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三国之黄巾神将 > 第762章 士气低迷人心散
    公孙渊不想投降。即使现在的形势对他很是不利。

    两万高句丽士兵离开,对于城内的守军,士气影响非常大。

    本来面对赵徽的进攻,他们压力就很大了。

    现在平白又少了将近一半的人手,白天面对赵徽大军进攻,他们只感觉好像城门随时都会被攻破。

    当时高句丽人要离开,公孙渊原本是想要阻拦的。

    可是两万高句丽人,要是在城内闹起来,当时辽东城就要打乱,甚至血流成河。

    然后赵徽的大军,就会马上进入城内。

    所以虽然愤怒,公孙渊也不敢阻拦高句丽人离去。

    这并不是他的力量,也不是辽东的力量。

    就算他控制了高句丽的统帅也没有用。

    赵徽还是每天都派出人马进攻。

    每天的箭矢落石消耗非常大。

    但是辽东城内,士气越来越低迷了。

    就连每天守夜站岗的士卒,也开始出现懈怠的情况。

    很多人已经在考虑自己的退路。

    到时候城破了,他们要如何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赵徽虽然每日都发起进攻,但是每次其实都只是箭矢和落石的消耗。

    士卒的损耗非常少。

    他还没有正式发起强攻。

    他是不能久留辽东,但是此刻公孙渊更拖不了。

    城内现在不仅是士卒士气低迷,普通百姓也是人心思动。

    刘虞在辽东的这几年,并不是什么都没做。

    他是真正的爱民如子,从来没有苛待过百姓。

    公孙家之前的影响,早就被刘虞降到最低。

    在辽东,公孙家现在早就得不到民心了。

    而现在城内,也已经开始流传,之前的太守刘虞,是被公孙晃所杀。

    大街小巷,到处都是谈论公孙家,无数百姓都在诅咒公孙家。

    原本他们生活的好好的。

    这些年,他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一切都是因为刘虞,因为赵徽。

    而公孙家为了一己私利,杀了太守刘虞,让辽东重新燃起战火。

    是在破坏他们安稳的家园,是在破坏他们幸福的生活。

    刚开始只是说些闲言碎语,埋怨几句。

    后面就有人开始诅咒公孙家,为刘虞之死痛哭。开始有人提议要为刘虞报仇。

    夜晚,公孙渊的府邸,有人将石块从外面扔进来。

    等守卫的士兵出去的时候,人早就跑没影了。

    公孙恭已经不大敢出门了。

    因为城内又有人再传,公孙晃并不是病死的,而是被人暗杀。

    因为有人要为刘虞太守报仇,所以杀了公孙晃。

    公孙晃已经安葬,知道内情的人不多。

    现在传出去了,满城百姓全都知道了。

    公孙恭知道这是真的,他不怕那些手无寸铁的百姓。可是他怕刺杀公孙晃的人。

    即使过去数月,可是刺杀公孙晃的刺客还是没有一点眉目。

    赵徽有些可惜,如果他之前把公孙晃的头颅带来,此刻扔到城内,公孙家的人应该都会夜不能寐。

    可惜,公孙晃的头颅,已经被葬在蓟城外的墓园中,和公孙瓒袁绍一起。

    不过公孙晃的坟头,现在暂时还没有墓碑。

    公孙恭有些受不了了,他的精神要崩溃了。

    白天担心赵徽大军冲进来,晚上担心有人闯入他的府邸刺杀他。

    即使身边安排了数十个护卫,他也无法安心睡下。

    公孙渊的胆子,要比公孙恭大。

    虽然身边也是有很多护卫,但是公孙渊每天晚上都是照常睡觉,而且睡的很安稳,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被刺杀。

    比起公孙度公孙晃,公孙渊的野心才是最大的。

    公孙度公孙晃最多就是想当个土皇帝,名义上还是大汉的臣子,但是实际上不听调也不听宣,只管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但是公孙渊,是有称王之心的。

    远本的他,后面是被背叛曹魏自称燕王,可惜没多久就被司马懿给剿灭了。

    但就算公孙渊也有枭雄之心,但是城内的形势每日愈下,他也无力回天。

    即使他坚守,但是破城,已经是早晚之事。

    即使公孙渊白天的时候,亲自到城墙上,亲自拔出佩剑战斗,也没能提升士气。

    “主公,差不多可以了。”贾诩道。

    辽东城内,这些天出现的那些言语,都是贾诩放出去的。

    就是为了不断瓦解城内的士气,让公孙家失去民心。

    现在就连公孙渊手中的三万士兵,也有很多人不想为公孙家战斗了。

    这几日,每天两次的攻城,赵徽也感受到,城墙上的敌军,抵抗越来越疲软。

    就连反击的箭矢,都变得稀稀疏疏。

    好像就在告诉赵徽,你快点攻城吧。

    就差直接把城门打开了。

    “传令,明早全军出动。”

    贾诩已经说时机成熟,赵徽不在浪费时间。

    这次的辽东之行,时间上也是差不多了。

    而且上一次运送来的粮草,也是就只够十天左右了。

    虽然因为有战船货船,赵徽运送粮草到辽东很是方便。

    但是时间拖的越久,赵徽这边的粮草消耗总归是越多。

    “不行,我受不了了。”

    城内,公孙恭又是一个不眠的夜晚。

    “走,现在就走。”

    公孙恭不想再留在辽东了。

    再留在这里,就算没有被人刺杀,他自己也要疯掉。

    但是现在大半夜,士卒哪里敢开城门让公孙恭出去。

    公孙渊收到消息后,马上就赶到城门处,让后将公孙恭给拖回去了。

    但是经过公孙恭这一闹,本就没什么士气的守军,现在就更加没有战意了。

    连公孙恭都要跑,他们还守着城池干嘛?

    大家还是赶紧散了吧,早点跑路,或许还有一活路。

    公孙恭是被带回去了,可是三万守军,今晚却是出现了一大批逃兵。

    公孙渊将公孙恭带回去,就让人严加看守。

    毕竟是他的二叔,如果是其他人,公孙渊在城门处就下令,将公孙恭的头砍下来了。

    只是公孙渊现在还不知道,因为公孙恭的原因,今晚出现了大批逃兵,若是早知道,就算公孙恭是他二叔,公孙渊也会毫不犹豫的将公孙恭斩杀。

    “赵军攻城了。”

    天亮了,城墙上的守军,照例发出警报。

    只是城墙上守军,也都已经习惯了。

    不过今早起来,还是有一些了不习惯。

    他们发现,原本应该睡在他们身边的战友,一大早就都不见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