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不是超级警察 > 448、左耳
    制造连环杀人案的头号嫌疑人翁涛,的确死不足惜。

    但即便是让翁涛去死,那也应该是在经过审判之后,只有这样才会给两名死者以及家属一个交代。

    可是现在翁涛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死了,还是顶着一个‘嫌疑人’的头衔,这叫什么事!

    如果真正定下来翁涛是凶手之后,那也就罢了,但现在毕竟还没确定下来,翁涛本人没有指认供述,万一翁涛也和成玉国一样,是被错误认定的呢?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翁涛本人没有认罪伏法,这对于之前的案子来说,终归是没有得到一个圆满的结束。

    ——即便大家心里都已经认定,翁涛就是凶手。

    大家一边听着张辉的讲述,一边逆着河水往上游走去,现场的尸块太多,薛青霞和余雨等人还在收集整理。

    “经过我们对河两岸的勘察,认为抛尸者就是从那里下水、上岸的。”

    沿着小河走出东前村不远,张辉停下脚步,指了指对岸那一块覆满野草的河岸,草丛间有一行踩踏痕迹,而在那痕迹正前方不远,便是肖然他们走过的县道。

    县道往南穿过东前村和东侧的另一个村子,往北穿过一块田地,然后从几座低矮的小山头中曲折穿过,通向其他的地方。

    而且在以县道为主干道的两侧,还有几条村村通的水泥路,在这样偏远的交通环境中,想找到道路监控,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看着面前潺潺流淌的河水,何晓丽说道:“那个黑色塑料袋,还有里面被切碎的大腿,应该是凶手故意丢出来的,他就是想让我们发现他的作品。”

    “对,开始的时候,我们也不确定凶手这样百密一疏,把塑料袋扔进河里到底是什么目的,后来看到嫌疑人留下的信,我们才明白他是故意丢出来,引我们到现场的。”张辉说道。

    “嫌疑人留下的那信里,写的是什么东西?”邵勇边走边问道。

    张辉答道:“就是说,翁涛是‘7.28’‘8.09’案的凶手,他认为我们可能查不出来凶手是谁了,所以他出手帮我们杀掉翁涛,还世间一个公道……大概意思是这样的,待会儿你们可以看下。”

    “这个人怎么知道翁涛是凶手?他又怎么能肯定我们查不出来是翁涛杀了人?怪事了!”邵勇骂了一句。

    思索着张辉说的这些内容,肖然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心中十分不解,他们是十号凌晨才确定翁涛是嫌疑人,而在他们出动之前,翁涛已经在赶往东前村的路上。

    如果翁涛前来东前村,是嫌疑人厌恶翁涛的罪行,故意引诱,那么嫌疑人必定掌握了翁涛内心中的某种压制不住的**,以此将翁涛诓过来,杀死分尸。

    要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嫌疑人在肖然他们锁定翁涛之前,就已经在不借助一个完整体系力量的前提下,仅凭个人观察推理判断,抢在肖然前面确定了翁涛是杀人凶手!

    想到这,肖然心中一阵惊骇,要知道他也是借着正义之眼的帮助,不知节省了多少看监控的时间,走捷径锁定的翁涛。

    而这个人仅凭一己之力,便轻而易举的认定了翁涛,为免也太恐怖了些!

    毕竟办案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尸检痕检、关系调查、技术侦查等等手段都要使用,这个人不看现场,不听汇报,就知道凶手是翁涛,那该是怎样的侦查能力和天才思维?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事,除非此人有穿梭时空的能力。

    ——又或者,这个人身后,也有一个完善的体系作支撑,即便没有一个体系,那么也必然有人在向他传递着各种信息。

    如果这个人或这个人及其组织,在肖然他们前面,不看现场不看各种情况汇报,抢先锁定了翁涛,那么他们是用什么手段锁定翁涛的呢?

    是凑巧看到了翁涛在行凶,还是碰到了正在寻找目标时的翁涛,发现了翁涛的不对劲,又或者,翁涛的作案,从头到尾就是在他们的掌控之下的。

    就像之前阮荷诱导陈昂一样。

    若真是这样的话,回头免不了还要对翁涛过去的生活行踪轨迹做一个详细的搜寻整理,这是一个超级复杂麻烦的活。

    当然,也不排除其他的可能。

    比如杀害翁涛的嫌疑人,一开始并不知道翁涛是杀人凶手。

    当他们出于某种目的聚在一起的时候,以翁涛那样自以为是的性格,免不了要吹牛炫耀自己所谓的成绩,然后此人得知翁涛是杀人凶手,便产生了将翁涛反杀的念头,惩凶除恶。

    想到这,肖然又不禁往下思索,令翁涛放下负担讲述自己的战绩,也就是制造的连环凶杀案,这样一个深夜聚会,该是怎样一个聚会?

    犯罪分子凌晨俱乐部?又或者,‘小丑’新来的教导者,组织线下见面授课、经验交流会了?

    但是翁涛那样连智能手机都不会用的人,他根本也没了解过网络啊。

    再说了,所谓的‘小丑’集团,不是从来不在现实中见面的吗,只在网上通过专用的软件,顶着代号交流,现实见面根本不可能。

    另外,如果是一个新的犯罪者聚会,那么同样是一类人,犯罪分子为什么要杀犯罪分子,为素不相识的受害人讨一个公道?

    未免有点扯。

    还是翁涛犯案后,认为警方找不到他,整个人就飘了,不知什么原因,嘴一滑就把所有的事都崩出来了,然后引起了其他人的正义之心?

    肖然摇了摇头,怎么想的都有点不现实呢?

    沿着河边的又往西北走了五六百米,穿过一片低矮的灌木丛,来到山林脚下,小河的上游,此时,薛青霞、秦永安、余雨等法医,还在收集着尸块。

    大块的尸块已经收集完毕,只有较小的尸块,仍需要再过一遍以防遗漏,还好,尸块基本都在,并不像之前的碎尸案,还要费心费力地去找尸源。

    肖然跟着邵勇他们走到现场的时候,属于或不属于翁涛的尸块,都已经清点完毕,只有翁涛的首级还没被收起来。

    由于之前张辉拍照角度的原因,肖然只看到了翁涛首级的大半面,还有一小面没有看到。

    现在来到现场,整观翁涛的首级,肖然突然发现,翁涛的左耳被割去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