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是一个原始人 > 第八七七章 驴鞍、驴镫(三合一)
    正文

    对于让大师兄他们前往北方将这些部落剩余的人给带回来,所有起到的这样的效果,韩成在之前的时候是完全没有想到的。

    他考虑的可真没有这样长远,只是想要将这些人都给带回来充作部落里的奴隶而已,好让部落变得更加壮大。

    真的没有想这些新来的奴隶们会因此而对部落更加的认同,并给自己扣上一顶善良的帽子。

    唉,这就是自己部落太强大所带来的好处啊,就算是给自己部落做奴隶,也比他们原来的生活好。

    唉,这人太过于优秀,部落太过于强大了就是这样的没有办法,无心之举都能够有这样大意外的收获,这也是很是令人无奈啊……

    办公室之内,终于将马鞍的图形给画好的韩大神子,在听说了由那些老奴隶们汇总之后,由草根这个奴隶出身的人汇报过来的消息,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如同被屁崩到了一样。

    那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也幸好一旁的草根不知道他们神子的内心活动,不然的话,心目中神子那高大威猛的形象只怕会瞬间崩塌。

    “做的不错,你再去问问,看看都有哪些人能够认得路,多找一些能够记得路的人,让他们跟着队伍一起回去,最好按照他们原来的部落来找,做到一个部落最少一个,这样可以避免有哪个部落的人会被遗漏……”

    得了便宜之后,十分臭屁的臭美了一阵儿的韩大神子,对草根做的事情进行了肯定之后,并对他下达了新的指令,让他寻找一些认得路的人,等等了和大师兄他们一起北上。

    得到了来自神子的肯定之后,草根显得很是开心,这个曾经对着青雀部落的鹿群流口水,并被邪恶的腾蛇部落的巫带着人掳掠回去的家伙,早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的青雀部落的人。

    憨憨的笑了笑之后,便非常有干劲的出了门,直接去了奴隶小院,去做韩成刚才交代的事情了。

    而韩成,则站起身来使劲的伸伸懒腰,又想了想刚刚草根给自己说的事情,忍不住再次嘿嘿的了一阵儿之后,就出门去找跛去了。

    这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到了倦鸟归林的时刻。

    不仅仅鸟,部落里的鹿群以及跟随着鹿群的大批狗子们也返回了部落。

    不远处,有咩咩声响起,不时还会有皮鞭抽破空气的炸响传来,中间还会夹杂着一些吆喝声。

    这是老羊他们这些原羊部落的人,驱赶着吃饱的羊群回来了。

    鸡圈、鸭舍这些地方,有部落里的一些女原始人带着一些孩子,将剁碎的青草混着一些油菜籽与比较干瘪的谷子往里面放,好让这些家伙们吃过晚饭去睡觉。

    让鸡子吃饱是一件非常有必要的事情,这样的话不仅仅可以长肉,还能够让小母鸡们多多的下蛋。

    现在,部落里的鸡子们一代代的驯养下来,已经有十来年的时间了,基本上已经没有野性,生活习性上也越来越朝着后世的鸡子靠拢了。

    等再过上一段儿时间了,韩成就想要试着将一小部分的鸡子从鸡圈里弄出来,放到院子里进行散养,看看它们的野性会不会回归,如果野性不回归的话,他就会将更多的鸡子从鸡圈里面进行散养。

    等在院落里散养一段儿时间,确认这些鸡子们不会重现回归大自然,韩成就会试着将之弄到院落外面让其生存。

    这样的话,能够省去不少喂鸡子的食物,而且还能有效减少田地里面蚂蚱之类的虫子。

    当然,这样做还有一个前提是,需要先将部落里的菜园子周遭扎上篱笆,不然这些同样是杂食动物的家伙,可是会啄食部落里青菜的叶子的。

    在这里站了一会儿,不远处就有一个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过来,正是韩成需要找的跛。

    关于神子准备制造出来两种新的、可以装到驴子背上让驴子变得好骑的工具的事情,跛已经知道了,是不久之前贸告诉他的。

    作为部落里与黑娃齐名的巧手工匠,这样的事情跛当然是当仁不让。

    因此上在得到了消息之后,跛就在这附近晃荡,时刻关注着这边的动静,等待着神子将那工具的图纸给画出来。

    此时看到韩成手里拿着图纸从房间之内出来,跛自然是赶紧迎接了过来,带着迫不及待。

    韩成见到走过来的跛,脸上露出了笑意。

    十来年的时光悄然而过,它带走了很多东西,也留下来了许多东西,但有的东西却是时间也不能改变的,比如跛的从不掉链子。

    十来年的时间渡过之后,跛早已经不在是韩成才过来的时候需要吃装满泥沙的鱼肠子这些进行充饥还吃不饱的那个人了。

    但是,跛的那种抓打一丝希望之后就不再放手,并为之不断努力的特性却没有发生改变。

    与之前比起来显得有些老、双手早已经有些变形的他,仍然在为了部落也为了自己在努力着。

    本来按照韩成的意思,这些图纸是明天再拿给跛看的。

    因为他知道,这个一直有着拼命三郎劲头的家伙,在这个时候得到图纸之后,今天晚上一定会加紧钻研,睡不好觉。

    但是北上的事情却是要尽快的进行,所以犹豫了一下之后,韩成还是做出了这会儿就把图纸给跛看的决定。

    只能是让跛再辛苦一下了。

    不过跛却没有半分觉得辛苦的意思,来到跟前从韩成手里接过图纸之后,立刻就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

    这些年下来,跛从韩成这里看了不少的图纸,对于这种用图案表达工具的方式,早已经是习惯了。

    这时候看起来,倒也不陌生。

    图纸有两张,一张上面用线条勾画出来的是马鞍,另外一张则是马镫。

    奥,现在应该叫做驴鞍、驴镫。

    相对于复杂的驴鞍,构造简单的驴镫则要简单的太多。

    仅仅是看了图纸,跛就已经明白了这种名字有些奇怪的东西该如何制造了。

    甚至于还能用几种不同的材料、运用不同的手法进行制造。

    比如用藤条编制、用木头皮绳制作、用骨器或者是石器以及青铜这些,都可以将神子画的驴镫给制作出来。

    但那个有些往上拱起、前后两侧有些往上翘的驴鞍可就不太好制作了。

    跛拿着仔细看了一阵儿,天光就已经黯淡了下来,韩成招呼了一声眯着眼睛看图纸看的入了迷的跛,让其到屋里面点上灯看。

    被韩成这样喊了一声,跛才发现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两个人刚刚走进房间将灯火点亮,就有人过来喊吃晚饭了。

    跛手里握着图纸不想去吃,不过这样的事情显然是不会被韩成允许的。

    作为一个从吃货大帝国过来的人,韩成一直秉承吃饭大于天的这个原则。

    哪怕是再忙,到了饭点也要找机会匆匆的吃上一些食物。

    于是跛只得不舍的放下图纸,和韩成一起去饭堂那里吃饭。

    因为心里惦记着驴鞍图纸的事情,所以跛这一路上走的很快,就算是韩成这个腿脚灵活的人,都快要跟不上他的速度了。

    到了饭堂盛了饭之后,跛吃的那叫一个生猛,尽管韩成已经对他说不用这样着急,好好的把饭吃好再去看图纸也不耽误,但跛的吃饭速度还是没有放慢多少。

    匆匆的吃完一碗饭,跛将碗筷往大陶盆里面一放,用手擦拭了一下嘴巴,对韩成说了一声,便出了饭堂朝着刚才的房间而去,继续去看驴鞍的图纸去了。

    韩成又是欣慰又是无奈的笑笑,也加快了一些吃饭的速度,吃完饭之后也前往那个房间。

    “……可以把这个东西理解为一个凳子,只不过寻常的凳子是放在地上的,而驴鞍这种东西却实要固定在驴子的背上的。

    但道理还是差多不。

    我对这种东西的要求不多,其一就是能够牢牢的固定到驴子的背上,其二,不会对驴子的背造成什么伤害,其三就是人坐在上面要稳当舒适。”

    房间之内,跛仔仔细细的看了驴鞍的图纸,韩成对他所没有弄太明白的地方,根据他的所见所闻进行了讲解之后,对跛这样解释驴鞍,并说出了自己对驴鞍的要求。

    跛用力的点了点头。

    “行了,今天晚上就到此为止,剩下的事情明天再做,抓紧时间收拾一下去睡觉,养好精神才能将事情做的更好,老是熬夜可不成。”

    又在这里钻研一阵儿,跛基本上算是将驴鞍这种对于他而言是个新物件的东西差不多都弄懂了。

    弄明白了之后,就想要立即动手来尝试,不过却被韩成给制止了。

    饭需要一口一口的吃,想要一口吃个胖子是不可能的。

    而驴鞍这东西,也不是说跛熬上一晚上夜就能将之做出来的。

    跛是想要动手来尝试着做这种东西的,不过韩成将话说的这样死,没有给他留丝毫的余地,因此上也只得乖乖的去睡觉。

    看着去睡的跛,韩成满意的笑了笑,贸这种人才对于部落而言是个宝,跛同样也是不可获取的人才。

    就算是让北上的队伍晚出发几天,韩成也不愿意因此而将跛累出一些毛病。

    “爸爸,洗脚……”

    回到自己居住的房间,白雪妹给韩成端来了洗脚水,小豌豆看到这里就抢着端。

    端到韩成跟前之后,将洗脚盆放下,喊着韩成洗脚。

    一旁没有睡的小杏儿,也学着小豌豆的样子,含糊不清的喊着“爸爸,洗脚。”

    被两个小家伙这样一弄,韩成满脸都是笑。

    伸手在两个小家伙的脑袋上摸摸,韩成将鞋袜脱下,把脚放到装有热水的洗脚盆里面。

    小豌豆就学着白雪妹的样子,蹲下身子给韩成这个当爹的洗脚。

    年纪更小的小杏儿就也学着自己哥哥的样子,有些不太稳的蹲下身子,将两只小手放到洗脚盆里面胡乱的划拉。

    儿子、女儿的小手摸到脚上的感觉软软的,这是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舒服的韩成心里都是暖暖的。

    或许这就是为人父母的快乐所在了,孩子淘气是经常会遇到的事情,但是这些孩子也经常会做出一些令人格外感动的事情。

    这不是韩成第一次洗脚,也不是洗的最好的一次脚,但却是最为令他难忘的一次脚……

    在点着灯房间之内,韩成为自己的一双小儿女做出来的事情而感动不已的时候,距离这里一百八十里的铜山居住区还没有开始休息。

    此时的铜山居住区之内,燃起了几堆篝火,火光照亮了一大片的区域。

    饭菜的香味在铜山居住区之内飘荡。

    众人都是享用着这些食物,不管是有没有说话的人,脸上都带着浓浓的笑意。

    众人当然开心,因为今天中午时分,有主部落的人到达了这里,向他们说了神子他们一行平安归来的消息。

    同时也说了找到了适合部落居住的南方的消息,以及稻米与甜黍杆的事情。

    对于神子他们的这次远行,居住在铜山居住区的众人,一点都不比主部落的众人担忧的少。

    此时闻听了这样的消息,众人悬着的一颗心一下子就彻底的放了下来,然后就被浓浓的喜悦填满。

    再然后就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看,这就是稻谷!神子专门让我们带过来的!”

    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从主部落过来的人从双肩背包之中小心翼翼的拿出来了一个小包裹,一层层的打开之后,两粒大米,以及四粒带壳的谷子出现在铜山居住区的众人面前。

    众人见此,纷纷围拢上来,争相观看这种据说各方面都不亚于稻谷的新作物……

    与被篝火照亮的铜山居住区不同,青雀主部落的奴隶小院这时候已经是漆黑一片了。

    不过,虽然早已经熄灭了灯火,进入到了睡眠模式,但是却有好多的人都没有睡着。

    黑暗之中不时就能听到有人在炕上翻身的响动。

    今天,神子将要遣人北上将剩下的人都接过来的消息传来之后,许许多多的人都是激动的不得了,以至于劳作了一天之后,往日里早已经睡着的众人,到了现在也都没有睡着。

    特别是那些已经被选定了、在未来的几天之中将会随着北上的队伍一起北上、回到原来居住的地方,把部落之中剩下的人都给接到青雀部落生活的人,更是难以按捺心中的激动之情。

    许多人都忍不住的在想,自己等人随着青雀部落的人北上,回到原来部落,将这一好消息告诉部落中剩余的人时的情景。

    到时间部落里的人,一定会高兴的跳起来吧?

    他们这样想着,只觉得心中一片火热。

    来到青雀部落之后,睡眠质量就一直不怎么好的草部落首领这时候当然也没有睡着。

    只不过和那些单纯的欣喜激动的人比起来,草部落首领的心情显得更加复杂。

    这次随着队伍北上,重新回到原来生活的地方的新奴隶人选之中也有草部落首领。

    之所以会有草部落的首领,不是因为她是一个女的,而是因为在草根过来询问谁知道回去的道路、进行确定人选的时候,草部落的首领非常确信的说她记得。

    其实,只有草部落的首领自己心里清楚,对于回去该怎么走,她其实并不是特别的清楚。

    但她还是这样非常肯定了说了自己认得路。

    因为她非常的想要离开这个富裕、强大、安全、但同时也让人感到害怕和无力的部落。

    这次的北上,草部落的首领觉得这应该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一个离开青雀部落,重新回到自己部落生活的机会。

    所以她当时没有多少犹豫便这样做了。

    虽然记不清楚回去的路该怎么走了,但是草部落的首领一点都不担心。

    因为这次随着北上的队伍回去的人并不是只有她一个,她不记得路,其余的人记得怎么走就可以了,自己只要跟着往前走,就能回到原来生活的地方。

    而只要回到原来生活的地方,草部落的首领就有信心从那里找到自己部落所在的位置。

    这样一来,谁都不会发现她其实并不知道这一段路该怎么走的事情。

    如果是以往,能够想出这样好的办法,草部落的首领心里一定会非常的骄傲,但是现在,她确实一点骄傲的心思都升不起来。

    因为在青雀部落的这一段儿时间里,她见识了许许多多的大智慧,特别是神子,那简直就是一座山一般沉沉的压在了她的心头。

    不过一些激动还是有的,毕竟不久之前自己还在为怎么离开这里而忧心不已,现在却直接出现了这样一个天大的好机会。

    而自己,也将之抓到了……

    草部落的首领心里这样想着,盘算着这一趟回归可能遇到的事情,这样过了许久之后,才终于睡去……

    “哐咚咚!哐咚咚!”

    新的一天从打铁开始。

    在见识了陨铁打造出来的锤子的好用之后,二师兄就更加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了,第二天一早,就跟黑娃两个人将打铁炉子重新点燃,将两块陨铁烧红之后,轮着陨铁锤子开始了一下又一下的打铁生活。

    有了这样的响动之后,想要睡懒觉,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所以韩大神子干净利落的从被窝里爬了出来。

    洗漱过后,带着小豌豆出了部落,沿着石头铺成的道路来回跑了一阵儿,有热汗自额头浸出之后,韩成这才带着同样跑的出汗的小豌豆回来。

    再次洗了一把脸之后,韩成来到叮叮当当的铁匠铺这里,看二师兄他们两个人在这里打铁。

    这一次二师兄所打造的是一柄斧头一个凿子。

    和之前一样,部落里有了好材料之后,都是要优先打造出来一套木匠、以及石匠所需要的工具。

    这些工具打造的好了,部落里的人才能做出更为好用的物件。

    只不过,如今的这两块陨铁也只不过是刚刚被捶打了一次而已,看起来是非常不规整的样子,距离成为斧头、凿子这样的工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继续经受烈火一遍遍的焚烧,与锤子一遍遍的捶打。

    韩成在这里看了一会儿,揉揉被震得有的嗡嗡响的耳朵,朝着木匠室那里走去。

    木匠室这里,跛还有另外几个他带出来的木匠正在这里忙碌。

    跛已经起来很久了,甚至于在二师兄他们的铁匠驴子还没有点着火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在这里面忙碌了。

    韩成过来的时候,木匠室里面已经多出来了三副驴镫。

    一种是用结实的藤条编织而成的,另外两种,一种是用木头制成,一种是用骨头和藤条混杂着支撑的。

    至于青铜驴镫,如果想要那种全部都是青铜制成的,则需要黑娃去制作模子。

    韩成拿起三种不同材料支撑的简易驴镫,一一将脚放进去试了试。

    跛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脚伸进去很是舒服。

    在将脚放进去试试是否合适的同时,他还用双手拉着上面的皮绳使劲的拽,检查他们的牢固程度。

    结果也很是令人满意,反正哪一个都没有被他拉坏。

    当然,具体好用与否,还需要将驴鞍制造好之后,一同装到驴子的背上,进行实验才可以。

    此时的跛,正在那里拿着尺子进行比量,比量好之后画上线,然后将之交给猫耳他们几个学徒,让他们或是按照线用锯子截取,或者是用斧头将高出来的地方削平。

    进入工作状态的跛,看起来很有大匠的风范。

    韩成站在这里看了一阵儿之后,就离开了,没有再在这里多打扰跛他们做工。

    这就是将部落里的人才给培育出来之后的好处了,许多事情只需要将之交代下去就好,不用亲力亲为,很是悠闲。

    不然若是事无大小都要过问,韩成觉得自己弄不好就要赴诸葛丞相的后尘,那可就一点都不好玩了。

    其实,诸葛丞相之前的时候还是很能放权的,但自从马谡失街亭之后,就让他对自己用人方面的能力产生了严重的自我怀疑,然后就将自己活活累死了……

    我是一个原始人@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