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在诸夏当大王 > 第五百七十八章天子与诸侯的忌惮!
    第五百七十八章天子与诸侯的忌惮!

    熙国高层们连夜商讨“天子来使”。

    天子使者司土西兴侯也没有闲着,住进熙国为其准备的宽敞院落后,第一时间向帝都云师联系,将情况向天子通禀。

    在等候了大概三个时辰后。

    正在屋内喝茶沉思的西兴侯霍地起身,心神扫视一番周围,发现无异,随后便从袖袍中取出一块闪闪发亮、元气氤氲的古朴铜镜,朝空中一掷。

    很快,铜镜迎风见长,化为一片光幕,光幕之中,一片金碧辉煌,璀璨生辉。

    “微臣拜见圣上!”司土西兴侯跪倒在地。

    “爱卿平身,事情办的如何了,熙伯可愿意献上灭虫宝物?”

    光幕中,赫然是天子帝暮与当朝诸公。

    此时,帝都的大佬们一个个都注视着司土西兴侯,期待西兴侯带来好消息。

    西兴侯一脸苦笑,先是告罪一声“臣有罪,办事不利”,随后便将来龙去脉统统禀明。

    “天子,上次熙伯献出炼铁之术,有功于天朝,而之前楚国联合其他国家,用炼铁之术打造的兵器甲胄攻打熙国...而我天朝又未曾下手,恐怕是寒了熙伯的心。”

    姚云并没有说这话,不过西兴侯却是添油加醋地站在姚云角度为其说话,找立场,不是为了帮姚云,而是为自己办事不利找由头,撇清关系。

    天子与当朝诸公一听,尽皆沉默,说来这的确有些让人寒心,出了这档子事,想要熙伯心甘情愿交出灭虫巫药、符文秘术,的确不太可能。

    帝子启:“司土大人,姚云难道不愿意交出灭虫巫药,符文秘术,这可是关乎无数中土百姓的大事。”

    “不不不,帝子误会了!”司土西兴侯连忙道:“熙伯倒也不是不愿意献出宝物,他本人也非常关心中土百姓安危,亦愿意帮助中土百姓,只是熙伯说这些巫药、符文秘术是熙国、以及熙国百姓的财富,他不好平白无故拱手送人。”

    姜公:“西兴侯,这是何意?”

    西兴侯回道:“熙伯称,熙国的百姓也是天子的百姓,天子不能厚此薄彼,应一视同仁,灭虫巫药、符文秘术都是熙国百姓历经千辛万苦创造出来,献给天子本是应当的,可是奈何熙国地少国小,实力积累,危机四伏,故而希望圣上体恤熙国百姓。”

    帝子启,众多大臣闻言,顿时傻眼了。

    熙伯姚云这是敲天子竹杠,这胆也太肥了吧。

    一时间,帝都金殿上,议论不绝,引起骚动。

    “肃静!”天子轻轻一抬手,面色如常,对着镜中的司土西兴侯道:“爱卿,熙国百姓有何要求。”

    西兴侯化身传声虫,将姚云的话转呈:“要求有三,其一,灭虫时,无论谁主持灭虫大局,都需大力宣扬这灭虫之法来自熙国,而非某个在金殿上夸夸其谈的家伙。”

    “准了!”

    天子微微颔首,觉得这个要求天经地义,并没有什么好说的,直接爽快地一口答应。

    其他大臣见第一条并不过分,乃是正常所求,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

    唯独帝子启尴尬地站在金殿上,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臊得慌,姚云口中那个“夸夸其谈者”不就是他嘛。

    自己偷了别人的东西,人前显圣,然后被原主人的面,啪啪打脸,这实在是有损他帝子的面子,让高傲的他接受不能。

    西兴侯没有多迟疑,继续道:“其二,熙伯称,熙国位于偏僻南荒之地,为诸夏受南门,然而镇国礼器缺乏,国中炼气士高手稀缺,还望天子体谅,赐下一两尊镇国礼器,好镇压熙国气运,凝练一些气运珠,多培养出炼气士高手。”

    熙国的第二个要求一出,金殿顿时乱成一片,朝中大臣们立即炸开了锅。

    “果然不出老朽所料,熙伯就是来敲竹杠,两三尊镇国礼器,他还真开得了口。”

    “岂有此理,镇国礼器何等珍贵,哪有多余的镇国礼器赐予熙国,痴心妄想,简直是痴心妄想!”

    “圣上,熙国这是趁火打劫,不能纵容熙伯如此胡闹,否则天朝威严何在,圣上,断然不可满足熙伯,以免助长了他的嚣张气焰。”

    ......

    听着大臣们争论不休,平静的脸上多了一丝波澜,既没有像方才一般爽快地允了熙国的要求,也没有一口回绝,道:“爱卿,继续说,熙国百姓第三个要求是什么?”

    西兴侯:“其三,熙伯称,熙国区区一小国镇守天朝南大门,危险重重,国中百姓每日担心受怕,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极需一位鬼神级战力坐镇,恰好熙国有一头蛰伏重练龙角的神龙,五品后期又凝练了元神,孤手上有一块河伯令,还望天子成~人之美,让熙国百姓得到庇护,睡个安稳觉......”

    天子与朝中大臣一愣,什么叫做睁着眼睛说瞎话,一个国力蒸蒸日上,让南荒大小诸侯国倍感压力的强国,竟然把自己说成一个羸弱不堪的小国,要不要一点脸!

    其中一位大臣这时候站出来道:“熙伯虽夸大其词,有博取同情之嫌,可是他的要求倒是不过分,河伯令本就是熙国的,赤水河流域又是熙国的疆域,圣上若是赐......”

    “慎言,慎言!”这位大臣话没有说完,便有相交莫逆的好友心神入密,打断了他。

    这位大臣后知后觉,在好友提醒之后,这才幡然醒悟,若是天子赐下册封文书,熙国可就有了一位鬼神级强者坐镇。

    熙国崛起中兴的速度太快了,这是天子与许多诸侯不愿意见到的,犯了忌讳。

    “咳~圣上,老臣老毛病又犯了,咳咳咳......”

    天子摆摆手,示意他退下,脸上平淡如水,不见喜怒。

    殿中大臣们静若寒蝉,也不敢随意开口。

    老夫就知道会这样!西兴侯心中哀嚎,硬着头皮道:“回禀圣上,老朽再去和熙伯说道说道,他说只给两天时间考虑,实在是不好相与,与当年那个青涩的少年国君判若两人,唉......”

    天子帝暮眸中泛起波澜,微微颔首。

    “明日再议,退朝!”

    退朝之后,当朝诸公如释重负退去,只留下帝子启站在原地傻眼,本以为这一次姚云会吃瘪,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姚云竟然如此大胆,竟敢敲他父王的竹杠。

    “不就是些许灭虫巫药,低级符文秘术,竟敢开口讨要如此多好处,趁火打劫,无品无德,简直是丧心病狂!”

    帝子启心中不忿,抬腿就想去见父王,问问父王将会如此处置,不过刚刚迈步,他就止住了。

    “去找父王只是添乱,不如先想想办法,为父王排忧解难.....”

    打定主意,帝子启想起了什么,直奔帝苑而去。@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