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太平客栈 > 第三十一章 赵姓公子
    李玄都以传声入密提醒道:“宫姑娘,你这演戏的本事真是一般,就像臭棋篓子下棋,瘾大棋艺差,我都在地上躺半天了,你这会儿才想起来看看我死没死?一点也不切合实际,换成个老谋深算之人,一眼就给你识破了。”

    宫官一心二用,一边哭得梨花带雨,一边同样传音道:“你行你上啊。”

    “我没上?如果我没上是谁在这儿装死?”

    “你还好意思说,一个大男人,遇到事情就会装死。”

    “装死的男人比你这种只会惹事不会平事的女人好。”

    “你快说,接下来该怎么收场。”

    “我不知道,你自己想法子去,我现在是重伤垂死,已经说不了话了。实在不行,你就给那什么公子当小妾去。”

    “你想死?”

    正当两人说话的时候,那年轻公子已经又开口说话了:“我这个家丁,只是练过几天庄稼把式,会一点粗浅刀法,这位女侠只要把我这个不中用的家丁打发了,那今日之事就算了,我也不再追究什么。”

    这位赵姓公子也不是无的放矢,他早已打量过了,这个出头的女子不过是先天境的修为,的确很不错了,比青鸾卫中的废物都要强上不少,换成其他世家公子,说不定还真要咽下这口恶气,只可惜遇到了他,他爹是荆楚总督赵良庚,不但让他以弱冠之龄做了提刑按察使,而且还给他调了一位同样是先天境的护卫。

    同样是先天境,自然也有轻重之分,就好比那位紫府剑仙,当年不过先天境,便能大闹河朔,剑挑成名高手无数,待到一入归真境,便是登顶少玄榜榜首。还有那先天境,不过个花架子,只能欺负比自己境界更低之人,这其中可是云泥之别。

    见到这个老七,女子剑客的神色变得很是凝重,缓缓说道:“久闻赵总督的麾下有一十三位江湖高手,效仿青鸾卫之‘十三太保’,也被荆楚江湖称之为‘十三太保’,既然赵公子称呼阁下为‘老七’,阁下可是‘阎罗刀’罗老镖头的师弟,七太保方铸?”

    方铸嘿然一声:“你倒是有些见识。”

    李玄都和宫官对视一眼。

    对于这个“罗老镖头”,两人都有记忆,当初平安县龙家之事,龙家镖局的总镖头便是这位罗老镖头,境界修为相当不俗,不过在牝女宗这等庞然大物面前,不堪一击。宫官甚至不曾亲自出手,只是派出麾下的清慧姬,先以牝女宗的女弟子诱使其弟子背叛,通风报信,然后再以一颗“血龙丹”便将其诱杀。

    如今的龙家,已是由那位龙夫人当家主事,以雷霆手腕扫平了家中的各种反对势力,只是少有人知晓,这位龙夫人早已拜入牝女宗的门下,成为牝女宗的弟子。

    女子剑客看了眼已经醒转过来的李玄都,深吸一口气,问道:“赵公子,非要如此不可?”

    赵公子嗤笑一声,不再搭理她,而是自顾坐在不远处的一张桌子后,自有随从喝道:“掌柜,上茶!”

    藏在柜台后面的掌柜只能战战兢兢地出来亲自上茶。

    就在这时,宫官开口道:“这、这位女侠,你不用管我们,我、我无非认命就是。”

    女子剑客的脸上流露出一抹犹豫挣扎的神色。

    只是这位赵公子却是不想就此罢手了:“想走?这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你若一直在茶舍外面做你的过路之人,那本公子也与你井水不犯河水,可你既然走进了这间茶舍,再想出去,那还得问过本公子答不答应。”

    女子剑客迟疑了一下,问道:“赵公子要如何?”

    赵公子故作沉思片刻,露出些许浅淡笑意,伸手一指自己旁边的位置,“不妨坐下说话。”

    在荆楚江湖名头不小的方铸向后退让一步,守在自己主子跟前,手掌已经握住刀柄,双眼死死盯着女子剑客,随时可以拔刀。

    女子剑客脸上笼上了一层寒霜。

    年轻公子微笑道:“你也不给我面子。”

    话音落下,方铸已然拔刀,只见一道刀光如一轮满月在这座小小的茶舍中乍现,刹那之间,又有一道剑光如春雷迅猛炸开。然后就听得连绵不绝的金石之声。却是那名女子剑客终于与方铸交手,刀光剑影交错,眼花缭乱。

    不过明显可以看出,方铸的刀法更为老辣,在气机修为上也要更胜一筹,所以在三十招之后,女子剑客便慢慢落入下风之中。

    方铸脸上冷笑,手中单刀猛然中宫疾进,女子剑客见来势猛恶,回剑格挡,方铸手腕微转,手中长刀侧了过来,“当啷”一声震响,手中长剑竟是被直接震飞,而方铸的长刀却是不受丝毫阻挠,直刺女子剑客胸口而来。

    女子剑客大为惊骇,躲无可躲,只能闭目等死。

    只是等了片刻,却迟迟没有刀锋入体的感觉,不由得睁开双眼,只见那个中年汉子挡在自己的面前,帮她挡下了这一刀,但是中年汉子也不好受,一条手臂鲜血淋漓。

    女子剑客愣了愣:“你、你没事吧?”

    宋辅臣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若论境界修为,宋辅臣不逊于贪狼王,乃是实打实的天人境大宗师,岂会被一个先天境的武夫伤到,若非情势所逼,让他不敢暴露自己的真实修为,这一刀恐怕还破不开他的护体罡气,现在只是看着吓人,只要他有意收缩肌肉,便能立刻止血。

    方铸向后退了几步,有些惊疑不定。

    “好,好啊。”赵公子轻轻拍手道:英雄救美人。”

    方铸沉声道:“公子。”

    赵公子摆了摆手,示意他暂且退下,然后笑眯眯道:“你们这些江湖草莽,自觉与寻常人不一样,高旁人一等,可在我的眼中,你们跟那些土里刨食的普通百姓没什么区别。道祖有句话说得好: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良言金句,真是应景。”

    然后这位赵公子扯了扯嘴角:“在我的眼里,你们这些人跟狗又有什么区别?”

    他冷冷讥笑道:“什么江湖豪侠,掌门帮主,早年朝廷鼎盛时,不都是被朝廷踩断了脊梁的丧家之犬?太玄榜上有半数皆在青鸾卫中当差,朝廷不说话,几人敢放声?如今朝廷式微,天下大乱,你们便抖擞起来了,想要翻身?”

    说到这里,这位赵公子忽然觉得与这些小人物说这些话语着实无趣,不由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万里车书一混同,天下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帝京上,立马昆仑第一峰!”

    就在这时,有人开口道:“这位公子,本事不大,口气却是不小;书读得不多,卖弄却是不少。”

    赵姓公子转头望去,只见在茶舍门口站了一位身段修长的年轻公子,真是好姿容,便是男人见了,也要生出几分爱慕之心。在他身旁还站了一位女子,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国色天香。两人并肩走入茶舍,便是蓬荜生辉。

    赵公子眼神一亮,瞧这二人的样子,应该是一对夫妻,若是能将夫妻二人一起拿下,男左女右,那可真是天下间第一等乐事,给个神仙都不换。

    想着这些龌龊不堪之事,赵公子脸上却是分毫不显,轻笑着问道:“阁下又是何人?”

    这年轻公子淡笑道:“我姓苏,出身于金陵府苏氏,今日游历至此,不知阁下有何见教?”

    “见教谈不上。”赵公子平淡道:“你说我读书不多,这个怎么解释?”

    来人正是颜飞卿,他此番化名却是借用了苏云媗的姓氏,叫做苏云清,毕竟苏家乃是金陵府中仅次于钱家的大族,云字辈之人也不在少数,关键是苏云媗熟悉苏家,真要说起苏家,也不怕露怯。

    颜飞卿微微一笑:“结刍为狗,用之祭祀,既毕事则弃而践之。此为‘刍狗’由来,可见刍狗非狗。这也就罢了,你还能强说有个‘狗’字。可如果你真是熟读道祖三千言之人,就该知道,楚简版本中并无此句,仅有本章中的‘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却是与狗没有半点关系了。如此生搬硬套、牵强附会,难道不是读书不多,卖弄不少?”@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