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快穿:这个女配很邪门 > 正文 第1444章 黑道大小姐13
    正文

    许兴洋听着云初这番话,收个礼物还收得那么勉为其难的样子,他真的有种捶胸顿足的冲动。≦看最新≧≦章节≧≦百度≧≦搜索≧≦≧

    要知道这条项链,也花了他两千多块啊,她懂什么,这项链虽然是银制的,可是做工和设计都是很特别的,她怎么一点欣赏水平都没有,竟然还喜欢那种又粗又大的金项链,那不是暴发户才会喜欢的东西么,好歹她也是大小姐,怎么这么粗俗。

    许兴洋觉得自己的脑壳好痛,他和云初完全聊不到一个频道面去,他努力营造浪漫的气氛,但云初总能一句话,把气氛搞僵,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你怎么了?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啊?”云初明知故问。

    “没什么,是突然觉得有点累,云初,你要是不喜欢这条项链,那我下次给你买你喜欢的。”许兴洋强颜欢笑。

    都这种时候了,他也没和云初撕破脸,云初也挺佩服他的毅力的。

    “好啊,既然要买,那不如现在去看看吧,待在这也挺没意思的。”

    “现……现在?现在不去了吧,你看都这么晚了,咱们在这里坐会吧。”开什么玩笑,他现在哪还有那个闲钱带她去买首饰,万一她真的挑些金项链,他付不起钱那不是很丢人。

    “这里有什么好坐的,黑灯瞎火的,万一突然有人冲进来,把你弄死了,再残忍分shi,都没人会知道的,还是走吧。”云初很煞风景的说道。

    许兴洋嘴角止不住的抽动,继而带动整张脸都在华丽的抽动,好在现在天色晚,看不太清他的脸,要是在白天,估计会有人以为他这是要风了。

    “云初,其实我还有些话想对你说。”许兴洋最终还是克服了心里想暴打云初的冲动,继续行使他的任务,毕竟这一个月下来,被云初耍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抗压能力还是强化了许多。

    “说什么?你该不会是想向我表白吧?虽然你这个人还不错,不过我现在还不想谈恋爱,而且我爸说了,男人故意把你带到这种黑灯瞎火的地方,再说些甜言蜜语的话,是想要得到这个女人的身体,你应该不是这种人吧?”云初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通,把许兴洋都给说懵了。

    他都什么还没说呢,被云初给说完了,那他还说个屁啊。

    还有她那个爸爸,跟她胡说八道什么,他对刑云初的身体,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现太好了这么说,那他还如何表白。

    许兴洋现在的心情糟透了,感觉自己精心准备的一切,全都落了空。

    云初见许兴洋只是傻愣愣的不说话,便说道“你还有话要说吗?要是没有的话,那我们回去吧。”

    许兴洋很想回她一句,还说个毛线啊,但一想到自己的任务,他又忍住了。

    可是现在这个任务,看起来也遥遥无期,都这么长时间了,他都没能打动云初,难道说,云初喜欢的不是他这种类型的?

    那他应该如何跟吕颜交待呢,都付出了这么多了,现在要是换个人,不仅他的能力会被质疑,吕颜也会对他失望的。

    许兴洋心事忡忡的带云初回到了医院,接下来的几天,许兴洋还是照例给云初送饭,但也不像之前那么热情了,大概是他也认识到,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冷淡了下来。

    云初的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再过两天能出院了,云初决定出院后,先去把那条项链找出来,弄清楚那条项链有什么用较重要,吕颜那么想要那样项链,那说明项链肯定有很大的价值在,否则,她不可能这么费劲心机,到现在还留着她的小命。

    至于邢父的那些手下,云初也不急着回去,回去了也是被要求做这个,做那个,像个傀儡一样,任他们摆布,他们不过是想找个合理的继承人一样,不落人口实行,所以根本不会在乎云初的感受。

    出院这天,云初没有等许兴洋来,自己出院了。

    等许兴洋到了医院,早已人去床空,许兴洋赶紧给云初打了电话。

    云初此时正坐在出租车,看见许兴洋打来电话,勾了勾嘴角,然后慢吞吞的接听了。

    “云初,你怎么自己出院了,你现在在哪?”

    “我腿好了,当然出院了,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你出院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啊,我好替你办出院手续,然后送你回家啊,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出院。”许兴洋心里气的要死,他给云初当牛做马这么多天,她出院了,居然都不告诉他一声,这么悄咪咪的走了,简直没把他放在眼里。

    “不用了,那太麻烦你了,虽然是你害我住的院,可是你也赔偿我了,而且这一个多月一直都在照顾我,你该做的已经做了,你不用觉得愧疚,你做的已经很好了。”云初很‘善良’的夸奖了许兴洋。

    许兴洋此刻有种想摔电话的冲动,他哪时百觉得愧疚才照顾云初的啊,他特么是想泡她,这个女人是真傻还是装傻啊,搞了半天,自己忙活了一个多月,在她这里,是愧疚,他有什么好愧疚的,赔偿了她三十万,早足够了,还忙前忙后,买这买那的跑了一个月,要是所有肇事者都像他这么尽心尽力,这个国家早和谐了。

    “云初,你这腿伤刚好,不便到处跑,你告诉我你现在在哪?我过去找你。”

    “医生说了,没什么问题了,我只是骨折,又不是断腿,没那么严重,再说了,你找我干什么?”云初问道。

    “是……是没那么严重,但也要注意啊,云初,咱们现在也算是朋友了,这朋友间互相关心,那也是应该的,你说是不是。”

    “话是这么说,不过我现在还有别的事要做,不跟你说了,咱们有缘再见吧。”

    云初说完之后,把电话果断的挂了。

    许兴洋听到那句‘有缘再见’,心彻底的凉了。

    品书https:///htmlindex.html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