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不是超级警察 > 434、马桶
    成玉国一家所住的二层小楼,面积并不大,一楼是客厅、厨房、卫生间,二楼是两间卧室加一个阳台与一个卫生间。

    可能是因为成玉国本人懒散,加之一家人日子过的本就不如意的缘故,肖然楼上楼下看了一转,发现成玉国家里打扫的并不是很干净。

    有些地方得过且过,只要是没人看的见,能不打扫便不打扫。

    一楼的卫生间里,亦是这样。

    卫生间地面的边边角角上,充满条条块块的黑褐色污渍,盥洗台上也是十分脏乱,水龙头以及镜子上布满星星点点的干涸的水渍与牙膏痕迹,白色的马桶盖也已变成了黄褐色。

    显然,成玉国一家很久没有清洁过这间卫生间了。

    对照着当时现场勘察人员拍下的照片,可以看到在案发时,这间卫生间里还散落着各种长短不一的毛发,不过那些毛发都被收走检验了。

    然而最终的检验结果,却显示那些毛发皆属于成玉国一家,并没有检测到其他人的dna。

    引起肖然关注的并不是这卫生间里的环境,而是那个被盖上的马桶。

    这个马桶并没有什么吸引人关注的地方,而且还十分的老旧脏乱,特别的不起眼,不过看着马桶盖前端那一块因为经常掀合,而较为干净的区域,肖然心中产生了一个想法。

    把张磊和俞梦晴喊了过来,三个人窝在这小小的卫生间里,气氛不免有些尴尬。

    “什么情况,有发现吗?”张磊一进来便拿着紫外手电不断扫描,不过也没看出个所以然。

    肖然对着案发时的现场勘查报告,问俞梦晴道:“这个马桶上,当时是没提取到指纹是吧?”

    “啊?”

    俞梦晴愣了愣,十分不解肖然为何会关注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马桶,难道刑侦专家的思维就是这样,如此的古怪清奇?

    不过作为经常整理汇拢各方进度内容的人员,俞梦晴对调查报告上的内容基本都有印象。

    她略一思索,便摇头道:“马桶上没有。不过水龙头握把,还有这边洗漱用品上都有发现,但那些之后都被证明是成玉国一家的生活痕迹。”

    肖然点了点头,戴上手套朝张磊要了胶带,撕下一截贴在那马桶盖的前端。

    张磊同样蹲下身凑了过来,看着肖然撕下胶带,果然没有发现指纹痕迹,忍不住问道:“肖然你在搞什么?”

    肖然扬了扬嘴角,对张磊道:“假设这是你家的马桶,你现在模拟一遍你上厕所的全过程。”

    “模拟上厕所?——大哥,你又不是不会上厕所,谁还不都是那几个步骤,还用我模拟?”

    张磊说着,掀开马桶盖,往上坐了一下,想去按水箱按钮,但被肖然制止了,接着又随手把马桶盖盖上:“不都是这样的吗?”

    肖然没有开口,只是又撕了两条胶带,一张贴在因为经常使用,因而较为干净的水箱按钮上,一张贴在张磊放在手指扒着马桶盖放下的位置。

    虽然肖然还没有明说,但是相较于依旧蒙圈状态的俞梦晴,张磊却是很快回过味来。

    他揭下两条胶带,水箱按钮上的胶带上什么都没有,然而另一条胶带上,却出现了张磊的两枚残缺指纹。

    当然,如果张磊刚才真的按下了水箱按钮的话,另一条胶带上肯定也会有他的指纹。

    看着手上的两条胶带,张磊与肖然对视一眼,“是这样吧?”

    肖然点了点头。

    “是什么啊?哎,到底是什么啊?我都快被你们绕糊涂了!”俞梦晴左看右看,实在搞不懂肖然和张磊俩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张磊把胶带在俞梦晴眼前晃了晃,问道:“胶带上是什么?”

    “你的指纹啊。”

    “那为什么当时现场,马桶上没有留下指纹痕迹?”

    俞梦晴略微一愣,答道:“我怎么知道……兴许是他们家上完厕所后擦掉了呢。”

    “你上厕所之后,会专门擦一下马桶盖和按钮?”

    张磊惊奇地看着俞梦晴,又指了指那些脏兮兮的痕迹:“而且你看看这卫生间里,还有这马桶里脏成这个样子,你认为成玉国一家上完厕所会把马桶上的指纹、触摸痕迹之类的都擦干净?”

    “……”

    俞梦晴沉默半响之后,终于回过味来,惊叫道:“所以你的意思是,凶手当时使用过这个马桶?!”

    “应该是的吧。”

    肖然回答的并不肯定,他拿着强光手电,蹲在马桶边,仔细地观察着马桶内的情形。

    不得不说,由于长时间没有清理,这个马桶脏的可以,不仅仅是马桶坐垫已经变成了明黄色,就连马桶内都充斥着大量黄色、褐色的点状痕迹。

    看着肖然打着手电趴在马桶上,整张脸都快探到水封口,俞梦晴心里虽不觉的恶心,但也生出一股浓浓的维和感。

    果然,要成为刑侦专家也并不是那么容易,什么事都要上,电视剧里那种走走看看就了然于胸的画面根本不可能出现。

    虽然眼前人的颜值完爆那些偶像明星,但也不照样在拿着塑料棒,搅合着还残留着各种排泄物的马桶么?

    “水封里面好像还残留着一些食物残渣,磊子我们把这马桶卸下来,注意不要将里面的水倾斜掉了。”

    肖然观察了一会儿,让俞梦晴打着手电,便与张磊合力去拆马桶。

    俞梦晴弯着腰,看着忙活的热火朝天的两人,忍不住问道:“为什么是食物残渣?排泄物被水泡了,没冲干净,大约和食物残渣也很像似吧?”

    肖然和张磊动作同时一顿,半响才道,“希望不是吧。”

    一番折腾之后,马桶内残留的水封,以及其中的碎屑物质都被收进自封袋里。

    张磊一手提着自封袋,一手打着光观察着水里的物质,不确定分析道:“应该不是排泄物,好像是呕吐出来的食物残渣。”

    “不会是凶手作案的时候……恶心的吐了吗?”

    俞梦晴惊讶道,“这怎么可能呢,那样残忍的嫌疑人,就像国外电影里那样,把杀人当成艺术,他怎么可能会吐?”

    “管他吐没吐呢,送技术中心检测一下不就知道了。”张磊道。

    俞梦晴摇了摇头,又问道:“不过如果这真是呕吐物残渣,在这水里都快泡半个月了,还能提取到dna吗?”

    “试试看吧。”肖然心里也不确定。

    但是如果凶手在当时作案的过程中,真的被自己的行为恶心吐了,那凶手当时的心理环境,又是怎样一副情形呢?@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