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不是超级警察 > 484、小本(6/10)
    正文

    洗新革面的熊半白,似乎依旧对肖然他们心有抵触,又或者是肖然与禾亮的突然到来,打扰了她与客户谈的单子。

    熊半白面色复杂,喊来一名同事先替她接待客户,然后便领着肖然与禾亮上到中介门面的二楼,这里是中介们的会议室,旁边还放着一台复印机,上面摞了一沓a4纸。

    熊半白从口袋里摸出一盒女士香烟,弹了一根出来扔进嘴里里,拉了张椅子一屁股坐下,语气有些不耐烦道:“有什么话赶紧说,我下面还有客户呢!”

    办案中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有的人热情配合,有的人冷漠相对,还有些人更是懒得和警方打交道。

    熊半白这种态度的人,肖然也见过不少,自然不会在意她的态度,肖然神色平静地拉了张椅子坐下来,径直问道:“杜可可你认识吗?”

    “当然认识啊。”

    熊半白吐了串烟圈,阴阳怪气道:“之前不是刚问过么,怎么又来问?没完没了的是吧!——我之前是与她关系不错,但也许久没见过面了,交情都淡下来了。”

    “你们当初是怎么认识的?”肖然问道。

    熊半白夹着烟,想了想说道:“怎么认识的?就那样认识的呗。当时她是那个场子的大姐大,她为人十分爽快仗义。有一次我被一个男人甩了,当时刚出学校,什么都不懂,以为爱情就是一切,呵,在那个场子里喝的烂醉,有几个人想趁机占我便宜,是杜可可站出来赶走了那些人。”

    “然后呢?”肖然问道。

    熊半白冷笑两声:“然后她就和我说,女人必须要靠自己,没钱没本事注定挨欺负,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觉得她说的对,我就跟着她下海了。”

    “下海是什么意思?”正在记录的禾亮抬头问道。

    熊半白送给禾亮一个白眼:“什么意思自己想去!——哎我说,你们到底要问什么?磨磨唧唧的一点都不干脆!”

    说到这里,肖然也没再隐瞒:“杜可可死了,就在前几天,我们想找你了解些更深层次的情况。”

    “死、死了?”

    熊半白神色震惊,有些难以置信,她捏着烟猛抽了两口,心情稍镇定了些:“她怎么死了?她怎么会死……被人害的吧?”

    “你怎么知道她是被人害死的?”肖然立刻问道。

    熊半白说:“她那样的人,除了病死、出意外死和被人害死,还能怎么样?她又不会自杀!”

    “但她就是自杀,上吊死的,死的时候肚里还有孩子。”肖然直视着熊半白的眼睛说道。

    听闻此言,熊半白眼中充满了惊讶,良久才叹了口气道:“以前她一直劝我不要着了男人的道,男人每一个好东西。没想到我挺过来了,她却陷进去了,比我当初陷的还深。——人呐,开导别人时总有一大堆道理,但是事情到了自己身上,却怎么都想不开了!”

    肖然自是听出了熊半白话里的意思,杜可可上岸之后,似乎是和一个男人陷入爱河,纠缠在了一起。

    这个男人,是否就是杜可可肚里孩子的父亲?杜可可死的时候,在杜可可身边的是否又是此人?他和杜可可的死,究竟有没有问题?

    感觉好像离真相越来越近的肖然连忙问道:“杜可可着了谁的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麻烦你详细说一下!”

    “我不知道她身边的男人换没换。不过我想应该就是他!”

    熊半白又点了根烟,靠着椅背回忆道:“那人三十七八岁吧好像是,他已经成家了,那人老婆家好像是个大家庭,很有钱的那种家族,这个人是入赘过去的。”

    “我知道的也不多,就是去年底我们快被扫之前,那人和一个老板到我们那去玩,当时他一眼就看中了杜可可,后来他又去了一次,还是杜可可招待的他,然后我们那场子就被你们给端了。”

    熊半白道:“我总共也就见了那人两次,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被查了之后我就没再做了,杜可可说她钱挣得差不多了,也就不做了。

    后来他们又是怎么混在一起的我不清楚,不过半年前我和杜可可吃过一次饭,她和我说她已经和那人在一起了,还说那人会离婚娶她,我当时就劝她这怎么可能呢,那人老婆家那么有钱,他怎么可能会放弃那样优渥的生活再娶杜可可这样的女人。

    杜可可当时什么都没说,不过现在看她当时也没听进去,她是真的喜欢上那人了。然后这半年我都没和杜可可联系过,也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都发生过什么事。”

    “那个人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肖然问道。

    熊半白拉了下嘴角,摇着头道:“那个身材的很魁梧,算是一个中年老帅哥吧,四方脸很有型,不过看上去有些阴郁,不过杜可可说她就喜欢这样的。

    至于这个人叫什么,我不清楚,见他那两次时他都让我们叫他的代号‘乔山’,我记得他好像说他特别喜欢看《潜伏》,他说他这辈子的梦想就是做特工,所以处处以代号示人。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那你有什么办法能找到这个人吗?”肖然最后问道。

    熊半白继续摇头道:“除了杜可可,应该没人能找到他。我说了这个人极其痴迷特工,干什么事都神神秘秘的,从来不轻易透漏真实信息。”

    “那好吧,谢谢你为我们提供的线索,感谢。”肖然起身与熊半白握了握手,便与禾亮准备下楼离开。

    “慢着!”

    正在他们要走的时候,熊半白突然喊住了他们,不确定道:“我记得杜可可有一个很隐秘的小本,上面记着她做过的每一笔生意,还有熟客的名字。那上面应该有这个乔山的信息,你们可以找找看。”

    “多谢了!”

    肖然郑重感谢道,熊半白的这个线索真的太重要了!

    从房产中介所里离开,肖然与禾亮一路猛踩油门回到队里,拿了杜可可家的钥匙,喊上张磊一道,朝杜可可家奔去。

    而在前往杜可可家的路上,张磊又提供了一条新发现的线索……@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