的办法,如果不管的话,会有更多的吉尔尼斯人民被伤害。”桑拉淡淡得叙述出一个事实,失去人性的狼人已经不可挽回,他们在四处咬人,不控制的话会有更多人倒霉。

    “那没有被兽性支配的呢?你也要我杀了他们?”吉恩·格雷迈恩犀利得问道,他的问题看似忽视了先前桑拉的解释,但实则是一个陷阱,不管桑拉答‘是’或‘否’,那么对兽性狼人的行为都会被定为屠杀,屠杀的源头也在他身上。

    “我已经说过了,他们的理智暂时可以由药剂或仪式控制,然后通过长久修行德鲁伊之道,来彻底控制住自己的内心。”桑拉并没有回答吉恩·格雷迈恩的问题陷阱,而是解释如何处理未被兽性支配的狼人,回避了屠杀的问题。

    “那应该怎么分辩他们的人性兽性,而且他们已经变成了一头怪物,这该怎么办?”吉恩·格雷迈恩腮邦上的灰鬓微抖了下,转换了另一个问题。

    “很简单,根据他们日常有理智就可以,至于他们变成狼人的事情,我们也无能为力,不过,如果吉尔尼斯不愿接纳他们,部落愿意向这些人敞开大门。”桑拉顺手做了把好人,以人类审美来说,部落除辛多雷外的种族都是怪物,不在乎再多个狼人。

    “我很感谢部落的好意,但是,我的子民,必须由我们负责拯救。”吉恩·格雷迈恩看着水泼不入的桑拉,不由得垂下目光,他守旧顽固,以吉尔尼斯利益至上,但是他和部落尿不到一壶,对于将人口送给部落,增加部落有生力量的事,他是不会干的。

    “那么希望您早作决定。”桑拉看着垂首的吉恩,不由微微颌首,同时放眼看向高弗雷,这位勋爵的脸色,在吉恩·格雷迈恩承认狼人是吉尔尼斯一员后,就有些阴晴不定。

    “目前吉尔尼斯的军事力量不足,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得到来自部落,或者敦霍尔德的军事力量援助。”吉恩·格雷迈恩重新抬起头,目前吉尔尼斯并未被天灾骚扰,他需要部落或敦霍尔德的军事力量清除兽性狼人的。

    “很抱歉,部落和敦霍尔德的力量,目前正在清扫洛丹伦大陆的天灾亡灵残部,我们无力提供帮助,不过,部落倒是有一批火器,可以低价出售给吉尔尼斯。”桑拉一口回决了吉恩·格雷迈恩的话,这是让部落帮吉尔尼斯做脏活。

    目前正在北伐期间,部落无法借机搞事情,因此帮助吉尔尼斯做脏话,是拿不到任何报酬的,这种白当苦力的事情,桑拉绝对不会干,不过卖一批军火,对他来说却是顺手的事。

    “哦,是么!部落的火器,怎么卖?”吉恩·格雷迈恩听到桑拉并不愿接手脏活,却反而售卖军火,也并没有丧气,他已经听说了,部落的火器非常廉价。

    “不贵,一支火枪原价卖给暴风城是二十金币一支,卖给吉尔尼斯我打五折,但是吉尔尼斯必须一次至少购买两万,我指至少,不然我没得赚,这次军费已经掏空了部落。”桑拉摆出了谈生意的架势,大减价的同时,还拿出暴风城作对比。

    面对桑拉的话,吉恩·格雷迈恩忍不住瞪了下眼睛,既吃惊于部落能拿出的火器数量,也吃惊于火枪的价格,吉尔尼斯闭关锁国,所知的物价还是十几年前的,十金币换在十几年前,恐怕只能买枪身的木托。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