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辽东之虎 > 第四百零三章
    多年的东林领袖钱谦益倒台,大明政坛犹如经历了一场地震。明白人都知道,这是东林党丢车保帅。把钱谦益扔出来平息民愤,保证东林党能够继续把持朝廷。

    几乎与此同时,北边的济南同样发生了一场堪比钱谦益倒台的地震。

    “你再说一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李枭觉得自己听错了,眼睛直勾勾的钉着李休。

    “吴三桂带着人突袭了皮岛,杀了很多人也带走了很多人和一些设备。剩下的设备都被炸毁了,他们做事的事情正巧有一艘运输船去装运火药。看到浓烟没有靠岸,吴三桂那王八蛋居然带着人追上来。打死打伤运输船上多人,船长是刘老六的外甥。是水上的好把式,不然这消息现在还传不回来。”

    李休说话的时候有些气急败坏,消息传回来的时候。李休派五桅大船去追,可他也知道茫茫大海,吴三桂铁了心的要跑,还真不知道往哪里追去。

    “该死!”李枭一拳砸在桌子上。

    皮岛的火药生产基地,一直都是大铁锤在负责。现在硝酸火药是李枭唯一的优势,也正是有了这个优势,李枭才能在江南禁军和八旗兵火器取得长足进步的情况下,仍旧能够压制着他们。

    现在最大的依仗被吴三桂这个王八蛋给弄没了,李枭很想扒了吴三桂的皮。

    “我现在就通知曹文昭,让他带着第三师去京城把吴襄和祖大寿那两个老贼抓回来。”李休面目狰狞如豺凶恶如狼。

    “不行!”出乎李休的意料之外,李枭居然反对。

    “大哥,吴三桂干出这样的事情来。没他有老子和舅舅祖大寿的主使,他敢这么做?只怕这时候,他们已经在京城干掉了袁崇焕。不对!袁崇焕和祖大寿关系一向不错,他们是穿一条裤子的。说不定,他们现在正打算跟钱谦益勾结,又或者是跟皇太极勾结。”

    “别胡说!钱谦益完蛋了,飞鸽传书回报,钱谦益已经被抓了起来,金陵城现在也是乱哄哄的。至于皇太极,我不大相信祖大寿,但我还是相信袁崇焕的操守。”

    “那……大哥,现在可怎么办?总不能……!”

    “你让我想想!”李枭现在脑子乱成一团,眼前仿佛萦绕着一团迷雾,无论怎么努力都看不破。

    “这件事情都谁知道?”

    “货船被击伤之后靠在了旅顺码头,我这边已经派五桅大船出去找。但愿找得到,害怕消息走漏,连信都没敢写,骑着马从蓬莱一路跑过来的。”

    “好!这件事情你处置的好。你立刻起身去天津卫,那里有咱们的弹药囤积点。把弹药囤积点给我封了,没有我的手令,任何人不准领走一粒子弹。”

    “诺!”

    “我写两封信,你找亲信快马发给袁崇焕。”

    李休听到李枭这么说,立刻眼睛一亮。这是要让袁崇焕抓捕祖大寿和吴襄?

    “另外一封信,你也找亲信送给祖大寿。不过,两个人到达京城的时间要错开一天。”

    “大哥!您这是……!”李休有些不解,让袁崇焕干掉祖大寿和吴襄就得偷偷摸摸的干。为啥要给祖大寿写信?祖大寿要是有准备了,带着部下跑了可怎么办?骑兵第二师都是骑兵,袁崇焕手下那些步兵,无论如何也追不上祖大寿。

    “去办差,剩下的事情不用你管。”

    “诺!”

    吴三桂啊吴三桂,你果然是脑后有反骨。

    这种事情没敢动用飞鸽传书,李枭分别写了几封信,派得力人手去了山海关还有辽东的敖沧海那里。几乎与此同时,正在菏泽和张献忠部对峙的满桂突然回撤。曹文昭的第三师开始分发弹药和干粮,军需官拼了命的在收集马车。

    张煌言从兖州,把鲁王朱以海接了过来。却不能现在就去京城,只能先在济南住下。突发事件,打乱了辽军高层设计的所有计划。

    “小子,你认定这件事情与祖大寿甚至是吴襄无关?”孙承宗抽着烟,张煌言也抽着烟。老陈福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根玉米芯的烟斗,还是在抽烟。

    书房里面烟雾弥漫,李枭无奈的吸着二手烟,看着几个老家伙。

    “如果跟祖大寿和吴襄有关,他们的二师会有相应的行动。可二师如今没有任何行动,反而很积极配合整编。把二师的几个团都拆分到各个师里面去,这可是祖大寿的家底子。他忍心这么拆不阻挠,足以说明这事情跟祖大寿甚至和吴襄无关。”

    “主上!很有可能祖大寿就是不满整编,才唆使吴三桂这么干的。”老陈福一向是把人往最坏里面看,张煌言在边上点头,很明显他同意老陈福的说法。没有祖大寿的首肯,借吴三桂八个胆子他也不敢做这样的事情。

    “刚刚说得是站得住脚的理由,现在说说站不住脚的理由。那就是我信任祖大寿!”李枭这话说出来,所有人都看着李枭。

    都把火药工厂端了,还信任呢?

    “主上!这件事情可不能马虎了,国不可一日无君。江南那边也一定在寻找近支亲王继承大统,咱们拥立鲁王的事情拖不得。如果不能尽快赶到京城登基,那边抢先立了皇帝,咱们可就被动了。”张煌言更加在意的是朱以海能不能顺利登基。

    “三天!三天之内就会有消息,无论是祖大寿反也好,不反也好,三天之内就会有消息。”李枭竖起三根手指,看着一屋子老烟枪。

    李枭既然这么说,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反正三天时间,就等三天好了。

    忽然间,门帘一挑顺子走了进来。似乎是不习惯屋里呛人的烟雾,咳嗦了一声这才走近李枭。

    “大帅,祖大寿和吴襄来了。”

    “哦,带了多少人?”李枭非常吃惊,这条破路他前几天走过。坐着马车紧赶慢赶足足走了五天,才从京城晃悠到济南。这祖大寿两天,就快马从京城赶到了济南?不愧是骑兵出身,这速度。

    “每人带了两个马弁,一共带了四个人。”顺子的话说完,屋子里面立刻寂静无声。

    几只老狐狸互相看了一眼,继续装哑巴抽烟。这时候就带了四个人来济南,不是在自杀就是来表忠心的。

    “让他们进来吧。”李枭看了一眼,刚刚还不信此事和祖大寿吴襄无关的几个老狐狸。

    很快祖大寿和吴襄走了进来,看到端坐在书房正中间的李枭。祖大寿二话不说“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旁边的吴襄也跟着跪倒在地。

    “大帅!家里出了忤逆的孩子,他这个爹和俺这个舅舅都有责任。今天来,就是请大帅给俺们一个痛快。他娘的,干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俺们哥们儿没脸活了。”祖大寿说完,抽出随身短剑双手捧着递给李枭。旁边的吴襄也这么干!

    他们的配枪压根就没带着,腰带上的仪剑根本就是装饰品。

    “哎!”李枭看了一眼跪在地上,双手捧着仪剑的祖大寿和吴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刚刚我们在这里,还在商量你们的事情。几位老先生说,你们俩人要反。劝我现在就派兵,把你们的部下一网打尽。我跟他们说,我信你祖大寿和吴襄。如今看起来,我的对的。起来吧!”李枭伸出手,把祖大寿搀扶起来。@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