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北宋大丈夫 > 正文 第353章 艳福,不举(为‘淼淼孩子’加更)

第353章 艳福,不举(为‘淼淼孩子’加更)

    从来到大宋之后,沈安始终觉得不踏实。

    从一个现代化的世界来到了大宋,这一切就像是做梦。

    他无数次掐自己,甚至还用刀子割过手指头。

    很痛!

    他还会憋气,憋的忍无可忍。

    很难受!

    可这个世界依旧在。

    他是长发,穿的是袍子。

    然后他就庆幸着,庆幸自己的脑后没有那条猪尾巴。

    所以他喜欢看热闹。

    市井嘈杂,他却很喜欢。

    左边有人在吆喝降价,右边有人在喊着不过日子了,全部大减价。

    中间……

    一个柔软的身体就扑进了他的怀里,随即香味扑鼻。

    “呀……”

    这声娇柔的惊呼让人不禁要腿软,沈安低头,就见到了一张俏脸。

    这张脸上全是惊惶,让沈安想起了雏鸟。

    从鸟窝里跌落下来的雏鸟就是这个模样。

    那小嘴微微张开,双手竟然抱住了沈安的腰背……

    “好艳福!”

    边上有人起哄喊道。

    “好漂亮的娘子,咦!看打扮还是没成亲呢!那少年,你有福气了。”

    一阵喧闹之后,少女挣扎着站直了身体,那娇弱的模样让人心生怜惜。

    “多谢郎君相助,奴失礼了。”

    盈盈福身间,少女已经恢复了镇定,只是脸上还飘着些红晕。

    “小事罢了。”

    沈安微微颔首,就准备继续逛。

    可那少女却没走,而是问道:“敢问郎君姓氏,奴也好请人送些礼物来道谢。”

    “不必了。”

    世上的女人千万,再博爱的男人也无法一一兼顾,所以专一就是博爱。

    少女抬头,眼中多了水光,看着楚楚可怜:“郎君莫不是看不起奴吗?”

    边上有人看不过眼了,就喊道:“小娘子,这位是沈安沈待诏。”

    “他就是沈安?”

    围观者里一阵喧哗,少女再次福身,喜滋滋的道:“奴早听过待诏的威名,今日竟然得以一见,喜不自胜,回头奴……”

    沈安皱眉道:“没什么回头,沈某很忙,没工夫接待。”

    他觉得这女人不对头。

    大宋的女人虽然约束相对明清时要少,可这等缠着男子不放的行径还是有些古怪。

    只是撞了一下而已,若是那些倨傲的女人,说不得就会撒泼,说什么你耍流氓,调戏妇女什么的。

    可这个少女却再三不走……

    你这个胆子太大了些吧?

    还是杨家的妹纸好啊,被哥调戏了也只是瞪两眼。

    沈安自动忽略了那天杨卓雪故意滴落些醒酒汤的举动,然后不禁大乐。

    这媳妇大抵是没跑了,只是先前他习惯性的说了些套话,却被包拯信以为真。若是杨继年知道并赞同的话,我特么何年何月才能有人暖被子啊!

    沈安觉得自己是作茧自缚,心情就有些郁郁,然后习惯性的伸手出去推开身前的人。

    “哦!”

    少女被他无视了,只是轻轻一推,就跌跌撞撞的到了另一边。

    沈安扬长而去,那些围观的人开始是惋惜,后面有人说道:“这女子我见犹怜,沈安竟然能视若未见,可见意志坚定,人品高洁。”

    于是一阵风吹过,沈安人品高洁的名声又起来了。

    等传到了杨家,李氏叫人去打听了详细,然后赞道:“果然是好姻缘!”

    这年头的男子,但凡有点钱的,都喜欢去青楼里捧场。

    如沈安这等真的少见。

    连赵祯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都赞了一句‘少年正气’,传出去后据说气坏了那些自诩京城俊彦的年轻人。

    所谓的京城俊彦,自古以来都是个热门话题。

    但凡王朝,京城必然是繁华之地,于是难免就有人会给自己弄些封号,自以为豪。

    有人曾说沈安就该在京城俊彦里占据一席之地,可那群自封的俊彦们却视若未见。

    沈安也听过这些传闻,嗤之以鼻而已。

    那些所谓的公子哥都不是好鸟,他可不想和他们并列为伍。

    转悠了一圈之后,他心满意足的打道回府。

    “求婚书已经给了包公,这事儿应当是没差了吧……”

    沈安嘀咕着,就听前面一声喊:“救命……”

    前方一辆马车正在加速,看车夫的模样,分明就是控制不住了。

    一张有些熟悉的俏脸从车窗里探出来,四处呼救。

    沈安一见就乐了,“这不是先前那女人嘛,这运气好的。”

    姚链嫌弃的道:“郎君,这女人丑。”

    沈安骂道:“在你的眼中就二梅最美!”

    姚链点头道:“是啊!郎君,二梅却不肯嫁给小人,小人……苦啊!”

    沈安说道:“这事谁都管不了,自己下功夫吧。”

    咿律律!

    周围的百姓怕被撞上,于是都跑了。

    沈安几人站在原地就显得格外的显眼。

    沈安的坐骑被后面的陈洛牵着,此刻竟然也发飙了。

    沈安玩味的说道:“放开它。”

    陈洛的手一松,那马就径直冲了过去。

    “这是要干什么?”

    “两匹马要打架,快跑!”

    众人纷纷避开,然后就见那死马跑到了大车的侧后方,掉转头来和马车一起跑。

    你说它跑就跑吧,这货竟然甩甩屁股,和那拉车的马耳鬓厮磨……

    这怎么像是在调戏呢?

    拉车的马渐渐的恢复了正常,众目睽睽之下,车夫拉了拉缰绳,马车总算是停住了。

    那少女惊惶不安的道:“多谢沈郎君,今日若非是沈郎君,奴早就死了,回头……”

    “你要感谢它吗?”

    沈安牵回了那匹马,一巴掌拍在它的后脑上,说道:“它被阉了,所以你想给它找匹母马也不成……”

    这话不大对,少女还准备说话,沈安森然道:“这等英雄救美的小把戏也敢拿出来耍弄,若非是人多,某弄死你!”

    “啊!”

    那少女一声惊呼,人就缩了回去,随即车厢里就传来了碰撞的声音。

    大抵是撞到了脑袋,那惨叫声越发的尖利了。

    车夫惊讶道;“你吓到了小娘子!”

    沈安喝道:“先前撞到了某的怀里,双手还搂着某的腰,转过头马车就直冲着某来了,一个时辰之内巧遇两次,而且都是危险之中,你当沈某是傻子呢?”

    姚链狞笑着揪住了车夫,劈手两巴掌打的他眼冒金星,然后才骂道:“竟然是设套坑人的,若非是我家郎君识破了,今日此事就再也脱不开身。滚!”

    旁观者里有人知道先前的事,一说出来后,顿时一阵奚落。

    “这是想嫁给沈待诏啊!都上杆子了。”

    “主动投怀送抱,大伙儿认清了啊!这等女子万万不能沾染。”

    “沈待诏,这女子长的还行,您就勉为其难把她给收了呗!好歹能暖暖被子。”

    沈安一脸正气的说道:“某岂是那是好色之徒?”

    “好!沈待诏果然是君子,竟然坐怀不乱。”

    君子沈安此刻觉得有些骚动,就骂道:“谁特么弄的这个坑,老子诅咒他不举!”

    ……

    “那女子私下拜你为父,此事莫要声张,等沈安沉浸于美色之中无法自拔时,就迫他尽快成亲,一旦成亲……那不就是一家人了吗?哈哈哈哈!”

    赵允弼大笑着,幕僚笑道:“那女子乃是倭女,前次他们调教好了,准备卖个大价钱,只是……后来就砸在了手中。等沈安娶了此女,咱们用她的身份威胁,那还不是任由咱们摆布。”

    “上次正义凛然的说什么要提防倭女作乱,可自家却娶个倭女,说出去他这人就废了。”

    赵允弼问道:“那女子的身份可稳靠?”

    幕僚自信的道:“郡王放心,那户籍任谁都挑不出毛病来。”

    “好!来人,送酒来。”

    赵允弼心情大畅,不禁就喝了个半醉。

    幕僚作陪,两人一直喝到快午时,外面来了人。

    “郡王……”

    来人一脸惶然的道:“失败了。”

    “什么?”

    赵允弼醉眼朦胧的喝道:“什么失败了?”

    来人低头道:“那女子勾引沈安失败。”

    噗!

    赵允弼一口酒水就喷了出来,幕僚见不是喷血就安心了些,然后不敢相信的说道:“那女子这般貌美,别说是沈安,某见了都动心,为何会失败?”

    来人一直跟在马车的后面,一举一动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第一次沈安没动心,后来就安排了第二次,惊马。可沈安的坐骑却……”

    他不知道怎么形容,“是……贱,对,沈安的那匹马贱的很,去磨蹭了几下,才将被针刺的那匹拉车的马竟然就温顺了。沈安过去……说这是坑人的圈套,还说……”

    赵允弼面色铁青,只觉得脑袋昏沉,就喝道:“还说了什么?”

    来人说道:“还说此事是谁谋划的,就诅咒他不举。”

    赵允弼心中失望,就起身道:“黄口小儿,胡言乱语。”

    他越想越气,奋力把酒杯砸在地上,怒吼道:“找女人来!”

    少顷几个女人就来了。

    “见过郡王。”

    这是机会啊!若是能怀孕,以后可就飞黄腾达了。

    幕僚等人退下,就听到里面一阵女人的尖叫和布帛被撕破的声音。

    “郡王,来啊!”

    这声音太娇了些,幕僚觉得身上有些发热,就准备去找自家媳妇发泄发泄。

    “郡王,您怎么石更不起来了……”

    “胡说!躺好!”

    ……

    “不好啦!郡王不举了……”

    ……

    感谢阿颜的盟主打赏,本来在吃药,一看多了个盟主,还是个美女,顿时精神抖擞……

    第三更送到,明天继续。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