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之低调大亨 > 第997章:死马当活马医 (万三)
    向导的声音,从一开始的低声到后面的高声,从一开始的颤抖到后来声嘶力竭的恐惧。

    那一声声狼来了,真是喊的带出了哭腔。

    然而!

    事实和他想象的差距太大了,他这一声声嘶力竭的叫喊,没有换来任何一人的回应。

    不说魏明州等人了,就是那位县教育局的工作人员,也是睡的无比深沉,对他的恐惧丝毫没有感受。

    木门是没有门栓的,向导根本不敢轻易的离开,他担心狼群会从木门这里冲进来。

    好在屋内并不黑,徐梓依的帐篷口,有一盏野外用的小灯亮着,虽然不能照的灯火通明,但起码是有光源。

    借助着这一点点的亮光,向导捡起一旁的一根木棍,砸向了同样没有睡帐篷的县教育局工作人员。

    “啊诶呀!”背上遭受了木棍的重击,工作人员终于痛醒了过来,摸着后背喊道:“谁打我?”

    “快起来,快把他们全部叫起来,狼群来了。”

    向导转头看了一眼宽大的门缝,那几十个蓝色的光点,已经开始向木屋走来了。

    “狼,你开什么玩笑,我们这里怎么可能还有狼,早灭绝多少年了。这狼从哪里冒出来的。”

    工作人员瞪着向导,极度怀疑对方是不是在梦游。

    这大山里,很早以前确实是有狼出没的,但在二三十年前就已经失去了狼的踪迹。

    别说他们这一代了,就是老一辈都很少有人看到狼的影子。

    “我怎么知道他们从哪里冒出来的,我就知道外面围了十几只狼,应该很快就要上来了。”向导颤抖着声音,努力让自己镇定一些:“你要是不相信,自己过来看看不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工作人员一听觉得向导说的不错,而且看他也不是梦游的样子,于是起身走到了门旁。

    木屋的空间本就不大,工作人员两步就到了木门边,门缝够大,不用贴着就能看清楚外面。

    当他看到外面几十盏如同鹌鹑蛋一般大小的蓝色灯笼时,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退。

    接着双腿打摆子,嘴巴颤抖的说道:“真的是狼,怎么会有这么多狼?”

    他是没见过真狼,但是狼生活在他从小听到大的故事里,他知道狼的眼睛主要还是蓝黑红三色,而又以蓝色最出名。

    “你还发什么呆啊,狼群一会儿就上了。等他们发动攻击就晚了,快点把他们全部叫醒。”

    向导毕竟是山里的汉子,经历了之前的恐惧,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

    “噢噢!”工作人员在向导的提醒下,终于回过了一点精神,赶紧拍弄起了帐篷。

    甚至还带上了粗鲁的动作,拉扯着帐篷,厉声的呼喊:“快起来,别睡了,狼群来了。”

    他拉扯的第一个帐篷就是魏明州的,露出一个没有眼睛的脑袋,闷声闷气的问道:“怎么了,地震了吗?”

    “地什么震啊,是狼群来了。快起来,把他们都叫起来。”

    工作人员恨不得给魏明州一脸盆的冷水,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迷迷糊糊的不清醒,丝毫不记得几十秒之前,他也是这个德性。

    “噢,没地震就好。没地震你就别鬼哭狼嚎的了,继续睡觉。”魏明州迷糊继续。

    工作人员想哭的心都有,抓住魏明州的胳膊:“不是我鬼哭狼嚎,是狼来了。”

    “狼来了就狼来了呗。”然后一直没有露面的双眼突然瞪出,牙齿打着冷颤的问道:“你是说狼,哪种狼?”

    “废话,还能是哪种狼,能吃人的狼啊!还不快点起来,我们快被包饺子了。”向导抢过话题喊道。

    他本身年纪不大,四十不到的样子,也是在外地打过工见过世面的人,否则碰到一个没出过村镇的人,估计很难和魏明州他们交流。

    “狼,我的亲娘也!怎么可能会有狼的,来之前没人说有狼啊!”

    魏明州连外衣都来不及穿,一下子就从帐篷里蹦了出来。

    他的动作就比工作人员干脆多了,直接就把其他人的帐篷扯翻,来了一场人工地震:“地震了,快起来跑路!”

    这效果,杠杠的,没几秒所有人都出来了,接着就是一顿喧哗:“啊,地震了,哪里地震了,往哪跑?”

    连徐梓依都钻出了帐篷 :“魏明州,出什么事了?我怎么没有震感?”

    “不是真地震了,是有狼来了,你们快点找东西自卫,然后大家都靠近我,不要分散。”向导的一双眼睛紧张的看着外面:“董科长,把我的刀给我。”

    这边的人有个习惯,进山都喜欢带一把缅刀,以备不时之需,十分的方便,此时也正好可以用上。

    只是这一把刀能有多大的用处,实在是不好说,外面要是只有一只狼,他还敢拿刀拼一下。

    面多十几条狼,他连拼的想法都没有,他敢出去就是送菜。

    向导的话,大家还是会听的,毕竟野外生存他的经验是第一的,所以都开始找武器。

    徐梓依也把登山拐棍拿在了手里,跟魏明州一起,带着忐忑和好奇,看向了木屋之外。

    “我去!”魏明州差点爆粗口。

    他还以为只是一只两只狼,哪知道外面站满了狼,一眼看着去最少有十几条。

    那感觉,就好像他们钻进狼窝一般,反应再慢,他也知道他们这次是凶多吉少了。

    此时,其他人也看到了已经围上来近在咫尺的狼群,一个个猛吸冷气。

    然后,彼此看了手中的所谓武器,大小不一的柴火棍,顿时信心全无。

    接着,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了魏明州,他是他们这一组的领队,此时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主心骨。

    只是,此时的魏明州哪里有什么骨头好给他们主,他自己都快被吓尿了。

    这样的场面以前只在电视,小说里见过,哪知道会在现实里被他碰到,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向导,现在怎么办,冲出去拼,还是找机会逃?”

    向导拿缅刀的手,还有些颤抖:“拼,拿什么拼?我们七个人一把刀,出去还不够给狼群分的,拼就不要想了。”

    “逃的话,现在也没地方逃,只要我们出了这个门,肯定就会被狼群追击。不用多,只要有一只狼追你们,你们就很难逃掉。”

    向导倒不是小看魏明州他们,实在是狼的凶悍,不是一般的人能对付的,即便他手里有刀,也不敢说百分百能杀了对方。

    “那怎么办,我们就躲在这屋里困守吗?”魏明州焦虑的问道。

    刚刚抵达这里的时候,他就仔细的查看过这木屋,说的难听一点,他们几个人用力的踹几脚,都有可能会把这木屋踢塌了。

    他是真不觉得这木屋,能顶住狼群的进攻。

    “目前,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守在这屋里,只要能熬到天亮,狼群就会退走,那时我们就安全了。”

    这是他们目前唯一安全的机会,其他什么拼,什么逃,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取。

    “狼不是怕火吗?我们在屋中间点一堆火起来,不就不用担心它们会冲进来了吗?”有省大学生建议道。

    建议一出,大家眼睛就是一亮,然后很快又黯淡下去。

    屋内铺着一层木地板,点一堆火肯定会把地板烧了,再搞不好把木屋也烧了,那他们不是彻底完蛋。

    所以这方案并不可取,看样子也只有听向导说的,守住这木屋,等到天空破晓。

    只是才凌晨三点,距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他们能不能顶住狼群的进攻,是个未知数啊!

    “徐梓依,你赶紧给老三打个电话,告诉他我们被狼群围住了。”

    魏明州脑海一个亮光闪现,他倒是没有认为楚乾坤会从天而降来就他们。

    按时间计算,楚乾坤就算赶来这边了,也最多是到了坤明,距离他们这里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之所以让徐梓依打电话,只是想试试看楚乾坤有没有什么对付狼群的好主意。

    毕竟楚乾坤一直是他们一帮人的智慧担当,至少他还没有看到楚乾坤被什么困难难住过。

    “远水解不了近渴吧?”徐梓依话是这么说,动作却没有迟疑,第一时间拿出手机。

    死马当活马医吧!

    然而,连死马都没有给他们机会,手机信号全无,想求助楚乾坤都不可能。

    其实,在看到狼群的第一时间,她的脑海里出现的就是楚乾坤的身影,同时心里也是涌上了不少的后悔,后悔自己这次有些任性了。

    辛苦超出了她的预期,她都不会后悔,还会继续坚持,只是对给别人带去麻烦会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当她看到狼群的时候,她是后悔了的,毕竟很有可能会一直停留在这里。

    这不是她希望的结局,她还有很多事没做,还有很多心里话没有和她的那个他说。

    不光是后悔,还有不甘心,但现在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是祈祷这次能躲过一劫。

    魏明州也是一脸的沮丧,他们已经对楚乾坤产生了一定的依赖,遇到困难的时候,总是是下意识的寻求他的帮助。

    得知电话没有信号的时候,他的心里马上就空闹闹,后背也是感到一空,一种失去依靠,没有了依赖的空虚充满了他的心胸。

    不过,没有等他继续感受所谓的寂寞空虚冷,向导就大喊了一声:“狼群要进攻了。”

    话音刚落,一道狼啸就传入了他们的耳膜,然后就感受到了地面房屋的震动。

    嘭嘭嘭!

    撞击的声音此起彼伏,木屋不时的摇晃着,仿佛随时都会倒塌。

    同时狼啸的声音,也是一刻不停,木门更是被撞的厉害。

    整栋木屋目前最危险的就是大门,其他地方并没有漏洞和足够大的木缝露给狼群,他们并不能钻进木屋,并不能对屋内的人形成直接的威胁。

    木屋虽然看上去粗糙,总感觉会倒塌,但还是坚毅的矗立着,反而是木门随时都会被撞开。

    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不论是屋外的狼,还是屋内的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门上。

    里外都知道,胜负就在木门的争夺。

    又是一道嘹亮刺耳的狼啸,所有的狼群突然全都往后退了回去。

    就当魏明州等人以为狼群要退走的时候,向导却是无比紧张的喊道:“大家做好准备全力以赴,狼群要又要攻击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