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北宋大丈夫 > 正文 第490章 鳄鱼的眼泪
    一夜好睡,赵仲鍼醒来时,就见王雱在井边转悠。

    “……小子对大学颇为迷惑,里面说要做事先修身,欲修身,必先正心。欲正其心,必先诚意。欲先诚意,先致其知,而致知在格物……小子窃以为这是正论。可若是要先正心修身的话,小子妄言,世人罕有能如此……说慎独,可世间有几人能做到?小子时常感到迷茫,还请先生教我。”

    正在打哈欠的赵仲鍼不禁愣住了,然后觉得这货真的是不地道。

    沈安说过世间并无真正的君子,若是有,那必然是人偶,没有自己的思想。

    因为是人就会有私欲,私欲一起,则心神必然动摇,此时谈什么君子?

    君子从不是强迫而来的,若是强迫而为,那是书呆子,于国于家毫无用处,废物罢了。

    井里传来了司马光的声音,听着有些沉闷:“心先正,心正方能身正,这是万物之基。若是心不正,一切皆是虚幻……所谓诚意,所谓格物致知,从幼时便要开始,可这与诚意和心正并不冲突,要并行……如此方能心身合一……”

    王雱皱眉道:“司马光此言颇有道理。”

    这种钻研人生大道理的事却不是少年人所喜欢的,这时前方有人开始做饭了,王雱吸吸鼻子,赶紧去弄吃的。

    一个皇城司的人在做早饭,王雱过去看了一眼,竟然只是把干饼子热一下,然后还有些咸菜干。每人两张饼,一根咸菜干,好像是咸萝卜。

    王雱咬了一口咸萝卜,味道意外的好,只是那饼子很难吃。

    勉强吃了个七成饱,王雱和赵仲鍼就去了井边。

    张八年走过来问道:“如何?”

    赵仲鍼说道:“此事倒是有办法,只是不知道他是否能承受。”

    有办法了?

    张来。”

    赵仲鍼探头往下面看了一眼,问道:“下面可冷吗?”

    “不冷,暖和!”

    井上寒风凛冽,井下竟然不冷?

    “这水井废弃多年了,早就没了水汽,干的很。”

    若是有水汽,寒气就会侵袭。

    这样倒是简单了。

    赵仲鍼一脸正色的问道:“先前拉的时候还差多少?”

    司马光想了想,“不多。”

    赵仲鍼点头道:“如此某就有办法了。”

    一群皇城司的糙汉子在看着他,不相信这位宗室子有办法把司马光解救出来。

    咱们一群人都没办法,你就学了那个狗屁的杂学……就以为自己才高八斗了?

    赵仲鍼说道:“第一,从此刻起,只给喝水,不给吃东西。第二,别围在周围,挡住了空气流通。”

    “就这样?”

    张八年觉得这事情不大靠谱。

    “这不是辟谷吗?”

    “咦!难道是想把司马公给饿瘦了?”

    “这得饿到什么时候去?”

    “别饿死了……”

    “饿成皮包骨头了倒是能拉上来,只是那得熬多久?”

    “……”

    众人一阵议论,张八年也觉得心中没底,可目前大家对司马光的困境并无好办法,所以……

    他走到枯井边,冲着下面说道:“司马谏院,可能饿几日吗?”

    下面的司马光已经听到了刚才赵仲鍼的话,他说道:“此事……沈安可在?”

    你竟然信任沈安?

    司马光和沈安有过几次矛盾,这样的情况下,司马光竟然选择信任沈安,不得不让张八年有些发蒙。

    于是张八年再次回京,正好逮住了刚到家的沈安一起进宫。

    “饿几日?”

    赵祯自然是不懂减肥的,更是没好好的体验过饥饿的痛苦。他下意识的摸摸肚皮,问道:“饿几日就能瘦下去了?”

    沈安在心中大骂着赵仲鍼和王雱,可此刻却只能为他们背书:“陛下,这人他分为正常和干瘦,第三种就是肥胖。司马光有些胖,腹部大多是脂肪。而要想消耗脂肪,就必须节食或是操练。司马光自然是不操练的,如此可辟谷……不,是节食。”

    “节食能让肚子变小?”

    人上了年纪就有小肚腩,赵祯也不例外,他看着自己的肚子,觉得这是福气的象征。

    沈安用力的点头道:“能!”

    能不能的他也没减过肥,不过那些风风火火的宣传倒是看过不少。

    减肥先减肚子,节食先瘦肚子,这些观念到处可见。

    就算是不能他也得为赵仲鍼那小子背书,到时候还拉不上来……

    “到时候……若是还拉不上来呢?”

    赵祯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沈安认真的道:“官家,若是还拉不上来,那就说明司马光太胖了……”

    若是还拉不上来,那就还得继续减,只不过那时候得吃东西,少量的吃。

    赵祯捂额惆怅,此时现场没有多余的臣子,陈忠珩也敢说话了,“官家,大家都没办法,这个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是啊!都没办法,再不行动,司马光还能支撑多久?

    “去吧。”

    赵祯同意了这个方案,甚至还叫陈忠珩去华原郡王府问赵允良父子关于辟谷的反应,结果把那对父子欢喜的不行,把自己辟谷的经验几乎是倾囊相授,然后在家里翘首以盼着好消息。

    他们以为这是官家对自己的看重,可在府中辟谷的他们却不知道司马光掉井里去了。

    “……官家,华原郡王说饿三四日无事,若是每日还能吃些果子,那四五日也还行……”

    赵祯终于放心了,可宰辅们却有些不解。

    “这是要把司马光变成瘦子?可老夫怎么觉着他还没来得及变瘦……估摸着就得变死人了。”

    这里是政事堂,曾公亮毫不忌讳的在说着司马光的生死。

    韩琦也撕下了面具:“两个少年在弄鬼,老夫自然是不信的。可沈安为何说好?那是他的杂学,赵仲鍼和他交好。谁都能反对,就他必须要说好!”

    这就是背书!

    管逑你正确与否,哥先给你点个赞,当然,叫六六六也行。

    欧阳修不说话,因为他也觉得不靠谱。

    在场的三位都是大腹便便,脱了衣服就能看到那松弛而肥硕的肚腩。他们也曾经为肚腩苦恼过,可没法啊,怎么都弄不下去。

    可沈安竟然说饿几日就能瘦肚子……

    这几位位高权重,自然不会饿着,所以对此嗤之以鼻。

    你难道是想骗我们去辟谷吗?

    ……

    沈安一溜烟就去了城外,等看到那个飞起的小村时,周围已经被皇城司的人安营扎寨了,到处都是帐篷。

    “见过待诏。”

    “待诏您总算是来了啊!”

    “……”

    皇城司的人都有些如释重负的意思。沈安心想这是怎么了?难道司马光撑不住了吗?

    他走了过去,等看到那口枯井时,也看到了赵仲鍼和王雱。

    赵仲鍼趴在井口边上冲着下面喊道:“……司马谏院,可能拉吗?对,先解开裤头,注意要提住裤头啊!双腿往前一些,翘着……好,试试,保证不会拉在裤子里……”

    王雱在边上摆弄一个男子,让他做出双腿前屈的姿势,随即令人拿着石头从他的臀部那里掉下来。

    “安心,不会掉裤子里!”

    老子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啊!竟然认识这么两个小畜生!

    沈安见他们在摆弄这些,不禁恶向胆边生,想一脚一个把他们踢到枯井里去。

    随后王雱和赵仲鍼就捂着鼻子回来了,见到沈安后,两人都板着脸,“安北兄来的正好,还请指点。”

    我指点个什么?

    到了这个时候,沈安也只能一路挺到底了。

    “这样处置极好。”

    可等到了僻静处后,沈安却怒了,一人一脚。

    “司马光的肚皮脂肪肥厚,强行拉上来,就算是拉伤了也无事,丢医馆里养十天半月的自然就好了。你们俩……脂肪的构造没给你们说过?”

    王雱打开折扇扇了几下,说道:“安北兄有所不知,若是硬拉的话,如何能显出杂学的本事来……他们不知道人不吃东西先瘦的是肚子吧……可咱们知道啊!”

    沈安一脚踹去,骂道:“你这是以为自己是神仙了?滚!”

    来自于后世的杂学里,有许多知识点很神奇,王雱开始是敷衍,等那些知识点被一一验证了之后,这厮就愈发的仙风道骨了。

    哥的智商能碾压天下所有人,现在学了这个杂学,得知世界万物的本源,和你们普通人的距离越发的大了,这寂寞谁人能懂?

    一脚踹飞这个嘚瑟的家伙,沈安目光不善的盯住了赵仲鍼。

    赵仲鍼一脸诚恳的道:“安北兄,那司马光怕疼啊!小弟最见不得人惨叫,一听到就心疼……而且小弟还见不得血,想着把他血淋淋的拉上来,小弟这心里就……”

    沈安盯着他,冷冷的道:“眼泪呢?别光吸鼻子,流几滴鳄鱼的眼泪给我瞅瞅。”

    赵仲鍼一脸无辜的问道:“什么是鳄鱼?”

    沈安下意识的解释道:“就是鼍龙。鼍龙流泪不是伤心,它的眼睛上有一层透明的膜,潜水时膜就挡住眼睛,上岸时那层膜就用来保护眼睛,此时就需要泪水来润滑……还有,鳄鱼进食的时候会流泪……”

    赵仲鍼好奇的问道:“这是为猎物流泪?”

    他双手合十,虔诚的道:“是个好人,不,是条好兽。”

    呃!鳄鱼的眼泪在后世代表的是虚伪啊!

    沈安说道:“不,鳄鱼吃了猎物之后,身体里的盐分会增加,所以它需要流泪来排出多余的盐分。”

    “安北兄大才,小弟今日总算是知道了鼍龙流泪的奥秘……”

    王雱在边上冷笑着,赵仲鍼冲他使个眼色。

    别打扰我忽悠人……

    沈安已经成功的忘掉了自己想收拾这小子的事儿。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