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逆流青春年代 > 第779章 成功的绝不能是于跃
    抛出于跃自认为最好的筹码,维尔托德的态度也坚决下来,答应于跃会把这个合作意愿上升到公司层面,由公司领导层共同探讨。

    这种生意当然不能指望着一次谈成,这只是个开始,想来对方要考察和探讨的东西很多。

    比如旗袍的市场,比如旗袍全球化发展的可能,再就是关于足球领域的深入合作。

    告别了路易斯威,于跃和家人开始享受着短暂的假期。

    与此同时,于跃身在法国撒狗粮的事情为一部分网友津津乐道,媒体对于跃这个话题人物也颇为偏爱,所以大肆报道着网友感兴趣的内容。

    无非就是八卦女方的身份。

    那感觉虽然不如当年的东哥和奶茶妹轰动,但也是个热点话题。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网友们都在讨论于跃f国游玩会女友,有些人则纳闷儿。

    商场从来都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其紧张激烈程度局外人是无法想象的,而现在,春风正处在企鹅的围剿之中,于跃的一举一动都很受关注。

    按理说春节度假没什么问题,但于跃这个地点的选择却显得很让人捉摸不透。

    冬天度假选择f国,这太不寻常了。

    因为f国的冬天是出了名的恶心,不仅时间长,还极其潮湿,很是难捱,所以冬天出国的人,大多都不会去f国,尤其像于跃这么有钱的,哪还去不得?

    首当其冲,应该是那种四季如春的地方,找个海滩,懒洋洋的晒晒太阳多好啊。

    就算不去这种地方,那也应该去英伦啊,毕竟那里还有房子呢,还能回去看看俱乐部,也是很好的选择啊。

    总而言之,去哪好像都比f国好。

    所以让人很不解。

    然后没过两天,于跃f国行的目的就被企鹅知道了。

    有句话说得好,永远不要把秘密告诉朋友,因为朋友也有朋友。

    一如腾亮,他觉得于跃要选择路易斯威合作这事很有嚼头,所以就和朋友分享了,当然,难免品头论足一番。

    虽然他是介绍人,但他并不看好这东西,因为和路易斯威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了,知道这种公司很难搞。

    这样强大的企业,当然喜欢创新,喜欢开拓市场,但创新不是无厘头的,而且他们的创新大多源于企业内部的创新,就像于跃去跟人说做旗袍这种业务,感觉完全不合适。

    腾亮和朋友说了,那朋友自然也忍不住,毕竟大家都知道于跃这个后起之秀,也都知道他的艰难,所以看到于跃有这么大的动作,忍不住拿来与人分享,当然,也以此彰显自己知道的多。

    不需要几次中转,企鹅就知道了这个消息。

    当企鹅一位副总裁葛立伟向小马哥汇报的时候,小马哥都惊讶了。

    “于跃去f国和路易斯威谈合作?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葛立伟道:“于跃在f国过的年,还出来个女朋友,被网友拍到了,确定在f国是没错,不过和路易斯威谈合作是我们听说的,不过应该是真的,京都腾亮是中间人,消息就是从那传出来的。”

    “不应该吧,以于跃的风格,这种合作能不造势?”小马哥道。

    葛立伟道:“或许没信心呗,也不想让咱们知道,所以低调行事。”

    小马哥点点头:“不过成与不成,能搭上路易斯威这条线,都能彰显一下格调啊,以他的风格,肯定要借此炒一波。”

    葛立伟点了点头。

    “他们具体的合作内容是什么?”小马哥问。

    “旗袍。”葛立伟道。

    “旗袍?”小马哥惊讶一声,接着不由得一笑,道:“让路易斯威帮他站台?”

    “不,不是站台。”

    “嗯?”

    “我听说于跃试图说通路易斯威跟他合作旗袍业务。”

    小马哥闻言眼睛登时就瞪大了:“合作旗袍业务?”

    “是的,他想让路易斯威进入旗袍领域。”葛立伟道。

    “这不是扯么?”小马哥愈发惊讶了,一个人跑到别人的公司,告诉别人你应该做这个事,这操作也太匪夷所思了些。

    葛立伟道:“就是如此。”

    “谈判进展到哪一步了?”小马哥虽然觉得这事不靠谱,但还是忍不住想探个究竟。

    “这个不知道,这是他们初次接触,具体谈到哪一步,结果如何还不知道,不过我找人跟拍于跃来着,看起来心情不错,现在准备回国了,应该还没有确切消息,我估计八成要凉,路易斯威对旗袍未必能提起兴趣。”葛立伟道。

    “不行,这信息太少了,我要知道具体信息,他们说了什么,对方的态度怎么样,我都要知道。”小马哥道。

    “这…...”

    “怎么?没有第三者在场么?”小马哥也知道,这种谈判,甲乙双方是都不会泄密的,因为成与不成,对谈判的保密都是商场的基本原则。

    “有,两个人。”葛立伟道。

    “只带了两个人去?”小马哥没想到于跃的行动如此简练,要是换做企鹅去谈这么大型的合作,要带的人可多了,不说翻译助理,还得有些专业人士。

    “他只带了一个。”葛立伟道。

    小马哥忍不住疑惑。

    葛立伟道:“他女朋友,算是翻译。”

    小马哥更加诧异了,本以为于跃带的可能是宾书,那这个人没法提供消息,退一步来说,可能是他的助理,那就有机可乘,但没想到是他女朋友。

    “女朋友当翻译?”小马哥疑惑道。

    “他女朋友是个外交官,高材生。”葛立伟道。

    小马哥点了点头,道:“你不说两个人么?”

    “那个是腾亮的人,驻f国的负责人。”葛立伟道。

    “那就简单多了啊。”小马哥道。

    葛立伟道:“腾亮这个人行事风格很老京都,既然给于跃牵线,就会替他保密的,对于具体内容,肯定不会泄露。”

    “我说的是那个负责人。”小马哥道。

    “是,但腾亮这个人虽然是个商人,但很江湖的,那家伙未必敢背着老大卖信息。”葛立伟道。

    “你想说什么?”小马哥问。

    “代价可能比较大。”葛立伟道。

    小马哥抬头看向葛立伟,一字一顿道:“撬开他的嘴!不管多少钱。”

    葛立伟虽然贵为副总裁,但在小马哥面前毕竟还是个弟弟。

    看到小马哥如此态度,他都有些不敢表达自己的态度了。

    在外界看来,小马哥为人很低调,虽然全国人都知道他动不动就过生日,但很少出境,远不如其他几位首富那么高调。

    但如果你认为他真的和外表那般温文尔雅就大错特错了,能有这个地位,能有这个财富,能在各种商业斗争中屹立不倒,岂是易与之辈。

    “怎么,还有问题么?”小马哥见葛立伟犹豫着,问道。

    “马总,我觉得不值啊。”葛立伟道。

    “怎么不值?”小马哥问。

    “我觉得于跃这就是狗急跳墙,死马当活马医,是,要是能背靠路易斯威,效果肯定惊人,但我认为他们达成合作的可能性不到一成,且不说路易斯威对这东西未必有兴趣,就算真的做,以这些老外的思想,不把你吃的透透的他能干么?而于跃,这家伙可不是吃亏的主,不会甘心让老外喝血的,所以这个合作几乎不可能成功。”葛立伟显然是经过一番分析的。

    也正是基于这些分析,他才觉得没必要去为了一个可能没用的消息,花费大价钱。

    要从那人口里套出点东西,还是事关于跃和路易斯威的,这可不是小价钱能办到的。

    “立伟……”

    小马哥闻言没有露出葛立伟期待的神情,而是皱起了眉头,然后意味深长的叫了一声。

    “嗯?”葛立伟对小马哥这个表情显然准备不足。

    “对春风的问题,我要你牵头负责,但你对于跃的了解这么肤浅么?”小马哥问道。

    葛立伟闻言面色尴尬,同时还带着一丝不解。

    “你了解过于跃么?”小马哥问。

    葛立伟赶忙点头,他确实了解过,很细致,包括于跃发展的每一步。

    “投资旭日阳光,那其实没什么特别,因为鬼都知道他们会火,只是不清楚具体价值罢了,抛开这点不说,签鸟哥,投电影,买股票,收购哈皮麻花,你说说,在当时看来,以他付出的代价来看,哪个是值得的?”小马哥问。

    葛立伟闻言沉默了,是的,谁都知道,于跃那些操作非常神奇,堪称鬼才。

    “那么多真切的案例摆在那里,你今天还这样看待他这次选择?”小马哥又问。

    葛立伟顿时明白了小马哥的意思,沉默中微微低头,似乎是在表达认同。

    “一样的,从客观的立场来看,我也不认为这能成,但我告诉你,真正的成功率多少我不知道,但在于跃自己看来,一定超过五成!”小马哥十分肯定的说。

    葛立伟微微点头,他不知道这个成功率在哪,但他现在有些同意小马哥的判断了。

    “所以我要知道他的价码,他的底线,他和路易斯威洽谈的每一项内容,我都要知道!”小马哥道。

    “知道了!”葛立伟终于服从了,然后领命而去。

    走出办公室的那一刻,他后悔了。

    自己确实有点轻视于跃这个操作了,也忘了小马哥能有今天,就是把每个对手都当成最大的敌人,狮子搏兔,尚用全力,所以他才能身经百战而屹立不倒。

    他决定亲自跑一趟f国。

    当葛立伟成行的时候,在大马哥的圈子里,也在议论着于跃这次尝试。

    大家当然都不看好于跃的这次尝试,腾亮虽然知道于跃的谈判筹码,但也不看好,具体内容他也没有向朋友透露,只是说维尔托德其实是拒绝的,只是于跃死缠烂打一阵,对方表示再商量商量。

    众人理所当然的以为对方是不厌其烦了,应付了事而已,至于回信,基本就不存在了。

    葛立伟到了f国,找到了林子皓。

    听到葛立伟的自我介绍,林子皓惊讶不已。

    “葛总找我是?”

    葛立伟微微一笑,相比面对小马哥的时候,此刻堪称气势不俗。

    “我听说于跃和路易斯威洽谈的时候,你是中间人?”葛立伟问道。

    林子皓顿时明白了,合着是为了这个,不过他并不清楚国内的斗争。

    “是的,腾总安排我介绍一下。”林子皓道。

    “谈判的时候你在现场?”葛立伟又问。

    “是啊,从开始到最后,我一直都在。”林子皓道。

    葛立伟闻言道:“能不能说说他们谈判的内容?”

    林子皓闻言顿时皱眉,接着一笑:“葛总,不好意思,这事我不能说……我们腾总有过交代的。”

    葛立伟笑着点点头:“理解,不过我是专门为这事来的,我知道林总时间也宝贵,我也是,所以咱们开门见山……”

    葛立伟说着打开包,从里边掏出一个信封,推出去之后道:“林总看看,诚意够不够。”

    林子皓看看信封,不想伸手,但又手痒。

    这可是企鹅送来的,企鹅是什么企业,这是什么价值,他很好奇。

    “林总放心,我这次来是受马总指示,连企鹅的人都不知道,这种事我们更不会出去说,不然的话,我们也太不会做人了不是?”葛立伟说着又把东西推了推。

    林子皓犹豫了一下,接着还是没有违背初心,拿起了让他极其好奇又感兴趣的东西。

    葛立伟安静的看着林子皓,终于在他眼睛里看到了一抹惊艳,以及随之而来的,难以掩饰的喜悦。

    东西看完了,林子皓却迟迟没有说话。

    葛立伟以为他在纠结犹豫,也就安静的等着。

    他其实并不担心,这事就是吃个小灶,还是很饱的那种,不算什么错误,只是不让老大知道就好了,谁能拒绝呢?

    林子皓当然不会拒绝,不过他在想怎么吃下的同时,给对方满意交代。

    和盘托出?

    不可能的,对方要知道这个内容,必然是有目的的,尤其付出这么大的价钱,只为了了解这个在他看来并不如何珍贵的消息,就显得尤为值得深思。

    所以一旦对方全知道了,很可能就会用这些信息做一些事情。

    而一旦这事情做了,针对性如果很强,那就会被于跃甚至腾亮意识到,他们知道很具体的谈判内容。

    这意味着什么?有人泄露了秘密!

    而这个人,毫无疑问,自己最可疑了。

    腾亮是个企业家,但企业家也分很多种的,像他那种的就很吓人,这不是开除不开除那么简单的。

    所以他想到一个既可以吃下来,又可以保护自己的办法。

    谈判的时候其实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于跃阐述自己的目的,但维尔托德没兴趣。

    第二阶段,是于跃自吹自擂,那一阵之后,维尔托德态度松弛了。

    而第三阶段,于跃谈到了足球,他明显感觉到,这一点让维尔托德更加意动。

    如果光谈第一阶段,对方肯定不信,信息也太少,不值这个价。

    所以思来想去,他觉得应该保留一点,说另外两点。

    当然,即便是两点,也要说的丰富一些不是,毕竟谈判时间那么长。

    然后,林子皓就添油加醋的把过程讲了一遍,不仅丰富,还带着些许戏剧性。

    比如一开始维尔托德并不买账,到后来的意动。

    没别的,林子皓也不知道双方最后能不能合作,但他要说的丰富一些,和做生意一个道理,你得让客户觉得买的值啊。

    这一听,林子皓还真有点吓坏了,乖乖,原来真有可能。

    终于,在林子皓讲述结束,葛立伟觉得这些还不足够,问道:“那你觉得,以你和路易斯威这么多年的交道经验,他们的合作可能性大么?”

    林子皓心想我也说不好啊,不过想了想,知道对方想听的是什么。

    于是故作思考一番,道:“我看难!维尔托德其实这人还是蛮好打交道,但其他人就不是那么好说话了,这事啊,虽然于跃说出了花来,但不符合路易斯威的发展战略,所以这事整体一讨论,我觉得可能性很低,而且于跃所谓的全球化,全是忽悠人的,你想想,外国人怎么可能穿旗袍呢?这是民族差异,这是文化差异,所以这个想法还是有点异想天开。”

    葛立伟笑了,那是林子皓希望的笑,客户满意,真好啊。

    拿到了喜欢的消息,葛立伟也不啰嗦,承诺会保密,随即离开。

    回到企鹅,葛立伟是相当高兴的,因为这个消息让他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了。

    企鹅在围剿春风,在服饰这一块,优势很明显,动静也很大。

    但他们知道,相比于国外服饰大咖给叮咚站台,这个实打实的合作更具噱头。

    但没想到的是,当他把消息分享给小马哥的时候,小马哥还是不放心。

    然后他给叮咚强哥打了个电话。

    “跑一趟f国,如果路易斯威对旗袍没兴趣,那大家就都失败,如果可以达成合作,对象绝不能是于跃。”@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