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不是超级警察 > 489、死硬
    正文

    突如起来的变故,令酒店门口的行人俱都傻了眼,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直到乔刚烈被扑倒之后,那些人才反应过来,跟着乔刚烈过来的下属率先冲上去,大叫道:“你们干什么?干什么!”

    酒店门口的保安发现不对劲也跑了过来,随同乔刚烈过来的客人们也面色阴郁,指指点点:“这还有没有王法了,光天化日就这么肆无忌惮动手打人,快报警!”

    感情这些人是把肖然他们,当成是乔刚烈的竞争对手找来的打手了!

    此时肖然他们正在制服不断反抗的乔刚烈,当然顾不得留意周围的动态,不过当乔刚烈的下属还有酒店的保安上前准备动手的时候,就不能不有所表示了。

    肖然亮出证件,指着冲上来的乔刚烈的下属以及那些酒店保安,喝道:“警察办案!你们想干什么?都退后!”

    乔刚烈的下属和那些保安顿时被肖然凌厉的气势震慑住了,看着肖然手上的证件,又瞅瞅已经被李放放等人反铐起来的乔刚烈,默默地退到了一边。

    而正在打电话准备报警的乔刚烈的客人,见此情形也默默挂断了电话,看了看一身西服都被扯乱了的乔刚烈,带着各自的下属果断转身走了。

    乔刚烈被从地上拽了起来,虽被几个人押住肩膀,但仍不肯低头,他用尽全力站的笔直,气势不减地喝问道:“你们为什么抓我?我犯了什么罪了,你们凭什么抓我!”

    乔刚烈带来的两个属下,此时一个在打电话像是在和谁说着眼前的事,另一个上前附和着乔刚烈道:“对啊,你们凭什么抓我们乔总?现在我们的客户因为你们走掉了,你们知道我们会损失多少吗?你们担待的起吗!”

    “我们当然不会无缘无故抓你!乔刚烈,你因涉嫌一桩盗窃案件,跟我们走吧!”肖然直面着乔刚烈,挥了挥手,示意将乔刚烈押进车里。

    没想到旁边乔刚烈的下属又冲上来拦住道:“你们特么怎么办案的!我们乔总会盗窃?你们不能走,你们把话说清楚!”

    “你无权得知相关信息,而且你现在的行为涉嫌妨碍公务,我现在警告你,请你立刻让开!”

    肖然厉声喝道,随同来的路江分局的一名同志,直接推开了企图阻拦的乔刚烈的那名下属,几个人推着一身硬气的乔刚烈上了开来的面包车。

    见乔刚烈被押上车,肖然这才连忙走到汤警官哪里,此时汤警官刚被两名警员从地上拉起来,捂着胸口坐在地上,脸色惨白,额头上出了一层细汗。

    “汤大哥,怎么样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肖然走过去问道。

    汤警官摆了摆手,话都说不出了,看来是被乔刚烈一脚踢岔气了,全然不复刚才的那股迅猛。

    又坐着缓了一会儿,汤警官才揉着胸口从地上站起来,骂骂咧咧的上了车:“特么的这个比身上绝比有大事!他这一脚想都没想就是朝着废了我来的,幸好咱们没有做了周密的计划,不然说不定还真弄不住他!”

    将乔刚烈暂时押至路江分局之后,肖然等人又在路江分局一众同志的协助下,紧急搜查了乔刚烈的住处,意外地在乔刚烈的一件脱下的衣服里发现了他还没来得及丢弃的工行卡和杜可可的身份证。

    而在乔刚烈的平板电脑中,张磊在乔刚烈的网购记录中,发现乔刚烈在不久之前,从网上购买了一个戒指造型的针孔摄像头。

    虽然在乔刚烈的家中,众人并没有找到这个针孔摄像头,但是在乔刚烈的平板电脑上,却有操作这个微型摄像头的应用软件,而在这个应用软件中,张磊发现了一段仍保存完好的录像。

    从这段录像中可以看到,拍摄的地点是在一处自助取款机旁,录像画面有些抖动,画面中取钱的人正式杜可可,杜可可在准备输入密码的时候,还在与人调笑道:“别想偷看我密码!转过头去!”

    “我稀罕看你密码!”一道男声随之响起,听的出,这是乔刚烈的声音。

    乔刚烈究竟有没有转过头去,这段偷拍录像中并没有显示,但是紧接着杜可可在取款机中输入的取款密码,却被乔刚烈手上的摄像头完完整整地记录了下来。

    “不对呀,这段录像是不久前拍下的,杜可可的那张工行卡在进来都没有取过钱,而且杜可可现在这个是建行的atm,用的还是建行的卡。乔刚烈拍下了杜可可的建行密码,怎么就能取工行的钱了?”禾亮疑惑问道。

    “杜可可这两张银行卡设的都是同一个密码。”肖然还记得乔刚烈给童彤发的短信中的密码,此时两个密码完全一致。

    张磊点了点头,说道:“人证物证都在,用盗窃罪办他是没问题,但我们的目的不是想办他盗窃!”

    肖然沉默了几秒,缓缓开口道:“那就只能慢慢的撬了。”

    晚上十点多,小心谨慎走了一路之后,乔刚烈被带回到临安市局。

    一路上乔刚烈镇定自若,面色阴郁,靠着车厢大马金刀地坐着,犹如《潜伏》中面临险境的男主脚,如果不是他那腕上的手铐,说不定还真有人认为乔刚烈这是坐在自己的豪车上出去办事呢!

    将昂首阔步的乔刚烈带进审讯室内,在一番紧急商讨之后,肖然做足准备,带着李放放、禾亮走进审讯室,即将与乔刚烈展开一场艰难的交锋。

    在接受审讯的过程中,乔刚烈说话很冲,仿佛自己真的什么事都没做过一样,气势强硬,两句话说不到一起,便直接扭过头不搭理,仿佛他不是受审人员一样。

    肖然与李放放问了半天,乔刚烈一直是顾左右而言他,甚至主动和肖然找话题聊,从而避开肖然的问题。

    面对这种情况,肖然懒得在绕什么弯子,直接问道:“你和杜可可是怎么认识呢?”

    “什么杜可可?我不认识她!我也从没做过什么不法的事!——啊,你们要说我认识,那我就认识吧,随便你们说吧!”

    乔刚烈矢口否认他和杜可可的关系,但是他越是否认,肖然他们越是认定,就是乔刚烈谋害了杜可可!

    我不是超级警察@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