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之传奇农夫 > 第五百二十三章 暗流潮涌
    “百密一疏啊!”宋山心中有些懊悔起来了,宋绣进这个圈子的时候,他就已经重视起来了,他算到很多东西,终究是大意了一些。

    华国的国情摆在这里。

    而且现在的娱乐圈,影视圈水还浑的很,网络暴力还没有形成,很多人张狂起来,绝对是没有底线的。

    这圈子,他本身就不太喜欢。

    但是也尊重。

    不过现在看来,这个风光万里的圈子,对人还是那么的不善啊。

    上一世他倒是听过不少这样的故事,一个人,出钱拍电视剧,根本不是为了赚钱,目的就是好像皇帝选修一样,看到漂亮的姑娘就潜一下。

    “这部剧,那个公司出品的?”

    宋山问。

    “京都秦氏影视!”

    “知道了!”

    宋山点点头,然后安抚了一下魏小宗,今天魏小宗也算是尽心尽力了,要不是他的动作惊动了许邵武,那事情就大条了,宋绣要当真受伤了,那宋山就算是把整个会所的人都屠了,也没用,改变不了的事实的。

    他拍拍魏小宗,道:“你受伤不小,去好好养伤!”

    “宋二哥,这事情是我对不起你,是我没有看好宋绣!”

    魏小宗还是比较的内疚的。

    他本身只是一个小摄影师,在玉都那个地方,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是想要发迹,没有这么容易,遇见了宋绣,算是他的幸运,他应该好好保护好宋绣的,可他让宋绣给遇到危险了,心里面很不安。

    “这事情和你没关系!”

    宋山淡然的道:“是金子就藏不住,是珍珠,总要发光的,没受伤就是好事,刚好趁着这个机会,我给她造势一下,以后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

    事情已经发生了,这时候说其他的也没有什么意思了,干脆闹大了,把这事情当做一个教训。

    魏小宗本身就被揍的不轻,肋骨都断了两根,手还折了,被宋山安慰了一番,心里面的愧疚少了一点,就有些扛不住了,便回去休息了。

    诺大的庭院里面,就剩下宋山和许邵武了。

    “刚才和你打的不相上下的是谁?“

    宋山问。

    在宋山的意识之中,许邵武的身手绝对是绝顶一流的,而且他的可不是方南衣那种花架子,是真正的杀人技。

    还第一次碰到能和许邵武打这么久的人。

    “东乌!”许邵武低沉的道。

    “第一次看到,能和你打的人!”宋山道。

    “华国卧虎藏龙,我只是一个小兵而已,甚至算不上任务,真正的兵王,要么在中南海,要么在边疆,可不是我这种!”许邵武摇摇头。

    “这个东乌,你认识?”

    “算是认识,听过名字,没见过人,而且不太熟悉,以前他也是军人,听说从小练武,内家拳打的很好,弟子不错,后来又去了西伯利亚受训,是东北军区比较有名气的特种兵,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犯了军法,听说应该被枪毙的,只是军事法庭裁决的时候,因为证据不足,只是革除了军职,倒是没想到,他进了秦家!”

    “这样的人,为什么进秦家?”

    宋山略微意外。

    在他看来,这些兵王,多少是有骄傲的。

    “不意外!”

    许邵武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些年退役的兵王不少,很少流出去了,都被各家给招揽了,一方面他们重视自己的安全,另外这四九城的争斗也从来没有平息过!”

    “秦家!”

    宋山眯眼,他所知道的四九城贵族,还真不多,不过秦家,他倒是听说过几次,秦老爷子是建国功臣,而且尚且健在,算是红色硕果之一,这些年也算是家族昌盛,出了一个不错的苗子,撑起了秦家的威势:“秦万东!”

    “秦家这些年发展很好!”

    许邵武道:“虽然不碰军职,可在国府有很深的底蕴,特别是秦万东,这些年发展最猛的一个!”

    “这事情是没办法善了的,你打电话回西北,从保安部抽调精锐过来,他们想要明着玩我奉陪,想要来阴的,我们也不能输!”宋山道。

    “行!”

    “对了,你是打不过东乌,还是因为受伤了?”宋山问。

    “脚对人的平衡性很重要,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我这条腿,十成的实力,也发挥不出五成来了,输给他,很正常!”许邵武淡淡的语言有几分倨傲。

    “如果你脚恢复了呢?”

    宋山问。

    “一分钟我能解决他!”许邵武自信的说道,他的杀人技和东乌的不一样,东乌还差点火后,但是他已经收放自如,要不是自己的脚跟不上节奏,收拾东乌,很简单的事情。

    “这样啊?”宋山有些心动,现在正在危险关头,许邵武可是一个大杀器,要是让他恢复了。

    “老板,不是说药没炼好吗?”许邵武皱眉。

    “根治的没练好,而且这药还有特别的功效,这功效很难得的,听说能为人清理体内的穴位经脉,可现在少了几味药,还差点火候!”

    宋山道:“但是要是让你的腿恢复如一,倒是有临时的药,只是有后遗症的!”

    许邵武第一次给宋山请求的时候,宋山就答应了为他们这些人调理内伤,而且一直在准备,只是炼药方面失败了一次,有些特别的药,还需要亲自种植。

    “我想要尝试一下!”

    许邵武今天很憋屈的,所以心情急迫了一下。

    “算了!”

    宋山考虑了一下,道:“你们先撑着,我还差几味药,要是现在就把你的腿治好,再留下不可治理的后遗症,我们的努力等于前功尽弃,如今又不是生死关头,不需要这样!”

    许邵武有些遗憾,但是心里面也有几分感激,宋山能在这时候,还能为自己着想,不管他带着什么目的进入丰盛,遇上这样的老板,还是很幸运的。

    …………………………

    燕京的夜,暗流汹涌。

    秦家别墅。

    不到两个小时的事情,秦少桓已经被送回的秦家别墅,秦家有自己的医生和设备,受伤了也不用直接去医院,在家里面也可以休养的。

    “那个杀千刀的敢伤我儿子啊!”一个贵妇人正趴在一张床榻上的嘶吼者:“我要他的命!”

    “谁这么狠啊!”

    “脑袋都开瓢了!”

    “逢了二十几针,留了这么多血!”

    “听说还脑震荡了!”

    “真不把我们秦家当一回事了!”

    “不管是谁,必须找出来!”

    秦家人口多,三姑六婆也多,一个个围在了这床边,叫嚣了起来了,向来只有秦家欺负人,现在秦家的人被欺负了,他们当然不愿意。

    “都给老夫安静!”

    一个唐装老人,杵着拐杖,一步步走进来了。

    “爸!”

    “公公!”

    众人连忙安静下来了。

    这老人就是秦家的擎天柱,秦家老太爷,今年已经八十多了,十几岁就入党然后跟着党走,走过长征,打过抗战,解放之前弃武从文,风风雨雨几十年,不仅仅德高望重,而且人脉深厚。

    “乖孙,你怎么样了?”

    唐装老人站在床榻边上,眼睛含泪,看着脑袋包扎成了一个木乃伊的宝贝孙子,心里面难受极了。

    都说隔辈亲。

    人老了,就对子孙多了一些念头。

    儿子长大了,没法管了。

    第三代几个的孙子,老大阴沉,老二稳重,都不算是可爱的孩子,从小被当成接班人来培养,唯独就老三的最甜,从小到大都能哄得自己的高兴,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孙子了。

    “爷爷,疼!”

    秦少桓心中极恨那个青年,他是第一次感受自己的性命好像都不握在自己手里面一样的。

    “你放心,爷爷不会让你白受这罪的!”

    人年轻的时候精明,都是算计,为了争权夺利,儿子女儿的婚姻都可以用来交易,但是老了,终究有了一份舔犊之情,可少了几分算计,也不会计较得失,就是不想让孙子吃亏。

    秦老爷子深呼吸一口气,一目扫过,然后道:“别都堵在这里了,该去干嘛,就去干嘛,万余,万丰,少墨,你们跟我进书房来了!”

    “是!”

    一群女眷就散了,但是两个中年和一个青年跟在了老爷子后面,进入了书房里面。

    “事情查清楚了没有?”

    秦老爷子坐下来,威严万分。

    “查清楚了!”

    秦万余是老爷子第七个儿子,很怕老爷子。

    从长征到抗战,再到解放,一路走过来,秦家也是起起落落的,秦老爷子先后也结了三次婚,第一个妻子抗战的时候就死了,那时候鬼子扫荡,没来得及救援,八路军的很多家属都被杀了,这第一任妻子生了两个儿子,都死了。

    后来娶了第二个妻子,第二个妻子是一个书香世家,就生了一个秦万东,但是也没享受过什么福气,解放前就病死了。

    第三任妻子,是解放之后才娶的。

    生了四个儿子,两儿一女。

    但是夭折了两个,儿子就剩下是秦万余和秦万丰,女儿是秦少梅。

    秦少桓就是秦万余的儿子。

    “到底怎么一回事?”

    秦老爷子的拐杖狠狠挫了一下地板。

    “老三在的叶家那个私生子的场子里面玩,可能玩的有些过分了,这外来的人手脚重,起了争执,就打起来了!”

    “东乌呢?”

    秦老爷子自然知道自己孙子是什么人,所以把当初顺手救出来的东乌给了他,就是为了防止这种意外的发生,毕竟秦家就算有权有势,也挡不住匹夫之怒。

    “东乌被挡住了,现在还在外面跪着!”

    “能打得过东乌的人,是叶家那小子派人拦着了吧!”秦老爷子冷声的道。

    “倒不是!”

    秦万丰回答,道:“听说是人家的保镖!”

    “没用的东西!”

    秦老爷子有些冷哼。

    “爷爷,这事情不简单啊!”秦少墨沉默了很久,才开口说道:“把老三开瓢的人,叫宋山,这个名字爷爷或许感觉陌生,但是丰盛这个企业,爷爷不陌生了吧!”

    “是他!”

    秦老爷子睁大眼睛。

    这个企业最近在中央闹的有些慌,特别是澳洲项目之后,而这个企业的创始人也在中央挂了名字,还真不是无名之辈。

    “现在是老三霸王硬上弓,动了人家的妹妹,先别说我们要不要对付他,就算我们不动,他也未必会善罢甘休,他身边那个和东乌打的不相上下的保镖,叫许邵武,以前是军人,后来退役了,华家安排的退役!”

    秦少墨低沉的说道。

    “华家又怎么了?”

    秦万余道:“难道我们老三就白遭罪了!”

    “七叔,别激动!”

    秦少墨说道:“现在我不是说不做事情,只是要谨慎一点,毕竟最近对于父亲来说,是比较关键的时候,不能因为老三的事情,把父亲也拖进去!”

    “哼!”

    秦万余不说话了。

    谁都知道,秦家老爷子已经退下来了,余荫尚可用,但是不能维持多久了,秦家想要鼎盛,想要维持这权势,秦万东才是关键。

    “少墨,那是你弟弟!”秦老爷子可没有年轻时候的精明,他现在就关心孙子,所以他的眼睛有些阴鸷的看着秦少墨,这个孙子他一直都不太喜欢,做事情太稳重了,让他想要当长辈的念头都没有。

    “我知道!”

    秦少墨苦笑,他就知道爷爷的心偏的很,所以该做的事情,他还是的做,而且这秦家也不能让人看笑话了:“叶家那边,我打招呼了,其他几家和老三一起去玩的年轻人,我也通知了,让他们小心说话,而且我已经让警察局抓人了,只要把他伤害老三的事情坐实,交警察去处理就行了,伤害罪,能让他进去坐几年了!”

    ……………………………………………………

    叶家四合院。

    叶家本身燕京人,前朝时候就是大户,祖传的四合院,在这燕京里面,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好地方。

    叶老爷子过世的早。

    所以叶家在这燕京,并不算是很鼎盛。

    不过也加也有扛把子。

    叶家的老大,叶伟明的仕途还算是顺利,已是部级领导了,叶家在这里四九城,也算是有点说话的力量。

    “秦家的事情,你掺合什么?”

    叶景添的父亲是叶伟正,是也叶家老二,他有些阴鸷的看着这个小儿子。

    “我没掺合啊!”

    叶景添已经熟悉了父亲和自己说话的态度,很是淡漠。@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