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医路坦途 > 第三十五章 癌症之王
    当秘书不容易,当好秘书更不容易,曾有人说过,能在秘书行业里面出头的人,以后就没什么事情能难住他了。

    苏源,公卫系毕业,没去考公务员,而是进入了医院,一手公文写的是密不透风,而且人也灵光,最后靠着他姥爷和吴老一起挨过饿的经历,他成了吴老的秘书。

    吴老温和的看着张凡喝下一口茶后,老头也就不客气了。

    “论文带来了吗?”张凡喝进去的茶水都差点都被老头给呛出来了。

    “师伯,带来了。”

    “嗯,拿给我看,你喝你的!”话是这么说的,可张凡总不能真的这么干,拿出论文后,也不喝茶了,就等待着吴老的问询。

    薛(a)飞一进门就傻眼了,别说喝茶了,就算是坐在沙发上,他都是临危正坐,身子笔挺笔挺的。

    “我的神啊,这是吴老啊,我见到吴老了。我还坐在吴老的办公室里了,吴老还对我笑了,还给我打招呼了!”薛(a)飞眼睛瞪得如牛子。

    吴老在华国外科的江湖地位,可以这样说,只要是个从正规医学院校出来的,估计都是能成这位的粉丝。

    老头的一生,就是妥妥的开着比张凡的系统还厉害的挂,他耀眼的医学成就,薛(a)飞没激动到见面就呼叫,已经算是娃的定力强大了。

    “呵呵,你倒是取巧,癌症之王,我看看你有没什么实在的见解。”老头拿起花镜,开始看论文。

    论文,不是厚积薄发就是刻苦钻研、孜孜不倦的求证出来思想上的学术上的火花。

    而张凡这篇,谈不上什么火花,但也是汇聚了张凡肝出来的一些心得,看起来不是特别的出彩,但很实用。

    就和张凡这个人一样,没有华丽的外表,但就是能靠着他自己的努力让他的技艺让人能刮目相看。

    老头时而点头,时而摇头,有时候还会皱着眉头,或者拿出钢笔,在张凡的论文上写写画画。

    张凡有底没底,他自己也说不上来,用他自己的眼光来看,很多期刊上的东西,看着好似是那么一回事情,其实,都不知道翻来覆去的写了多少年的东西。

    而他的这篇论文里面,有实实在在的临床数据,更有一些他的展望,如此努力的张凡,目前还没完成外科系统的任务,所以,写论文这件事情上,他的系统是靠不上的。

    他也曾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在手术中实施出来,原本想着,系统不告诉他未来的医疗发展方向,我可以自己去实验啊。

    可惜,他的想法或者是展望第一步通过了,第二步也成功了,当步数一多的时候,就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系统也不会告诉他哪里错了。

    这就大条了,如果一条一条的去试,那么张凡什么事情也别干了,一天就和系统耗吧。

    所以,有些时候,张凡在系统中没头绪的时候也上火,可系统死死的坚持着任务数量的底线。

    不过张凡也想的明白,医疗原本就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如何的谨慎也不为过。

    “院长,下午野战医院那边还有一个会议,您看……”苏源抬手看了看自己手腕的手表,就轻轻的提醒了一下。

    “哦,差点给忘了。这样,张凡,论文先放到我这里,我帮你改改,东西是有点,但是格式,用词太粗糙了,一看就知道你没用心。”

    老头笑呵呵的说了一句,张凡听着那叫一个汗,老头是给张凡面子了,因为张凡的论文有点东西,所以才给了面子,老人平时很是严谨的。

    而张凡的论文哪里是粗糙了一点,说个大实话,当年上医学论文课程的时候,他就没上过,现在也就是按着期刊上的格式,自己琢磨出来的。

    “等会让小苏带你去医院的专家楼给你找个房间,你好好休息休息。

    你既然谈到了癌症之王,明天正好有一台手术,怎么样,想不想上。”

    老头笑眯眯的看着张凡,如同老猫钓鱼一样。

    “想上,师伯,论文……”

    吴老摆了摆手,“在华国,会写论文的有一层,但敢上癌症之王的没几个,小节,这都是小节。

    晚上我就不管你了,你们年轻人自由行动。”

    “好的师伯。这是我来的时候带了一些雪莲,专门孝敬您的。”

    估计也就是张凡能在吴老的办公室里大鸣大放的送礼了,而吴老还不拒绝。

    论文也算没出什么大差错,张凡的心也就安稳了,也就是师伯了,要是今天遇上张凡的师父,估计能把张凡说一顿。

    这就是师父和师伯的区别,并不是说师伯就比较好说话。

    反而师伯不好说话,但两人的研究方向不同,一个偏理论,一个更讲究临床,所以,在论文方面,张凡还是觉得师伯好说话。

    “呵呵,有心了,还是关门的小弟子上心啊。”老头乐呵呵的拿着张凡送的雪莲观看。

    其实,他一个西医老头,懂个甚的雪莲。翻来覆去的,就夸张凡:“有心了,有心了。”

    这是真喜欢张凡这个人,真心看的上张凡的手艺,不然,人家这个地位,将军级别的地位,能少的了一朵雪莲?

    ……

    苏源带着张凡还有沉浸在亢奋中的薛(a)飞出了行政楼。

    “张院,专家楼在那边,您的电话是多少,您以后要来院长办公室的就给我打电话,我来接您。”

    “谢谢了,麻烦苏主任了。”

    “不麻烦,不麻烦,这有什么麻烦的。”

    ……

    苏源安排的房间,估计是专家楼最好的房间,两室一厅,连书房都带着,估计在魔都这个地方,在酒店里找这样的房间,绝对不便宜。

    苏源走后,张凡就开始赶人:“好了,我也收拾好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他和薛(a)飞当初还能算是师兄弟来着,结果张凡走的太快了,师兄弟的名头还没落实好呢,张凡就已经越来越高了。

    不过两人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也能算的上共同经历过生死的交情了,所以张凡说话也不是很客套。

    “别啊,张院,你人生地不熟的,我陪着您把,这么大的房子,还是方东的专家楼,您就让我住一晚上。”

    “滚滚滚,赶紧的,我还有事。我还要去大学看看我妹妹呢。”

    “哦。哪我走了!”薛(a)飞没辙了,非常不愿意的离开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