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不是超级警察 > 正文 245、脸皮!
    “反正王小梅的同事,包括她所有接触过的客户,肯定都是要查的,如果没有明确指向的线索,哪怕再麻烦也要全部过一遍。”李放放道。

    肖然微微点头,正要继续搜寻,对讲机中传出何晓丽的声音:“发现犯罪现场,位置在杀狗现场北偏东五度,约50米处。”

    “过去吧,不用找了。”肖然收起uv手电,径直朝何晓丽所在的位置靠了过去。

    第一现场就是在进入林中的小路上,不过要更往里一些。

    在强光灯与紫光灯的照射下,一片明显被打扫过的地面上,隐约可见有挣扎过的痕迹。

    技术组一众聚拢过来,蹲在小道两侧,耐心地辨别事后的破坏行为,尽全力还原着七天前在此发生的犯罪行径。

    陆琴在几道几乎不可见的抓痕边放上标尺,又往后走了几步,在一片貌似是蹬擦痕迹处做好标记,最后与蔡望、秦永安等商量了一番,又标出了一处似乎是鞋帮与地面产生摩擦时的痕迹。

    “凶手的确是做过清扫,但由于现场动作的力度较大,所以并不像其他地方清理的那么彻底,而且当时凶手似乎也比较着急,所以依稀能辨认出这几处痕迹。”

    伴着单反拍照声,陆琴指着三块区域内的痕迹解释道:“从现场的痕迹来看,被害人当时是面朝下,被凶手压住,同时被绳子勒住脖颈。

    最开始的时候,绳子应该还没有收紧,被害人被凶手扑倒之后,第一反应是想用双手撑着地面爬起,但被害人脖子间的绳子陡然收紧,被害人痛苦之下肌肉痉挛手足乱动,留下了这些抓痕,以及脚尖与地面的蹬擦痕迹,我们稍后会采集现场的土样与被害人指甲缝中的泥渍做对比。

    接着这一块应该就是凶手留下的,为了阻止被害人挣脱,凶手一条腿跪压在被害人背上,另一条腿与地面斜成约30度,斜蹬着地面获得压制住被害人的力量。”

    “虽然凶手蹬踏过的地面已经杂乱不堪,但我们还是可以大致判断出,这是一个男人的脚印,不过具体数据,要等回去精确计算过之后才能给出大概。”

    陆琴说着,撑开一个小号自封袋,从一处貌似有些水印的地面取了些土放进去:“被害人被勒死后,大小便失禁,这里应该就是死者尿液浸湿过的地方。秦法医,麻烦回去坐下dna比对,落实犯罪现场。”

    “好的。”秦法医接过自封袋,收了起来。

    对犯罪现场进一步的解析还在继续,肖然没有再听,只是看了看头顶的林木,微皱着眉头,沿着脚下的小道继续往里走去。

    通过陆琴对犯罪现场的分析可以看出,王小梅遇害时,是面朝地、头朝南的。

    这就意味着,王小梅当时可能是在往外走,凶手也和她一起往外走,然后趁其不备,用绳子勒住了她。

    当然,往外走有两种情况:王小梅认识凶手,没有戒备;王小梅不认识凶手,但两人撞见时,凶手并没有出现歹意,王小梅也没有发现凶手有做什么可怕的事,所以并未受到惊吓第一时间跑开。

    不过,也可能是王小梅往外跑,凶手从后追了上来,但在这一过程中,王小梅面临恐惧可能会大喊大叫,从而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所以,王小梅往外跑得可能性较小,走的可能性较大。

    暂且不论王小梅与凶手认不认识,既然王小梅可能是出于好奇心,尾随着凶手溜了进来,那么,凶手到这老林子中来又是所谓何事?

    真的如李放放推测的那样,只是与王小梅说事,然后怒而杀人?

    又或者这里隐藏着凶手不可告人的目的,哪怕王小梅只是好奇地跟了进来,并未撞见他的事,他也要对王小梅进行灭口?

    看着肖然一人打着手电走开,何晓丽捅了捅李放放,下巴一指肖然,示意李放放跟着。

    李放放会意,连忙尾随肖然而去,终于在小路尽头,看见肖然扶着一颗一抱多粗的大树,仰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回事?看什么呢?”李放放跟着仰头,除了光秃秃的树杈与漆黑的夜空,什么也没看到。

    肖然拍了拍粗壮的树干,发出一阵沉闷的响声:“我们从名溪小区一路走过来,为什么只有仓园新社这的老林子中被踩出了一条小路?”

    李放放一愣,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对哦,为什么这边老林子中会有一条小路?”

    肖然没有解释,“知道这是什么树吗?”

    “无患子树啊,据说这种木材能够驱邪杀鬼,而且结的果子可以做美容化妆品,这么粗一棵,至少得上百年了……”

    说到这,李放放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这条路是附近居民来捡无患子时踩出来的?——不过这和案子有关联吗?”

    “并没有关系。”

    肖然将手电照向树根周边的土地,眯着眼帘绕着这棵大树走了两圈,最终在大树背面蹲了下来:“你往后退退,能看到我吗?”

    闻言,李放放连忙退了几步,“毛都看不到,这树太粗了,你看把周围这些小树压的都长不起来!”

    “那应该就是这了。”

    肖然将手电筒递给李放放,取出两片一次性手套戴上,小心地拨开树根旁厚厚的枯叶。

    “什么就是这了?说清楚啊?”李放放不解道。

    “第一现场小路两旁并没有踩踏过的痕迹,那么王小梅跟着进来时,凶手可能正在这个位置,以至于王小梅也没有看清凶手在做什么。”

    肖然拨走树根旁全部的枯叶,果然露出一小块被砸实的泥土。

    “这是……所以当时凶手是在这埋着什么东西,然后王小梅撞了过来,虽然没看到凶手在做什么,但凶手依然决定灭掉王小梅?”李放放总算大致理解了肖然的想法。

    肖然屏息凝神,抽出匕首,小心地将面前的泥土掘开,往下挖了约有七八厘米,一点白中透黄的物质显露出来。

    李放放俯下身,举着手电筒,紧张地看着肖然将这物质上的泥土慢慢清走,不过当泥土被清走小半时,李放放已然明白了这是个什么东西。

    “脸!……脸皮!”

    肖然一点点扫去那张脸皮上的泥土颗粒,这张脸皮已经有受潮了,但并没有膨胀泛白,所以能大致推断这张脸皮在埋下之前,是被特意除湿过的。

    这张面皮不是很大,嘴、鼻、眼及四周的切割都很工整,薄薄的一层,像极了一件艺术品。

    肖然眯着眼帘,沉默着抬头看了看这棵粗壮的无患子树。

    将人脸埋在一棵能驱魔杀鬼的树下,究竟是出于何种目的?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