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不是超级警察 > 正文 98、真虐
    “小兄弟别激动,好好说,怎么回事?”肖然拍了拍这位小年轻的肩膀。

    小年轻17、8岁的年纪,白白净净,留着小碎头,一双眼睛十分干净,给人地第一印象就是个单纯的男生。

    “那边有人虐狗,把两条狗的屁股给缝在一起了!”小年轻指了指不远处的建筑,痛心疾首道。

    “不是吧,大庭广众这样玩?”

    张磊瞪圆了眼睛,在当今‘爱心泛滥’的某些组织地维护下,还有人敢当众如此作为,不怕被怼到半空里去啊?

    不过这事他们警察也不好办,一个处理不当,也会被喷个惨。

    “是呀,众目睽睽啊,怎么可以这样做!”

    小年轻气地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别人,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

    “好了好了,这话的确是先生说的。”

    肖然整了整胸前的执法记录仪,说道:“走吧,带我们去看看,在哪呢?”

    “就在那亭子边的墙后面,我带你们去。”

    小年轻蹭蹭带着两人到了现场,指着两条旺财道:“你们看,你们看……”

    看清现场的情形,肖然嘴角剧烈地抖了抖。

    张磊则已然捂住了嘴巴,竭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

    情况也的确如小年轻所说,两条旺财的屁股连在了一起,但看着它们无辜的表情,肖然实在推断不出,是何人如此‘凶残’将它们连到了一起。

    “这是真虐啊!”

    张磊摇着头感叹,肖然赞同地点了点头,他明白张磊话里的意思,连旺财都有对象了,真是太虐狗了!

    “警察哥哥,这怎么办啊,要不要把它们先分开?”小年轻在旁边急的不行。

    张磊连忙摇头道:“不能分不能分,这是犯罪现场,分开了就没证据了。”

    “哦,那下面该怎么办啊?”小年轻单纯地问道。

    肖然掏出便携记录单刷刷填写清楚,只听张磊在旁边问道:“小兄弟哪里人啊,去过农村吗?”

    “没有,我就在市里长大的。”小年轻说道。

    “哦。”

    张磊想了想,眼睛一转,说道:“这个、这个虐狗的人啊,肯定是极坏极坏的,他待会儿说不定还要过来,我们在这他肯定不敢来。这样,你先在这旁边坐一会儿,如果人来了,你就喊我们。嗯,要是这两条狗分开了,你也过去和我们说一下好吧。”

    “好的,警察哥哥,我一定会看好它们的。”

    小年轻郑重地点了点头,眼睛里充满了坚定的色彩。

    看着小年轻真的在旁边的亭子里坐下了,刚回到位置上的张磊‘噗嗤’一声,笑的腰都弯了。

    “注意形象,群众看着呢!”

    肖然瞪了张磊一眼,“你为什么骗他啊,小兄弟这么单纯,待会儿他明白了,伤了自尊心怎么办?”

    “这……这我没多想。”张磊愣了一下,说道:“要不我过去和他解释清楚?”

    “行了,待会儿我和他解释吧。”肖然说道。

    张磊看着肖然,一阵质疑:“你?你不是最不爱说话的么?”

    “我是不喜欢说废话,哪像你,捣鼓捣鼓和不认识的人都能成兄弟。”肖然哼声道。

    张磊不爽道:“你懂什么,我这叫社交能力强。”

    两人聊了几分钟,便见那小年轻红着脸,低着头走过来了。

    “小弟弟,看明白了?”肖然微笑着走上前去。

    “警察哥哥对不起,我真不知道它们是在做哪些事,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小年轻低着头小声道。

    肖然拍了拍小年轻的肩膀:“不用说不好意思,我同事就是和你开个玩笑,不要往心里去。你是一名好青年,见到不好的事就要及时向我们反映,这样才能建设好我们社会嘛,你很不错的!”

    “真的吗警察哥哥,我真没给你们添麻烦?”小年轻抬起头,高兴说道。

    肖然摇了摇头:“没有。见义勇为是好事情,但你也要加强一下常识啊,必要的分辨能力还是要有的。”

    “好的,回家我一定好好学习!”

    看着小青年快乐地离开了,肖然将出警记录写完:“……怀疑有人虐待动物把两条狗缝在一起。已核实,系两狗在为爱鼓掌,已完毕分开,确认无人虐狗,并对举报人进行了科普。”

    张磊凑过头来看了看肖然写的内容,又是一阵笑:“你这样写,传到系统里,是想把法制科那些人笑傻吗?”

    “不然呢?”

    肖然一摊手,将记录本放进口袋里,接着便继续在负责区域内巡逻。

    作为一处全国知名的旅游景点,虽然上午进景区时,看着人流不多,但临近中午的时候,大家赶到一个时间点出来吃饭,人就显得多了。

    肖然举着扩音喇叭,不断地疏导着路上拥挤地人流,嗓子都快喊哑了。

    等人流高峰过去,肖然才和张磊轮流去吃了饭。

    看着头顶的大太阳,张磊拧开一瓶矿泉水狂饮了一阵,感慨道:“基层真的是不容易啊,小事琐事一大堆,咱们在这忙了大半天,都不知道在忙什么,结果感觉比五公里越野都累。”

    肖然道:“忙什么,忙群众,群众无小事。你得加强学习啦,回头找教导员给你上上课。”

    “我就这样一说,你不用给我做思想工作。”

    两人正闲聊着,张磊突然朝肖然背后一指,惊讶道:“你看这人怎么了,怎么慌不择路的?”

    肖然转身一看,只见身后的小山坡上,一名穿着灰色外套的中年人连滚带爬地跑了下来。

    “大哥怎么回事啊,吓成这个样子?”两人迎了上去,与那中年人说道。

    那中年人看到两人身上的警服,激动道:“警察同志,你们好,太好了,我正准备找你们呢,这、这山坡上有事,有事!”

    “什么事啊?你和我们说清楚一下。”

    肖然的脸色严肃下来,能把一名心智成熟的人吓成这个样子,应该不是狗屁股什么的缝到了一起,想来挺严重的。

    “骨头!骨头,白花花的,人骨头!”

    那中年人搀着肖然的胳膊,伸手往后面一指:“就在这山坡上,我正准备在树林里吃个饭,一脚给从书叶里踩出来了!”

    “不会是有人抛尸吧,这可是人流超多的景点!”张磊难以置信道。

    “大哥,您先带我们去看看!”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