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太平客栈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奸夫淫妇
    钟梧没有杀死赵纯孝,因为赵纯孝是地师的弟子,他的性命掌握在地师的手中,而且两人同为十殿明官,并无高下之别,钟梧也无权去定夺一位明官的生死,如果钟梧未经地师的许可而擅自杀了赵纯孝,那有理也变成了无理,所以他不会杀了赵纯孝,只会把赵纯孝打个半死,然后带着他返回西京去见地师。

    钟梧将已经重伤的赵纯孝随手丢在一旁,赵纯孝如一截朽木,摔落在地,没有半点反应。

    罗青青下意识地捂住嘴。

    罗青青之所以走到今日这一步,非是一日之功。

    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最早的时候,罗青青初嫁钟梧,被姐姐罗夫人几次叮嘱,说钟梧不是寻常之人,乃是阴阳宗中位居前列的大人物,关乎到罗夫人的大计,不可轻慢,要她收敛了性子,不可再贪玩。一开始罗青青也谨记姐姐教诲,不敢造次,只是钟梧常常不在身边,数月之后,她忍受不住寂寞,吃了一个过路的江湖人,事后忐忑不安了许久,只是见钟梧没有任何反应,她才渐渐安下心来。世上之事,只有一次没有和无数次,有一就有二,又过了月余工夫,她又抱着侥幸心思吃了个书生,钟梧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于是她的胆子越来越大,越发没了顾忌。

    赵纯孝在一次偶然情况下与罗青青相识之后,罗青青见赵纯孝相貌英俊,风流潇洒,便有意无意地撩拨赵纯孝,赵纯孝也是个风流性子,百无禁忌,哪里还有不懂的,于是也趁机挑情,终于两人遂了心愿。

    只是罗青青万万没想到,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钟梧,会为此雷霆震怒,也正应了姐姐最早时候的嘱托,钟梧可不是那些被她随意玩弄于鼓掌之间的男子,真要动手,根本不费半点力气。

    直到现在,罗青青还不知道钟梧为何而震怒,为什么以前都没有事情,偏偏现在就有了事情,是男人太善变吗?

    钟梧把目光转向罗青青,见她眼神中仍有几分迷惑不解,扯了扯嘴角,问道:“知道错了吗?”

    罗青青下意识地点头。

    钟梧脸上的冷笑更浓,又问道:“错在哪里了?”

    罗青青赶忙说道:“我不该与赵纯孝胡闹,都是他勾引我的,夫君,你要相信我,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才被他的花言巧语所蒙骗,我真的知错了。”

    钟梧“呵”了一声:“那些死了的男人呢?也是他们勾引你的?拼了性命不要,也要勾引你,嗯?”

    罗青青张了张嘴,哑口无言。

    钟梧伸手捏住罗青青的白皙脖子:“你还真把我当成一个傻子了,就算是编一出谎话,也该用点心吧?这样的谎话,我就是想要假装相信也做不到,你让我怎么放过你?”

    罗青青的眼神中满是惊恐:“我、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求你放过我吧,看在我姐姐的面子上,放我一条生路,我再也不敢了,我以后一定老老实实的。”

    钟梧望向女子,眼神冰冷:“罗夫人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有你这样的蠢妹妹?你现在还不知道你错在哪里了,你不是错在勾引男人,而是错在让别人也知道了此事。有些事情,没人知道的时候,不过二两重,可闹到人尽皆知以后,两万均都打不住。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情分上,我再教你一个道理,不要只看眼前,没事想想以后,要分轻重,知进退,做一件事之前多想想做了这件事有怎样的后果,你知道吗?你不知道,你只知道贪图一时欢愉,却不知道坏了我的大事。”

    罗青青只觉得一股刺骨寒意传遍了她全身上下。

    她还想要说话,钟梧已经打断她:“蠢人是真的无药可救,已经没有以后了,不杀你,我如何在阴阳宗立足?”

    罗青青嘴唇颤抖道:“你就不怕我姐姐找你的麻烦?”

    钟梧轻笑道:“事到如今,我只好站到冷夫人那边了,罗夫人再厉害,还能越过冷夫人寻我的晦气不成?”

    话音落下,钟梧手上发力,直接扭断了罗青青的脖子,她脑袋一歪,两只无神的眼睛仍是大大睁着,透着惊恐。

    最后,钟梧终于把目光转向了李玄都和秦素。

    李玄都上前一步,挡在秦素的身前,与钟梧对视。

    钟梧上下打量着李玄都,脸上露出几分笑意:“好一个紫府剑仙,当日在帝京城中,早就想要领教,只是碍于地师之命,未曾出手,在你坠境之后,我本以为以后便这样的机会,没想到今日却是遂了心愿。”

    李玄都平声静气道:“我有一位朋友,在帝京之变当日被人暗算,死于‘鬼咒’,不知可是阁下的手段?”

    钟梧摇了摇头:“伤人、杀人太多,记不清了。”

    李玄都点了点头,直接从“十八楼”中取出“人间世”,凝神以待。

    钟梧仍是徒手,说道:“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今日之事,让两位见笑了,于公于私,我都不能放你们离去。”

    话音落下,滂沱大雨愈发猛烈,天上黑云骤然下降。

    李玄都的神情愈发凝重。

    阴阳宗的十殿明官神秘莫测,不入黑白谱、少玄榜、太玄榜,除了地师之外,谁也不知道这些明官境界如何,不过以赵纯孝、魏臻、金释炎、张铮等人的境界修为来推断,钟梧少说也是天人无量境,再看他刚才出手的威势,恐怕不逊于寻常一宗之主,甚至犹有胜之,比之宁忆也相去不远了。

    虽说李玄都接连修炼“太上丹经”和“玄阴真经”之后,已经半只脚迈入了天人境的门槛之中,但终究还是差了一门“大宝瓶印”,没有完全踏足天人境,面对钟梧这样的对手,胜算委实不大。

    不过李玄都也谈不上如何惧怕,在他行走江湖这些年来,就没遇到过几次十拿九稳的交手,当初他还未恢复境界时,遇到藏老人胜算更小,那又如何?

    与此同时,秦素也毫不犹豫地取出一颗可以快速恢复气机的珍贵丹药,名为“十二花玉蝉丸”,乃是忘情宗的秘药,采用十二种珍惜花草,辅以其他原料,方能炼制而成,有短时间内快速补气之妙用,只是因为材料难得的缘故,存量稀少,炼制艰难,这次若非秦清诛杀了四位忘情宗长老,秦素也没机会得到此药。

    一颗丹药入腹,秦素虽然不能立刻恢复全部气机,但最起码的自保之力还是有的。

    钟梧并不急于出手,说道:“紫府剑仙,秦大小姐,两位的背后靠山自然是极为不俗,无论是李道虚、张海石,还是秦清,我都不是对手,不过你们死在了这里,他们又如何知道是何人动手?江湖上总是这样,哪来的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该死还是要死的。”

    话音落下,头顶的黑云之中生出一条由黑色孽龙,完全由云气、水气凝聚而成,惟妙惟肖,张牙舞爪。

    钟梧哈哈一笑:“拿下一对奸夫淫妇,再杀一对神仙眷侣,痛快!真是痛快!”

    话音落下,钟梧的气势暴涨,一身黑袍鼓荡不休。

    头顶黑龙又生出两只龙首,化作一条三首之龙。

    李玄都的衣衫被狂风吹拂得猎猎作响,平静道:“沟通天地之桥,窃取天地之力,这便是天人无量境?果然非同寻常,厉害。”

    钟梧不再说话,黑云中的三首黑龙携带着浩荡天威轰然下落,直撞李玄都。

    “来得好!”李玄都双手分持双剑,一跃而起,两道剑气随之而动,迎向黑龙。@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