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快穿:这个女配很邪门 > 正文 第1447章 黑道大小姐16
    正文

    云初带着身后的人兜了一圈,然后故意拐进了一条没什么人的小道里。≦看最新≧≦章节≧≦百度≧≦搜索≧≦≧

    对方见云初突然消失了,赶紧加快了脚步跟了去,可是等他们转进小道的时候,里面却什么人都没有,在两人纳闷的时候,云初突然从他们的身后出现,直接用硬物抵住了两人的腰。

    两人的身体顿时一僵,挺着僵直的背,知道自己这次是栽了。

    “是谁派你们来的?”云初冷冷的问道。

    “小……小姐,你误会了,没人派我们来,我们只是路过而已。”

    “路过?你以为我会相信吗?你们俩都跟了我一路了,以为我不知道吗?怎么?想抓我啊?吕颜只派了你们两个人来吗?她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了吧。”

    云初倒是没料到,吕颜这么没有耐心,这么快派人来抓她了,八成是太想要她的项链了,已经等不及了吧。

    对方见云初原来早发现了他们,也知他们继续说谎一点用都没有,只好说道“你既然知道我们是谁派来的,乖乖的,跟我们回去。”

    “跟你们回去送死吗?蠢货,你们蠢,以为别人的智商都跟你们一样吗?信不信我现在捅了你们两个人,也不会有人知道,要试试吗?”云初将手的东西,往两人的腰送了送。

    两人的身体顿时更僵了,感觉到生命在云初的手里,随时都可能没有,这才乖乖的闭了嘴。

    云初撇了撇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双手拿的东西,其实抵住这两个人腰的,只是她兜里的钥匙,还有指甲刀而已,她怎么可能会随身携带刀具嘛,用钥匙和指甲刀可是杀不了人的,只不过用来唬唬这两个人而已。

    显然这两个人也是笨蛋,没有发现,云初懒得动手和他们打架,但这么放他们走,她又有点不甘心,于是便把两人给打晕了,然后扒光了扔在巷子里,离开时,顺便还帮两人报了警,虽然两人也没做什么,不过既然是吕颜手底下的人,底子应该也没多干净,随便查一查,能查出点事情来,算没犯什么大事,小事肯定还是有的,拘留几天是免不了的。

    原本以为吕颜是个有足够耐心的女人,现在看来,也并非如此,不过也从侧面说明,她十分重视那条项链,云初得加快脚步才行。

    不过,吕颜这么对她,她怎么着也得礼尚往来一下啊,否则岂不是对不起女主大人的关注。

    当天晚,吕颜下面的几家娱乐会所被查了,被查的原因自然是涉黄。

    这种娱乐会所其实很早被人盯了,吕颜如今把生意做得这么大,肯定有人会盯着她这块肥肉,一但有什么风吹草地,必定会引人注意。

    吕颜接到电话后,赶紧赶往了其一家最大的娱乐会所,等她赶到的时候,已经是一片混乱。

    她是开门做生意的,而且做这种高档的娱乐会所,来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样突然被查,不仅影响她做生意,对她的信誉也是一大受损。

    来的人查了半天,查得格外的仔细,好在吕颜早备了一手,没让来的人查出什么东西来,最后费了好大的力气,吕颜才将这些人请走,但是她会所的客人也全都走了。

    吕颜看着被查后凄凄冷冷的会所,紧紧的捏紧了拳头,咬牙命令道“一定要把这个人揪出来,我要让他死无全尸。”

    手下听了命令,立即去查了,一点也不敢怠慢。

    很快,吕颜手下的人查到了云初的头,云初本来也没有刻意的隐藏什么,所以查到她头不怪,当手下把真相告诉吕颜时,吕颜气的将桌的东西全给砸了。

    这几天,扫h的人好像成心跟她过不去一样,天天都要跑到她会所来查几遍,搞得她生意都没法做,要是吕颜真的涉了h也罢了,可是她的会所一直走的都是高端路线,算有那方面的交易,也是他们私下交易,与她和会所无关,会所是开门做生意的,哪经得起他们这么三天两头的来查,来的客人身份都很尊贵,这严重影响了客户的体验,慢慢的,客户便不来了,害得之前生意红火的吕颜,一下变得门可罗雀了。

    云初举报了吕颜的事,许兴洋也听说了,看样子,这个女人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说不定,当初他接近她的时候,她已经察觉到了他的目的,所以一直在跟他兜圈子,要不然,他做的那么完美,邢云初怎么可能会一点都不心动。

    这个贱人,居然一直在耍着他玩,许兴洋还从来没有受过这种打击。

    所以在吕颜要手下的人去对付云初的时候,许兴洋自告奋勇的提出来,把这件事交给他来办。

    吕颜看了看许兴洋,心有丝迟疑,不过最后她还是将事情交给了许兴洋,这让许兴洋格外高兴,觉得自己还没有被吕颜所抛弃,他还有一定的价值的。

    在吕颜为会所的事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侦探所那边已经查到了照片的女人,并给了云初一个地址,据说是这个女人的老家。

    云初查了一下地址,是一个很偏远的小山村,那个村的名字,几乎都没人听说过。

    云初连夜坐着火车,又转了大巴,坐了将近十个小时,才总算到了女人的家乡。

    这是一个很小很破的村庄,公路都还没有修,还是那种黄色的泥土地,这不下雨还能走,一旦下雨,那简直是寸步难行。

    而云初的运气也不太好,她到的当天,天刚好在下蒙蒙细雨,地的路虽不至于烂到不能行走,但黄土受了潮,变得异常的滑,走起来也是相当费劲。

    云初一眼望过去,发现实里一个人都没有,她想坐个车都不可能,再说这样的路,估计也过不了什么车。

    云初长叹了一声,感觉老天是想玩死她,这个任务也太特么的闹心了,确定这不是在整她么。

    品书https:///htmlindex.html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