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军嫂 > 第940章
    “大凯,怎么办?云哥有危险了。”

    纸盒箱厂的大门外,筱泽云带来的几个弟兄焦急的盯着大凯,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好了。

    大凯是他们中除了筱泽云之外的第二领袖,如今云哥遇险,大伙也只能听他的了。

    大凯望着大门的方向,眯了眯眼睛,“没办法了,事到如今,咱们也只能跟他们拼了。”

    话音刚落,只听‘嘭’的一声响,大凯瞬间扑倒在地上。

    “大凯……”众人惊呼。

    随即,后知后觉的回过头。

    不远处,一伙儿全副武装的人正端着木仓瞄准他们,为首的一个操着一口标准的东北话,猖狂大笑奚落,“跟我们拼了?你们群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王八羔子,你们搁啥跟我们拼?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你妈没教过你吗?”

    “嘿,这老毛子武器还怪好使的,一下子就干灭火一个!”

    “我操你大爷的。”跟大凯最好的兄弟明亮眼见得大凯不行了,又听到这群东北佬奚落他们,火了,拔出随身携带的木仓,准备替大凯报仇。

    然,还没等把家伙式拔出来呢,对面的人都集中对他开了火。

    “嘭嘭嘭嘭......”一阵密集的响声后,明亮也倒下去了。

    “找死!”对面骂骂咧咧的,“喂,你们几个,识相的就赶紧蹲地上,把武器交出来。”

    剩余的几个弟兄看到明亮也死了,心里恨的要命,虽然恨,但事关生死,他们也不得不含恨解下腰间的武器,扔在地上,然后抱着头蹲下。

    “嘿嘿,本来还以为首都来的有多厉害呢,整了半天是一帮怂包,就这样的熊货还敢跑咱底盘上得瑟,这不是上杆子来送死吗?”有人大声奚落。

    弟兄们愤怒的闭上眼睛,只恨不得把这些东北佬生吞活剥了。

    然而,现实却不允许他们这么做,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性命着想,还是忍忍吧!

    院子里,筱泽云正以一敌十,跟黑皮那伙人以命相搏呢。

    筱泽云很能打,十几个人围攻他一个,居然占不着他半分便宜,只是那些人都是车轮似的上来战斗,打一会歇一会,只有他,一刻不停的跟他们厮打搏斗着,一刻都不能停息,若停下半刻,估计就得被人给乘机打倒了。

    乔五金刀大马的坐在一张水貂皮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看戏似的看着他的手下们前赴后继地围攻筱泽云,一边看一边说风凉话。

    “啧啧,难怪要找老子单挑,还真挺能打的,可惜了,这么好的身手,今个就得葬送在我们这嘎达了......”

    筱泽云不理会他的冷嘲热讽,继续专心搏斗着,正打呢,大门开了,几个人抬着大凯和明亮走了进来,像扔两个垃圾袋似的把两个人扔在了地上。

    “五哥,这俩咋处理。”

    乔五斜睨了一眼两个已经死掉的人,风轻云淡的说,“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这点事还用来问我吗?”

    “知道了,五哥,我们这就去处理!”几个人抬起大凯和明亮,往厂房里走去。

    筱泽云看到自己的兄弟死了,瞬间心痛如刀割。

    上一刻,他们兄弟还在一起亲亲热热的说等回去了一起去东来顺吃火锅呢,这一刻,竟天人永隔了……

    大凯是家里唯一的儿子,还没有结婚;明亮刚做爸爸,媳妇和女儿还在家里等着他呢,可是他们,却再也回不去了!

    “乔五,你个孙子……”筱泽云大吼一声,一脚踹开了正在与他搏斗的黑皮,猛地向乔五扑来。

    他要杀了他,把他碎尸万段了......

    乔五看到猛扑过来的筱泽云,迅速抬手,只听“砰”的一声,没等筱泽云冲过来呢,人就已经中弹倒下了。

    “呵,杀我?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方……”乔五轻哂一声,缓缓地向筱泽云走去。

    筱泽云艰难的抬起头,“孙子,你别得意太早了。”

    乔五呵呵一笑,走到筱泽云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筱泽云说,“至少,在你有生之年,老子会一直得意下去,至于老子能不能一直得意下去,恐怕你没命看到了......”

    “孙子,小爷还活着呢,咱俩谁先死还不一定呢……”筱泽云捂着汩汩流血的胸口,艰难的站了起来。

    乔五嘲讽说,“都这副熊样了,你还认为你能活得过老子吗?”

    “只要……小爷不死……一切,皆有可能……”筱泽云吐掉嘴里流出的血,狷狂的说了一句。

    “真能吹牛逼,我去你的吧……”黑皮窜出来,冷不丁踹了筱泽云一脚。

    这一脚,正好踹在了筱泽云的伤口上,筱泽云胸口中弹,本就勉强站起着的,哪还经得起这力道十足的一脚。

    被踹中后,他踉跄的向后退了两步,扑通一声倒在院子里。

    “五哥,别跟他废话了,处理掉算了。”黑皮窥着筱泽云,狠狠的说道。

    乔五笑着说,“,也好,还有外面那些,既然他们都是跟他一起来的,就也都跟他一起走吧。”

    这是要把外面的弟兄也都干掉的意思。

    黑皮会意,马上扯着脖子对外面喊道,“五哥有令,做掉。”

    喊声过后,并没有传来意想中的木仓声,反而传来一声惨叫,“哎妈呀,有狼!”

    紧接着,大门外响起了一阵杂乱的木仓声和喊叫声,“快开门,又狼,好多狼.......”

    “艾玛,这咋还有老虎呢......”

    “啊~~~~~还有豹子~~~~~”

    大门被撞开了,十几个人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大叫,“五哥快撤,有野兽......”

    院子里的人听了,都警惕的举起木仓,对准了大门口。

    然而,等了半天,却并没有一只狼一只野兽闯进来。

    乔五皱着眉头,扒拉开挡在他前面的人,冷声道,“咋回事?哪来的野兽?野兽呢?”

    刚跑进来的一个汉子狐疑的探着头,试图看到外面的景象,“对呀,那些野兽呢?咋没追进来呢?刚刚明明窜出来一群狼,还有两只老虎和一只豹子呢。”

    正说着,一群狼和两只老虎,一只豹子不知从哪冒出来了,就那么突然地出现在了院子里,跟变出来的似的!

    那群野兽被送到这里,看到人群后,立刻条件反射般的对他们发动了攻击。

    “嗷——”

    各种野兽呼啸着,箭一般的冲向人群。

    大伙慌了,赶忙一边后退一边开木仓,混乱中,唯有一只雄壮的公狼没有进攻人群,它像一个保镖似的,一直守在筱泽云的身旁,以防他被别的同伴给撕咬了。

    而群狼和两只老虎,一只豹子,则像懂的它的心思似的,没有对筱泽云怎样,只是疯狂的向那群人发动了进攻。

    “嘭——”

    “啊——”

    木仓声和惨叫声不断的响起,厂子里一片混乱,野兽们和乔五的兄弟们各有损伤,还都伤的挺重的。

    特别是被老虎攻击到的那些人,别说是被扑倒咬死咬伤的,就是被它那钢鞭似的尾巴扫到的,都伤得很重,躺在地上只剩下哀嚎的份儿了。

    野兽们也没好到哪去,随着一声声的“嘭嘭嘭”响,它们陆续的倒了下去,死伤惨重!

    一阵混乱后,院子里终于恢复了平静。

    那些野兽们都被打死了,而筱泽云和他的那帮兄弟们,却神不知鬼不觉的都不见了。

    “妈的,这特么的是咋回事?这些畜生是打哪来的?真特么的活见鬼了!”

    今晚的事,让乔五也十分恼火,他一直待在院子里了,可是他明明看得很清楚,那些畜生根本就没进来,而是凭空出现的,真是活见鬼了!

    其他的人也都纳罕不已,“五哥,你说他们是不是使了障眼法,变出这些畜生吓唬咱们啊?”

    “不可能,障眼法变出来的东西都是假的,但那些畜生的尸体还在外头摆着呢,根本就不是障眼法!”

    “可要不是障眼法,那些畜生到底是咋出来的?咱们大伙都看得清清楚楚呢,它们根本没从哪进来,就是凭空在院子里冒出来的。”

    “也可能是筱泽云他们带来的,今个要不是这帮畜生,他们几个一个都逃不了。”

    “你是说,他们千里迢迢的从首都把那些畜生带到咱们黑省?不可能吧?他们要是有这能力,干啥不多带些人呢?人不比畜生更管用吗?”

    一帮人对这群畜生的来历争执不休,当然了,这些人都是没受伤的,死的和受伤的那些,都被送到他们内部的医院去治疗了。

    对于筱泽云被趁乱救走,还有筱泽云那帮手下逃走的事儿,乔五十分闹心,他知道筱泽云的身份,也知道这家伙报复心极强,今个让他逃走了,只怕后患无穷啊!@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