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在诸夏当大王 > 第六百三十四章国力暴涨,晋升可期!
    第六百三十四章国力暴涨,晋升可期!

    姚云口中的“久违”指的是墨伯又一次以阶下囚的身份跪拜在姚云脚下。

    墨伯心知肚明,然而脸上却生不出丝毫愤怒,不过一个时辰,满头乌发的墨伯头发花白,如一位风烛残年、垂垂老矣的普通老者。

    哀莫过于心死,此刻的墨伯肉身俱全,不过他只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

    “大王问你话,速速回答!”一旁的甲士将修为被封的墨伯压倒在地,。

    墨伯自知绝无生还的可能,也没有向姚云求饶,倔强地昂着头,不答反问:

    “熙云侯,若是孤当年没有背弃熙国,今日这一幕,还会发生吗?”

    再次之前,墨伯也深深地懊悔过,悔恨当初听信了出云伯的唆使,打压交恶熙国,为墨国覆灭埋下了祸根。

    再次之前的一年里,墨伯夜里常常难以入眠,惶恐不安,担忧强大后的熙国报复墨国,一次次设想——若是当年不得罪熙国,墨国又该如何?

    墨国借着熙国崛起之势,会不会比之前更加繁华富有?

    这些懊恼与后悔始终纠缠着墨伯,让其生活在悔恨中难以自拔。

    临死之际,墨伯想从姚云口中寻求答案。

    姚云想了想,道:“以孤个人而言,你不负我,我便不会负你,你许我财帛,我还你金银,熙国与墨国必能友好互助,共同富强......”

    扑腾!

    听到姚云说这话,墨伯心神交瘁,暴毙而亡,躺倒在地上,五窍出血,死不瞑目,眼中充满着悔恨与不甘。

    而在他身下,“出云伯”三个血淋淋的大字赫然浮现,血字中,带着浓浓的怨念!

    很显然,墨伯临时之前,最狠的不是覆灭墨国的姚云,而是唆使他打压熙国,关键时候又背弃盟约,独善其身的出云国!

    是出云国毁了墨国的美好前程,断送了墨国百年基业,数代族人励精图治的江山在他手上烟消云散!

    怨恨外加自责内疚的墨伯不堪重压,自爆心神而亡。

    “世子,这小子死翘翘了,魂飞魄散,大神降世也救不了他了!”秃头龙近前看了看,察觉墨伯没有使什么把戏,当即一脸轻松,咧嘴一笑:

    “世子,您当真好神通,一言镇杀一国之君,了不得!”

    “你什么时候和苍蛮一个德行了。”姚云对于墨伯暴毙,有些哭笑不得,他明白墨伯为何会有如此反应,只是...他话还没有说完。

    以他个人而言,墨国不负熙国,他也不愿意反目成仇,可是等熙国发展到一定地步,他的个人意志便会成为国~家意志。

    何为熙国意志,那就是熙国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受限于土地与人口,为了熙国能够持续强大,开疆拓土就成了必然规律。

    总而言之,无论墨国是否打压、交恶熙国,乃至破坏秃头龙渡劫成神,熙国吞并墨国的一天总会到来。

    唯一的区别就是时间的早晚罢了。

    姚云看着地上含恨而死的墨伯,心中微微有些触动,不过这种情绪只是一瞬,很快,姚云面色便恢复如初。

    “将墨伯好好安葬,勿要怠慢了!”

    姚云对着身边的熙国甲士吩咐了一声,随后便走到镇国礼器【墨龙鼎】前。

    墨伯陨落,墨国的时代结束了。

    而这片大地没有随之落寞。

    相反,它迎来了新的主人。

    这片大地,引来了新的篇章!

    站在墨国王宫宫殿前,望着繁华的墨都,看着苍茫的大地,姚云内心豪情万丈。

    “大丈夫生于世,理当征服四方!”

    手搭在巨鼎上,一股巨力自姚云手臂上爆发,一举将青铜巨鼎举了起来,高举过头!

    此等乃是墨国镇国重宝,象征着墨国国朝气运。

    扛起大鼎,象征着征服,预示着气运归一!

    也就是在这时候,姚云施展神通秘术【江山社稷图】,一时间,熙国版图由原先熙都、离城、赤水、关岭、白马等城,一下子翻了一番,一块新的疆域在【江山社稷图】中熠熠生辉。

    于此同时,墨都上空,凤皇异象腾空,气运滚滚而来,旋涡之上,凤皇展翅,凌驾九天,墨龙游弋在侧,拱卫凤皇!

    这等异象,当即惊动了城中惊慌失措的百姓。

    在那一瞬间,百姓们脑海中浮现一个念头——变天了!

    ......

    姚云率领【窫窳大军】吞并墨国之后,姚云派苍蛮坐镇,自个乘龙远赴山远国。

    山远国相比起墨国,实力要弱上不少,尤其是山远城的护城大阵更是弱不少。

    在黑水玄蛇以及百里荒麾下的【凤皇师】攻打之下,山远国在墨国覆灭的第二天,也随之覆灭。

    姚云奔赴八百余里,降临山远,检阅他的大好河山。

    王一降临,雄赳赳、气昂昂的胜利之师匍匐跪地,山呼海啸。

    “参见大王,臣不辱使命,打下山远城,诛杀山远伯,夺得山远镇国礼器【镇山印】!”百里荒单膝跪地,献上一方橙黄玉印。

    “百里将军辛苦了,将士们辛苦了!”

    “为王而战,为国而战。”

    姚云满意地接过山远国镇国礼器【镇山印】,如法炮制,气运易主,凤皇现世,向整个山远国宣告主权的归属。

    昨晚这些,姚云想起来什么,颇为关切:“青竹这小妮子没有受伤吧?”

    这一次讨伐两国,青竹也出征了,不过这妮子没有跟着姚云这一支,而是跟在黑水玄蛇身边。

    百里荒笑了笑:“大王放行,青竹公主毫发无伤,而且立下了不小的军功,杀敌过百,其中单单是三品炼气士就有十余人,其中还有一位受伤的四品炼气士也死在她手上。”

    “如今青竹公主正和黑水神将一同去抄家了。”

    姚云听到青竹的彪悍战绩,有些哭笑不得,不过青竹的实力他有所预料,倒没有太过惊讶。

    至于她们的“抄家”行为,那是基本操作。

    吞并墨国、山远国后,势必要清洗忠于两国王宫的大臣、贵族世家,以强大的武力剥夺其所有财富。

    中下层百姓、炼气士,则以安抚为主,很容易就能驯服。

    只要治理几年,原两国百姓的日子比以前好了,他们自然而然就会忘记故国,认同姚云的统治!

    这次吞并墨国、山远国后,熙国可谓是收获巨丰。

    首先便是地盘,墨国有城池十一座,山远国有城池九座,这两国伯国地盘都比熙国实际经营的大。

    吞并两国,熙国版图一下子扩大三倍,主要城池二十七座,其疆域直追吴楚越三大霸主级侯国,单论土地,熙国如今是当之无愧的霸主级诸侯。

    再一个就是人口的暴增了。

    原本熙国不到百万人,而眼下,虽没有普查,可是粗略估摸,不下于三百万之众。

    若是放在上一世,三百万不过一座城池的人口规模,而放在地广人稀的时代,人口三百万,那便是大国霸主的象征之一。

    当然,还有两大镇国礼器【墨龙鼎】与【镇山印】,以及两国巫庙中缴获的十二件残缺礼器,这些残缺礼器一个月可凝练几百到一千气运珠。

    十二件残缺礼器加起来,相当于一件半镇国礼器。

    熙国总计缴获了三件半镇国礼器,加上熙国原有的三件镇国礼器,熙国一下子拥有了六件半镇国礼器。

    有了六大镇国礼器镇压国运,有暴增数倍的疆域与人口,熙国的国力将会迎来一次飞越。

    不日,便可真正踏入侯国之列,

    培养出一支五品镇国精锐之师!@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