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无限武道传 > 第2659章 阴阳家术法高手??
    “你……”

    紫光星蕴咒·紫痕苍流!

    寒雨出现得十分的突然,往外疾飞的这家伙才察觉不对她和文红锦就已经出现在这家伙身前,而且一出现就是一道刚劲力量直接朝此人击去。

    这力量宛如拳劲般刚猛、却又似指力般细小凝练,不过拳头粗细、笔直而出之际带给人的威胁却是实实在在的强悍,足有天人八道后期随手一击之力!

    这样的力量已经相当可怕了,起码天人九道境界之下的任何存在恐怕都不想硬生生挨这么一下!

    这整体修为不过天人八道中期境界的术法师也不敢!

    于是在这一击扑面而来之际,哪怕明知道只要自己挡上一下,后面的追兵就会立即追上,这人却也不加思考、上手便五指变动瞬间捏成法印。

    周身难得的异种真气流转之下,下一刻、一片紫色的星光凭空凝聚而出化作一片紫色仿佛水幕一般的东西、紫光流转间挡在他身前!

    ……

    ……

    轰……

    下一瞬,砰然巨响传递四方、哪怕有阵法大力压制了余波不出周身两三丈,在交手的最中心处依旧是空气炸开、天地混乱、空间也现出黑色裂纹!

    ……

    一击!

    寒雨那青色的类似笔直拳劲的力量只和这紫色水流般的水幕一个接触便如钢杵捣烂瓷瓶一般,将之‘砸’得粉碎!

    大量蕴含着神秘力量的紫气散开之际,这看起来依旧强横没被消磨多少的青色劲力直捣黄龙狠狠轰击在这人身上,‘砰’的一下将之击得往后抛飞了回去、飞回去的速度甚至比先前往外疾飞、受到阵法压制的速度还要快不少。

    一篷鲜红鲜血飞洒,在天空中被风卷碎!

    ……

    须臾间,却见白色光影闪烁出现在倒飞出去的这个家伙身边!

    古云落终于率先追到了!

    追到后的他见这人是人不是菱、且先前出手还是法师手段倒也没下死手,只是使了个简单的擒拿之法一下、将这看起来已然重伤的大术法师直接拿下,随后又以对付术法师的方式封锁了其周身经脉、让其术法力量短期内没法顺畅流转!

    一系列的动作他表现得很熟练,待得落地、这个术法师就已经被他押犯人一样的押了半跪在地上、双臂被扣住无法动弹!

    ……

    ……

    下一瞬,萧沙、楚问心、带着文红锦的寒雨就同时出现在他们落地之处!

    到了这时,没了疾飞中的盾光遮掩、大家也才看清这个节外生枝的大术法师的模样!

    ……

    却见这是一个穿着普通麻衣、头上戴着一般酒馆或者路边摊贩的小厮常戴的帽子的二十来岁青年男子!

    其看起来很年轻,从外表打扮看来身份似乎也还真的是城内墨神军伪装的某个小厮之类的小人物一点也不出奇、身上隐隐带着的一股子饺子的味道更是能进一步让人知道他前一刻在做的事情和大致职业。

    然而刚才那一手也算是惊世骇俗的术法却彰显了他的不凡,相当不凡!

    ……

    别看寒雨不过是随手施展了一个术法便将他打到了现如今被扭着手臂半跪在地、口鼻流血、气息虚弱至极、面色更是带上了重伤的灰白色的模样,便以为他真的是小人物。

    事实上,当今天下、能接下寒雨刚才那天人八道后期境界一击的人也并不多,屈指可数在这个时候是不可能的、但也绝非谁都能接下还不直接爆体而亡。

    天人八道后期、天人八道中期,虽然只是一个小阶段的差距,实际上已经是天差地别了!

    而且寒雨是开挂了!

    如果正常的交手,以寒雨的修为哪怕加上青天宝杖的加持、在不用动那两个堪称逆天的‘秘法’的情况下、整个情况就会彻底反过来,寒雨竭尽全力能接下其一招而不死便是烧高香了。

    ……

    这一路的奔波时间虽短,此时却已经是地龙城外百里开外了,往这个方向再出五六百里,这家伙就很可能逃出阵法范围成功逃脱,可惜……

    ……

    ……

    “阴阳家的术法……”

    重新聚集一起后,这一次比萧沙几个稍微来得迟一些的寒雨有些慎重的来到这个小厮打扮的男子正面。

    一来到,还不等其他人开口,她就对着被扭着双臂半跪在地,低着头都还在吐血的这个男子道:“你是阴阳家的人?”

    ……

    ……

    “阴阳家?”

    因为对方施展的是术法、这一次萧沙和楚问心都没先开口,古云落也似乎因为暗中的苗疆术法师传音没有第一时间逼问

    一听寒雨这话、似乎已经被暗中告知这人术法来路的古云落面不改色,萧沙和楚问心、包括寒雨身边的文红锦都看向寒雨,眼中尽是疑惑之色、生怕她认错了!

    阴阳家……这也算是大家的合作对象了,只是因为素还真的提醒大家一直都没有将那虚空之精和离光石交给阴阳家完成交易,而阴阳家对此倒是颇有耐心、也没有人来催,现在……

    ……

    ……

    “不……不愧是天下第一术法师……”

    这男子虽然被俘虏、伪装尽去之下倒是有些傲气,既没有求饶、也没有如死士那般立即自尽。

    他抬起头看向他面前此时对他来说可谓高高在上的寒雨,那一张表面除了年轻外很普通、但仔细看就会发现轮廓还很合适的面上现出几分佩服之色:“以七道初期境界的术力一击击溃我这等修为的防御让我重伤……这秘法从古到今都没有,可是你自创的?”

    虽然身受重伤,两句话的功夫其便不再吐血、话语也变得连贯了不少、气色同样稍有恢复!

    察觉到这一点的古云落暗自警惕,虽然他修为境界高了很多为全场之最,可术法师的难缠他也是知道的,暗自便留了心唯恐此人逃走。

    ……

    ……

    “不错,正是我自创的”

    这两个秘法可是到现在为止寒雨最得意的‘作品’,虽然知道这时候不是显摆的时候寒雨依旧忍不住微微抬高了她的头颅,声音也变得高了几分:“废话不用多说,你拿了什么东西给本姑娘吐出来,看在我们两家那单薄的交情的份上、我们可不希望打死你以后从你的空间里面拿,那样子东皇太一的面上怕是不好看。”

    ……

    东皇太一……和天炎城有交情?交情单薄!!

    古云落眼内神光流转、悄悄记下了这个苗疆方面到现在还不知道的情报!

    ……

    此时,萧沙和楚问心、文红锦三个也有些认真看着这个家伙。

    阴阳家和大家还有交易在,如果可以、他们的确不想因为这件事就翻脸!@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