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女神的贴身男秘 > 第156章 兄弟情分
    正文

    第156章兄弟情分

    “不用了,我只是给夏军帮忙而已。”

    秦烈这句话则表明,自己拼命,并不是为了什么领导,而只是兄弟之间的情分。

    话语虽有些难听,但对于冯照强与邢国庆这种直爽性格的人来说,却对他更充满了好感。

    略一停顿后继续道:“现在已经没事,我们先回去了。”

    “嗯,早点回去休息!”冯照强没有客套挽留,点了点头回答。

    ……

    “夏秘书,机场内传出了爆炸声,是不是有人员伤亡?”

    “现在处理的情况怎么样了?”

    “宏盛集团跟此次事件有什么关系?”

    夏军送两人到了机场路口,媒体记者立刻蜂拥而上,闪光灯不停的闪烁,纷纷开口问道。

    几个武警看到这一幕,立刻跑了过来维持秩序,护送两人上车之后离开了机场。

    “非亲非故的,用得着你去拼命吗?”陈婉婷开着车,话语中充满了不满。

    “这点小事,也叫拼命吗?”秦烈撇了撇嘴回答。

    翔龙大队执行的任务,哪个不比今天的绑架案更加危险。

    夏军其实也完全可以应付,但他离开大队时间太久,各方面反应都慢了半拍,为了万无一失,才自己亲自出手。

    “切,就知道吹牛!”

    陈婉婷白了他一眼,突然看到他胳膊上有一道几公分的伤口,虽已开始结疤愈合,但还是不停的有血液渗出。

    心疼道:“你受伤了?”

    “这点小伤,不碍事!”秦烈大咧咧回答。

    “我送你去医院包扎一下。”

    “不用,这么晚了,就别麻烦医生同志了。”

    “我家里有急救包,去我那里给你简单处理一下。”

    “行,行,没问题!”

    ……

    听到他这么爽快的答应,陈婉婷一愣,片刻才反应过来。

    现在都已经凌晨,回到自己的住处,孤男寡女很不方便。

    而自己主动提出来,他会不会误会自己的想法?

    想到这些,尴尬的开口道:“还是别去了,你不是说不碍事吗?”

    “你怎么能这么冷漠?我受伤这么严重,你居然说出这样无情的话?”

    秦烈猛地坐直了身子,一脸不满的反问。

    陈婉婷哭笑不得,心想说不碍事的是你,现在说严重的也是你,明显就是没安好心!

    “去可以,但不能有别的想法。”

    “什么想法?到底什么意思?”秦烈装糊涂。

    “就是我只给你包扎伤口,但不能在一个房间……”

    陈婉婷还是属于那种矜持含蓄的女孩,话语不好意思说的太直接。

    即便这样的表达,已经俏脸通红。

    虽然与秦烈已经有过一次关系,但那完全是在酒醉不醒的情况下,为此她还一直都后悔自责。

    “哦,我明白了,你说的是上床吧?”秦烈故作恍然大悟道。

    “……”陈婉婷心想,有必要说的这么直接吗?

    当然也暗自后悔,明知道他这德性,偏偏给了他发挥的空间!

    果然,秦烈坏笑着继续道:“身为一个老总,怎么能有这么龌蹉的想法呢?当然,如果你有这方面需求的话,我虽然受了伤,但完全可以轻伤不下火线……”

    “住口!”陈婉婷恨不得将他在车上扔下去!

    ……

    生气归生气,她自信还是了解秦烈,只是满嘴跑火车的胡闹,并不是那种卑鄙的小人。

    秦烈上次来过她租住的房子,所以并不陌生。

    两人回来之后,他先是去冲个澡,而陈婉婷去房间找药箱,准备给他处理伤口。

    “你……耍流氓,怎么能不穿衣服便出来?”

    当她看到秦烈只穿着小裤裤大大咧咧走出来时,立刻俏脸通红,惊慌失措。

    “我这不穿着吗?”秦烈看了看小裤裤回答。

    “你这也叫穿了衣服吗?”陈婉婷别过头,不敢正视他,慌乱的反问。

    “游泳的时候,不都是穿这么点吗?”

    秦烈坏笑着继续道:“身为一个老总,你别这么多龌蹉的想法行不行?”

    “这里不是游泳馆,是我家,你穿成这样就不行!否则就出去!”

    谁有这么多龌蹉的想法?听到他这话,陈婉婷真有种冲上去掐死他的冲动!

    当然也知道,耍嘴皮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能强硬的威胁。

    “可我没衣服穿怎么办?总不能再把脏衣服穿上吧?”秦烈故意露出无辜的神情道。

    “你怎么不早说?我爸有件睡衣没穿过,去给你拿!”陈婉婷说完后,站起身来向卧室跑去。

    很快便拿出一件崭新的睡衣,扔给了他。

    ……

    其实伤口并不深,尤其是对于秦烈来说,这点伤简直微不足道。

    可陈婉婷包扎的依旧小心翼翼,清洗伤口,抹上消炎药粉,最后用纱布包好,颇有一番专业护士的水准。

    在别人眼中,她是老总的女儿,应该像那些白富美一样,被万般宠爱,衣食无忧。

    却并不知道,陈婉婷从小母亲早逝,爸爸又忙于创业,根本没人照顾,也养成了独立的性格。

    包扎完伤口后,两人各自回卧室休息!

    不可否认,对于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来说,秦烈几次想要进入陈婉婷的房间。

    可这丫头一脸严肃,严防死守的样子,加上经历过紧张的生死搏斗,身心有些疲惫,也就彻底打消了这想法。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陈婉婷已经去上班,在餐桌上摆着热好的牛奶及汉堡。

    凳子上放着一套衬衣西裤,虽不是新买的,但却洗的干干净净,不禁更加喜欢这丫头的细心。

    衣服穿在身上还算合身,吃了早饭之后,秦烈便向公司赶去。

    “小秦,过来过来,咱俩说说话!”

    公司门口,正好遇见王大伟,他挥了挥手招呼道。

    “怎么了王科长?今天这么有闲空?”秦烈皮笑肉不笑走了过去,话里有话问道。

    王大伟一愣,心想,尼玛的,果然是飘了,跟我说话都这牛逼哄哄的态度?

    “你又不是没在咱保卫科呆过,平时不就是这样吗?”

    没办法,谁让人家是老总的红人呢?他还是尴尬的笑着回答。

    “就是平时工作太懒散,才会没有提升的机会啊!”秦烈故作不屑的语气道。

    王大伟深深吸了口气,努力压制着想要抽他一个耳光的冲动,心想,你工作积极吗?当时还不是天天喝茶看报纸?

    @B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