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辽东之虎 > 第三百三十一章
    陈洪绶在济南有自己的府邸,李枭撤出臬司衙门的之后,手下人立刻找到了制台大人汇报。

    政治斗争经验丰富的陈洪绶,立刻就知道李枭要干什么。他想过李枭会动手整自己,可却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而且一出手就打在了自己七寸上,按察使主管一省刑狱。这里出了事情,肯定和陈洪绶脱不掉关系。况且,这屁股本来就不干净。

    陈洪绶急得在府衙里面团团转,管事进来禀报:“马大人和吴大人都说身体有恙,不想过病给同僚。况且天色太晚,就不过来了。”

    大明年间是信息社会,虽然没有微信微博,但官员们的消息还是灵通得不像话。李枭闹腾了半宿,估计这二位早就被折腾起来。

    “两个狗日的,平日里称兄道弟,关键时刻人影都看不见。你去告诉他们,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跑不了我也飞不了他们。”陈洪绶恶狠狠的说着。他却没想到,如果这时候出事的是马士奇,又或者是吴昌时,他也会这么干。官场上就是这样,一个人掉进井里。伸手能拉一把的人并不多,大多数人是围观。

    心眼儿歹毒一些或者平日里有仇的,还会扔一两块大石头下去。现在陈洪绶就是掉进井里的人,马士奇和吴昌时没往井里扔石头,实在是看在首辅大人的面子上。

    “算了!以后再和他算账,本官这就修书一封,派快马连夜送到京师。”关键时刻,还是姻亲靠得住。姻亲是牢固的同盟,除非造反一类的大罪,不然绝对不会舍弃。陈洪绶坚信,身为首辅的来宗道会救他。

    匆匆写完了书信,开心腹送往京师。为了隐蔽,特地选了城门刚开的时候出城,而不是拿按察使的令牌打开城门。

    天边的天光已然大盛,太阳还没有出来。城门官打了一个悠长的哈欠,带着八名卫所军卒摇摇晃晃下到城门洞子里面。昨天晚上一大队兵马出了城,也不知道去干什么。半夜睡得正香的时候被喊起来,离开温暖的被窝儿开城门,绝对是一种折磨。

    城门官想着,一会儿打开城门吃过早饭之后,找个地方眯个回笼觉。春困秋乏夏打盹儿,冬天总是喇啦尿。一年四季,他娘的就没个好时候。

    八名士卒费力的拿下粗壮的门栓,一边四个人喊着号子推开城门,门轴发出一阵“嘎拉拉”的响声。一缕天光利剑一样钻进了城门洞里面!

    “闪开喽!”城门堪堪打开,一匹健马箭打的一样钻了出去。差点儿撞到睡眼惺忪的城门官儿!

    “直娘贼,赶着投胎呐!”城门官向着健马消失的方向骂了一句,后面更加难听的还没骂出来,就赶忙闭了嘴。

    远处的官道上,一大队军卒正向着城里开进。城门官立刻束手站在城门边上,等着这帮辽军的大爷们进城。这些都是巡抚老爷的亲军,远不是他一个小小城门官儿得罪的起的。

    “那好像是按察使家的家丁。”一个眼尖的连长,指着绕过队伍纵马狂奔的家伙说道。

    “怕是去京城报信儿的,放过他一马。他不报信儿,京城里面的那些阁老们怎么知道济南发生了什么。哼!”敖沧海鼻子里面“哼”了一声,带着队伍押着一群和尚尼姑耀武扬威的进了济南城。

    城门官儿认得,这和尚和尼姑都是城外尼姑庵和葫芦寺的。莫不是当初曹家的那个案子又倒登出来了?脑子里的瞌睡虫一下子就被赶到九霄云外。

    又是两匹快马飞驰过来,在太阳刚刚露头的时候,在城墙上刷浆糊,然后将一张告示贴到城墙上面。

    大兵一走,城门周围做买卖的,吃早点的,起早进城的人纷纷围拢过来。济南城几千年,看热闹的毛病从未改掉。

    不过他们遇到了一个很棘手的问题,那就是他们当中没有识字的人。看着告示却看不懂,广大围观群众急得抓耳挠腮。

    好在城门口附近杂货铺的老板识字,嘚瑟的老板迈着八字步众人纷纷让开。来到告示近前,仔仔细细看了两遍,才瞪圆了眼睛解说道:“前几年葫芦寺曹秀才的案子又倒登出来了,巡抚大人说今天午时在巡抚衙门门前开公审大会。今后大家有冤情,都可以向巡抚衙门伸冤。”

    “哇!”人群一下子就炸了。

    曹秀才在葫芦寺被害的案子,可算是当年济南城第一新闻。各种版本的都有,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官家黑不提白不提的就给结案了,曹王氏后来也没有了消息。这案子的话题就这样冷了下来,现在巡抚大人要重审,这可是冰天雪地里面最为劲爆的新闻。

    所有围观群众胸中八卦之火立刻被点燃,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在胸中不断翻滚。不知道谁吆喝了一声,大队人马杀奔巡抚衙门去也。

    同样的故事,在济南城所有城门同时在上演着。人群从城门往里面走,一路走一路的宣传。到了巡抚衙门门口已经形成了人潮,呜呜泱泱不下十万人。好多人连买卖都不做了,就等着看这当年的济南第一大案。后面来的人根本挤不到跟前,于是树上、墙头儿、甚至于房顶都站满了人。

    好多人家为了驱赶上房顶的人,连砖头都用上。

    巡抚衙门门前搭了一座高台,李枭机智的把梯子放到了后台。所有人上台,都得走后门才行。看着这么多人,李枭非常担心太子被挤塌了。

    好在台子搭得足够的高,因为角度的问题,第一排观众需要退后一些才能看到台上的场面。

    “这么多人,呵呵!有热闹可瞧喽,进城的时候我看到陈洪绶派人去京城报信了。”看着下面的人满坑满谷,敖沧海乐得合不拢嘴。今天这事情当着面这么多人的面揭出来,就算是皇帝来了,想封住这么多人的嘴也是不可能的。

    “京城?他骑的是马不是鸟,难道他还能飞到京城里面去?等圣旨来了,全城的百姓也就知道了。我倒是要看看,来道宗有没有挥泪斩马谡的勇气。”济南到京城,可不是一天两天的路程。这一个往返,回来的时候黄瓜菜都凉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