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北宋大丈夫 > 正文 第831章 北宋巨星
    正文

    “某真不知道啊!”

    苏轼真的不知道陈钟等人为何要降价。

    “大概……”他想了想,“大概是义气吧。”

    “义气?”赵顼纠结的道:“一面之交就能让你一万余贯……这不是义气。”

    这特么是傻子啊!

    苏轼无奈的道:“某就是这么拿到的文书。”

    哥就是这么牛叉,怎地?

    赵顼急匆匆的回去了,折克行也要回万胜军,稍后就只剩下了沈安和王雱两人在‘审问’苏轼。

    一番话问下来,王雱还在持阴谋论,沈安却已经若有所思了。

    “喝酒!”

    三人一顿酒喝得醺醺然,王雱说到了自家的事。

    “我娘在寻女人。”

    王雱有些颓废,沈安劝道:“那是妇人,你是该找个女人了,成亲之后,有了孩子之后,你自然不会再想这些。”

    人一生就是这么回事,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但也别看低,无愧于心就好。

    而苏轼却丝毫没烦恼,竟然用筷子敲击着案几唱歌。

    一夜好睡,第二天早上,苏轼洗漱之后跟着吃早饭,果果羞他:“子瞻哥哥早上睡懒觉。”

    苏轼拿着个羊肉包子,大言不惭的道:“果果你这就不懂了吧,人生在世就要高兴,你想想啊!你不高兴谁难过?”

    果果在喝粥,闻言皱眉想了想,“嗯……哥哥会难过,嫂子也会难过……陈大娘也会难过……花花会难过……绿毛……不知道。”

    “对啊!”苏轼得意的道:“都是在意你的人难过,可你想让他们难过吗?”

    “不想。”果果想通了,“那就让对头难过……”

    “聪明!”苏轼赞道:“可对头要怎么才会难过?你高兴他们就难过,明白吗?”

    沈安在边上听到这话,不禁为苏轼豁达的生活态度感到了由衷的钦佩。

    这货以后一路倒霉,被发配到各种倒霉地方。可他每到一个地方就会去发现、去寻找自己的乐子,什么东坡肉……这年月,在沈安弄出炒菜之前,谁乐意吃猪肉?苏轼就是穷的,可他却穷得乐观,发明了东坡肉,用别人不屑吃的猪肉做出了美食。

    好个苏东坡啊!

    沈安笑着,等苏轼去上衙后,和王雱说道:“那是粉丝。”

    “什么粉丝?”王雱也准备去书院,闻言想了想,“上次你做的那个叫做什么……粉丝丸子汤,味道不错。”

    “就是……仰慕子瞻的人。”

    “那有什么?”

    王雱觉得这不算什么,打个招呼就走了。

    “你们不懂什么叫做粉丝啊!”

    粉丝会发狂的。

    那些有钱的粉丝别说是一万多贯,十万贯也出得起啊!

    苏轼是谁?

    若是把数百年国祚的宋朝比作是一个流量网站,那么苏轼一人就占据了三分之一的流量,每天无数粉丝为他刷礼物,高喊666.

    他的粉丝众多,从市井百姓到官员;从重臣到……到后宫的女人。

    从曹太后到高滔滔都是他的粉丝,苏轼的文采魅力由此可见一斑。

    当然,苏轼自己没当回事。

    他一路到了御史台,杨继年已经等候他多时了。

    “子瞻……听闻你昨日和房主饮酒了?”

    杨继年觉得苏轼这性子极好,但却过于大大咧咧,容易吃亏。

    “喝了些。”苏轼一天两场酒下来精神抖擞,只是想着昨日没见到儿子苏迈,不知道那小子可想自己了。

    “年轻人少喝酒才好啊!”杨继年的话不多,最后问道:“可吃亏了吗?”

    他的目光看着苏轼的身后,苏轼捂着屁股低声道:“杨御史,某不喜龙阳……”

    杨继年差点忍不住想翻个白眼,拱手道:“有事说话。”

    苏轼笑道:“多谢多谢。”

    他笑的很是自然,让人见了如沐春风。

    “苏轼!”

    春风在身后的声音中变成了寒风,苏轼这才知道杨继年看自己身后的意思。

    身后站着昨日挤兑他的御史陈太。

    “听闻你昨日饮酒……可谈下来了?”

    陈太笑得很是和气,但周围的人却知道这是进攻之前的调整。

    此刻越和气,稍后就越凌厉。

    “谈下来了!”

    苏轼觉得这不算是事,不过陈太这人有些讨厌,他却忍不得。

    他的性子就是这样的爱恨分明,后来因为乌台诗案差点被干掉,若非粉丝众多,其中的大v粉丝曹太后给力,他大抵就得提前完蛋了。

    陈太笑道:“多少钱?”

    “自己问去。”

    苏轼是豪爽,可却爱憎分明。

    对于不喜欢的人,他连一句话都不想多说。

    “这是心虚了吧?”

    陈太大喜,说道:“此事要想知道也简单……”

    苏轼去找上官告假,说是去官府弄契约。

    “谈成了?”

    上官很纠结的问道,不知道该盼着苏轼倒霉还是走运。

    “是啊!”

    苏轼笑呵呵的。

    “去吧。”

    于是苏轼快乐的去办契约,陈太叫了小吏去跟着,随后就等待消息。

    “苏轼那人目中无人……”

    “可你这般弄,是想捅给那些宗室吧?”

    “没错,那些宗室正在惶然,若是得知了此事,苏轼倒霉只是其次,沈安会焦头烂额……他是能用钱去填补,可名声呢?”

    陈太和几个同僚笑谈了几句,晚些就见小吏回来了。

    “那事是真的!”

    尼玛!

    陈太和几个官员面面相觑,小吏是跑着回来的,所以喘息了一会儿。

    杨继年出来了,看似不关心,可却悄然往这边走。

    不少人都出来了。

    御史台被沈安羞辱数次,若是陈太能给沈安一家伙,那就是功臣。

    “真的。”小吏说道:“苏御史刚办的契约……白纸黑字啊!有人在边上算了,少说省了一万六……一万六啊!”

    “你莫不是看错了?”陈太退后一步,觉得这事儿不大对。

    “谁是傻子?凭什么要便宜那么多?”

    “就是,没这个说法!”

    “莫不是沈安出手了?暗地里给钱……”

    “对,定然是这样。”

    “可苏轼却不肯这样啊!”

    “对,旁的不说,苏轼的性子却不肯舞弊,那对他来说就是屈辱。”

    “那……那是为何?”

    陈太冷笑道:“你等都看错了苏轼,知人知面不知心……”

    苏轼正在走来,听到这句话就愕然道:“为何这么说某?”

    他一般很少口出恶语,所以才觉得陈太这等人不可理喻。

    按照他的想法,要多愤世嫉俗和心理扭曲才会对这个世间那么愤恨啊!

    嗯,心理扭曲这个词是沈安说的,极为贴切。

    于是他的大嘴巴属性发作,随口道:“你这是愤世嫉俗和心理扭曲,这是毛病,得治……可知道哪里的郎中好吗?某也不知道,因为某没这个毛病……”

    呃!

    说完苏轼就有些后悔了,觉得和自己豪爽的性子不搭。

    不过想起陈太这人的讨厌,他又原谅了自己。

    “心理扭曲……这是什么意思?”

    “心理……你懂的,扭曲,就是……哎,没法说了。”

    “就和常人不同。”

    “苏轼!”陈太指着苏轼喝道:“某与你……”

    “官家遣人去问话了。”

    卧槽!

    这事儿竟然惊动了官家?

    众人一阵面面相觑,只得等着。

    午时,大伙儿出来准备去弄点东西吃。

    虽说中午不该吃饭,可好歹弄碗汤饼吃吃也好啊!

    “消息来了。”

    那边问话的消息传来了,众人纷纷涌过去。

    “那几人说是仰慕苏御史的才学,都不差钱,本想送的,可想着宗室也不差钱,于是就减免了一半,算是给苏御史面子……”

    “这是谎言吧?”陈太觉得这事儿真心不靠谱,“谁仰慕也不会出一万多贯钱吧?这不是……呵呵!”

    传话的小吏认真的道:“其中一人收集了苏御史的字画……共计五十多幅,都是高价买的,最早的是从眉山那边传过来的几幅字……”

    卧槽!

    这是……这仰慕的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竟然这般痴情!

    若是沈安在,定然会说这是狂粉丝。若是子孙保存好这些东西,别说是几套宅子……奢华的私人飞机都不是事!

    众人看着苏轼,只觉得此人突然离自己好远。

    他竟然有仰慕者愿意出一万多贯钱,我呢?

    一百贯成不?

    怕是危险吧。

    这人比人为何就那么气人呢!

    陈太的面色微变,说道:“此事……怕是有情弊,那沈安手段阴狠,说不定是他的布置……”

    反对沈安在御史台几乎就是政治正确,可这话也说得太过了。不过众人想起陈太先前说要认错来着,于是都退后一步。

    死道友不死贫道啊!

    陈御史,你好自为之!

    “荒谬,无耻!”

    苏轼终于忍不住开骂了:“就你这样的,在安北的面前不过是蝼蚁一般罢了,井底之蛙,也敢大放厥词吗?某若是你,早就羞愧难当,一头撞死在御史台外面!知道为何要撞死在外面吗?因为你死在里面都是给御史台丢人!”

    卧槽!

    众人心中骇然,这是苏轼?

    一番话说得让人身上冒冷汗,这是苏轼?

    瞬间不少人重新定位了苏轼。

    此人平时看着豪爽,不拘小节,可却不是好欺负的,这不陈太就撞上去,被一番话说得面红耳赤的。

    而且经过此事之后,苏轼的名声又上了一个台阶,以后……

    以后就成名士了啊!

    仰慕者愿意出一万多贯的名士,大宋有几个?

    “放屁!”

    众人正在羡慕着,那边的陈太就喷了苏轼。

    苏轼会怎么反击?

    众人拭目以待,苏轼走过去,扬起手,用力挥下。

    “啪!”

    这就是来自于苏轼的反击!

    ……

    晚安,求月票。@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