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辽东之虎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来山海关宣旨的规格相当高,兵部来了一个叫做杨嗣昌的侍郎。据说是新皇帝看重的心腹,拿着圣旨木雕泥塑一样的站在案几的后面。

    李枭忍着这王八蛋宣读完了圣旨,准备接过来走人。跑腿钱?他娘的,你连正眼都不看老子一眼,还想跟老子要好处费?没让人揍你,已经算是给足了皇帝老儿的面子。

    宣读完了圣旨,孙承宗迈着方步踱了出来。杨嗣昌立刻化身某种四爪奔驰的动物,跑到孙承宗面前恭恭敬敬的施礼。叫了一声:“老师!”

    “出息的不错,当了侍郎了。在兵部好好做,国家正是动乱知秋,你会大有作为的。”孙承宗一手背着,一手捋着胡子。一副教导晚辈的模样!

    孙承宗是万历年间的进士,论资历那可是老资格了。在朝廷里面的后学晚辈比比皆是,提拔过的门生故吏更是有如过江之鲫。杨嗣昌这种小小的侍郎,不值得一提。

    “学生谨记老师的教诲,来时还和万岁提过老师。万岁的意思,希望老师能够回京入阁。正如老师所言,国家如今四方不宁,正需要老师这样老成持重的长者主持朝局。不知老师您的意思……!”

    “顺子,送客!”听了杨嗣昌的话,李枭立刻就怒了。他娘的这是公然挖老子墙角,叔叔能忍婶婶也忍不住。

    “杨大人,请吧!”顺子也不客气,带着两个五大三粗的侍卫插到杨嗣昌和孙承宗中间。

    “滚!”孙承宗在顺子后脑勺抽了一巴掌,对着李枭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儿。

    “乡野鄙夫!”杨嗣昌看都没看李枭一眼,好像看李枭一眼就会怀孕似的。

    “你也少说一句!老夫年岁大了,能在这幕府里面享几天清闲也是难得。朝廷那汪水,老夫不打算再趟喽。现在是你们年青人的世界,走吧老夫送送你!”看得出来,这位杨嗣昌是孙承宗比较得意的学生。

    师生二人一边聊天,一边往外走。看得李枭直运气!

    回到花厅里面,李休正张罗好宴席。

    “大哥,孙先生呢?”

    “出去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吃。”李枭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坐到桌子后面继续生气。

    “胡说!谁说老夫不回来,你小子一点儿礼数都不讲。好歹人家是兵部侍郎,给你传旨怎么说也应该请人家吃顿饭。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官场应酬,可人情世故你小子也应该做。哪怕是虚情假意!”没想到孙承宗这么快就回来,而且还带回来一个人。

    李枭顿时弄了个大红脸,说怪话让老家伙拿到了话把儿,今后还不一定怎么挤兑自己呢。

    “传庭!过来坐,这就是那个小心眼儿的山东巡抚。怎么样,年青吧!小孩子家的,有些脾气是正常。咱们都年青过,呵呵!老夫当年在他这个年岁,可没有他这样的风光。”孙承宗很热络的招呼跟着他进来的家伙坐下。

    能让老狐狸如此对待的,肯定不是一般人。李枭仔细打量这家伙,这家伙约莫有三四十岁。身上穿着宝石蓝的长衫,头上戴着这年月文士常带的文士帽。国字脸,浓眉毛,鼻若悬胆,口似狮吻。一双大耳朵,垂下两个圆润的耳垂,看着像是庙里面释迦牟尼的耳朵。

    不管是现代审美,还是大明年间的审美。这位都是一个老帅哥,能迷死万千少女那种。只不过人到中年,稍微有些发福。这算是这家伙长相上的唯一缺点!

    “这位是……!”李枭不明白,老狐狸为毛忽然间从哪里弄过来这么个大帅哥。

    “呵呵!得亏老夫送杨嗣昌出去,不然一把好牌就被那杨嗣昌劫了胡。这是老夫的学生,姓孙,名传庭。字伯雅,号白谷,代州振武卫人。老夫身边正缺少人手,没想到居然在门口撞见了他。实在是造化,传庭你今后就留在老夫身边。老夫这年岁大了,精气神可远不如以前喽。”

    孙承宗开始还在给李枭介绍,后面干脆就跟孙传庭说话,把李枭扔到一边。

    李枭有些纳闷儿,这孙传庭到底什么路数。好像孙承宗特别器重,孙传庭,孙承宗。我擦!看看俩人年纪,这小子不会是老家伙年青时候犯的错误吧。不然无法解释,为毛老狐狸看这家伙这么热情。李枭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孙承宗这么热情的接待一个人。

    相处了这么长时间,李枭也看得出来孙承宗到底是真高兴还是假高兴。

    “见过巡抚大人当面!”听到李枭的官职,孙传庭打量了一下,抱着拳给李枭施礼。

    “岂敢!岂敢!李某全赖万岁的抬爱,这个巡抚的头衔名不符实。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孙先生请入席。您也尝尝我们这山海关的辽东风味儿,想必不会让孙先生失望。”李枭非常热情的招呼,能让老狐狸开怀大笑的肯定不是普通人。通常情况下,能跟老狐狸谈笑风生的,最次也是个青年狐狸。

    “伯雅!这小子还真没说错,别看这小子年纪小,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吃家。你老家在山西内陆,恐怕还没吃过这等海产吧。来尝尝,顶让不会让你失望。”孙承宗看都不看李枭,拉着孙传庭坐到椅子上。

    “呵呵!”李枭尴尬的拉了把椅子,坐到边上。主位被孙承宗霸占了,自己只能坐在边上陪席。

    “五粮液,五种粮食酿造。你尝尝,比你们山西杏花村的如何?”孙承宗拿过酒壶,亲自给孙传庭满了一杯。这可把李枭惊着了,他还从来没见过孙承宗给谁倒过酒。

    “老师,这怎么敢当。”孙传庭唬得赶忙站起身。

    “坐!坐!坐!你来这辽东看望老夫,老夫深感欣慰啊!你是不知道,这小子就是个懒鬼。什么事情都扔给老夫照看,老夫现在忙得觉都睡不好。现在你来的正好,帮衬老夫一把。哎……!这人老了,就不中用喽!”孙承宗端起酒杯,和孙传庭碰了一下,一饮而尽。@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