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不是超级警察 > 正文 133、过往(求订阅、求月票)
    又有人,被杀了?

    李放放拿着资料的双手僵在半空,难以置信道:“这、这我们已经防范的很严密了呀!是今天的事么……”

    “刚接到报案,暂不清楚。”

    何晓丽转身拿过装备,严肃地说道:“而且,这次是两个……通知技术组,另外联系还在外面巡逻的人,准备前往沿河路严家小区!”

    “沿河路?哪里是三局的辖区啊!”李放放恍然说道。

    何晓丽断然道:“别管那么多了,这件案子已经不是辖区所能限制的了,立即行动吧!”

    “明白!”

    旋即,肖然前往还在忙碌的技术区,通告准备出现场,李放放则去联系还撒在外面的巡逻队。

    “不是吧,又死人!”

    听闻这个消息,这些天忙碌地有些神形黯然的张磊苦着脸说道:“不是加强巡逻力度了么?”

    看着张磊干裂的嘴唇,肖然摸出两个橘子递了过去:“巡逻力度很大,但市里近千万人,不可能每一个人身边都跟着人保护啊。”

    张磊将橘子皮丢进垃圾桶,点着头道:“也是……这些天忙迷糊了。”

    说完,拿起装备跟上了准备出发的大部队。

    一行人奔到楼下,只见一队和二队的专案组成员正蓄势待发,薛青霞带着余雨和秦法医也拎着法医箱匆匆上车。

    “挤一挤,那边没位子了。”余雨将手里的工具放进后备箱里,不由分说地挤到了肖然身边。

    李放放启动警车:“坐好啊,走了!”

    “你们法医科这些天忙什么?”

    看着拄着下巴望着车窗外沉思地余雨,肖然开口打破了车里的寂静。

    “还能忙什么,各种检验分析……最多的就是研究范昌杰和梁大会的尸检报告,看有没有遗漏的线索,完善你们需要的证据链。”余雨说道。

    肖然点了点头,有些遗憾道:“可惜,还是让他完成了目的。”

    一路疾驰,一行人来到了沿河路的严家小区1栋2单元楼。

    听闻小区里死了人,单元楼下已经聚集了一大堆等着看热闹的群众,但由于楼道口已经被警方拉起了警戒线,所以只能聚作一团,议论纷纷。

    出示证件之后,肖然跟着众人进入了2单元楼。

    事发现场是在2楼的204室,根据路上刚得到的消息,不出所料,遇害的果然是一对情侣。

    领导不公,口舌争论,因情生恨。

    假设猜测没有出现偏差的话,凶手已经完美复制了15年前的旧案。

    此时,肖然心中已然明朗,他现在所需要知道的,就是这对情侣到底与汪净沙产生过怎样的纠葛。

    来到现场,三局的同事们已经在进行初期勘察了。

    雷大队与三局的李大队在走廊里站着,面青凝重,似乎在说着什么。

    肖然从李大队长身边走过的时候,隐约听到李大队长说道:“……千防万防,还是没防住,你们那边范昌杰的事调查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临门一脚的事了。”雷大队波澜不惊地说道。

    李大队长顿时喜道:“那我们这可就沾你们的光了,帮我们省了很大的力气啊!”

    “嗯嗯。”雷大队抽着烟,锁着眉头没细说。

    肖然听着两人对话,不禁扬了扬嘴角,他们查到汪净沙的事都还没来得及和雷大队说呢,专案组大多数人到现在还一片混乱,朝那临门一脚去?

    很显然,雷大队这么说纯粹是不能丢了颜面。

    “哎,过来,你小子笑什么笑!”

    刚走两步,肖然便被雷康叫了过去,肖然也没想到,他就稍稍扬了扬嘴角,怎么就被雷康看到了。

    “没,我就是有了点思路,高兴。”肖然连忙说道。

    “哦。”

    雷康看了看站的笔直的肖然,眼中一阵光芒闪过:“那你赶紧去查吧,别愣着。”

    “是。”肖然应道,连忙去领了鞋套,跟着进了现场。

    “哎,老雷,你这糟老头坏的很呐。”

    李大队瞅瞅跑掉的肖然,笑看着雷大队调侃道:“肖然有思路你怎么不让他说啊,还是怕我听了,赶在你们前头抢功劳?”

    “没啊,现在联合办案,分什么你我,对吧……”

    雷大队摆着手道,但神情深处分明就是在说,我就是这个意思。

    204室内人头攒动。

    经过初期调查,肖然了解到这对情侣中,男的叫佟技学,28岁,女的叫蒋雯,27岁。

    现场一如梁大会的案发现场,没有任何打斗痕迹,根据梁大会的情况判断,凶手应该是故技重施,使用了类似乙醚的快速致晕药剂。

    肖然进入现场时,两人的尸体还没有被移动,现场法医正围着两具尸体做初步尸检。

    可以看到,这对情侣都是被绑成‘之’字,互相背对着跪坐在客厅里,如同十五年前一样,致命伤均在脖颈处,被干净利落地一刀捅穿了咽喉。

    看着客厅前后墙上斑驳的血迹,肖然能够想象,当凶手把刀从两人的脖子中抽出的时候,急速喷涌而出地鲜血中,充斥着多么强烈的死亡气息。

    一名同事从肖然身边走过,摇着头,小声嘀咕道:“特么的,看着都疼。”

    肖然点了点头,看着那外翻的伤口,以及死者半睁着地空洞眼睛,真是无法想像,他们在死亡之前是否回复过意识,看到这绝望的一幕。

    “……死者死亡时间约为18个小时左右,初步判断被害时间应在昨晚10到11点之间。”

    现场法医不断说着尸检情况,旁边的人则迅速记录:“……从伤口判断,凶器应为匕首之类,刀背宽度5毫米,刀宽5厘米,刀长约在25厘米左右,不像是制式刀具。”

    “自制的,与绍市梁大会案的应该是同一柄刀具。”

    薛青霞戴上手套,避开两具尸体下的血泊,蹲下身说道:“应该也是吸入了乙醚类物质,你们可以再做下理化检验。”

    “好的。”三局的法医人员点头道。

    肖然抱着胳膊站在客厅里,看着忙碌的众人。

    从刀具上看,杀死佟技学与蒋雯的应该就是一把刀具。

    如果所料不差,凶手的确是汪净沙的话,显然,他从绍市回返的时候,一定不是通过公共交通系统,不然这柄自制刀具不可能通过安检。

    不过,肖然现在关心的不是现场留下了什么痕迹。

    他现在最想搞清楚的,是这两人与汪净沙之间到底有过怎样不为人知的过往。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