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扶明录 > 正文 第九十六章 太监逛窑子
    正文

    当常宇火急火燎赶到的时候,杨武威已经原地打转好似热锅蚂蚁:“常公……常爷,还以为您不来呢”

    “抱歉,宫里有些事耽搁了”常宇抱拳一脸歉意,随即把包裹递给杨武威:“你点一下”

    “嘿,常爷客气了,用不着点”杨武威一脸笑意,摆了摆手

    “这两次辛苦你了”常宇伸手到怀里掏了二十两银子递给杨武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杨武威本想出口拒绝,但看常宇表情,只得呵呵一笑:“也罢,和常爷我也不矫情了,举手之劳而已,能帮常爷做事也是福份”。

    果真都是人精,说话让人心情大好。

    “杨大哥可曾吃过?”常宇感觉让杨武威等了那么久心下有些内疚便想着请顿饭聊表心意,虽然自己已经吃过了。

    杨武威还真的算是没吃,这家茶楼仅提供茶点没得酒菜,他在此候着常宇又不敢随意离开,仅用茶点充饥而已。

    大栅栏一带乃京城最繁华之地,酒楼客栈,戏院青楼一应俱全,夜幕降临之始,城名流富贵便云集于此寻欢作乐。

    便如此刻,街头巷尾总是人来车往,各家戏院青楼前停满各式豪车,以及成群家丁仆役在交头接耳互相寒暄着。

    常宇带着杨武威本想寻家酒楼好好犒劳一下他,然在胡同口转了一圈后,忽的改变主意,指着前方一座楼道:“杨大哥,今儿兄弟做东带你去乐呵一下”。

    杨武威顺势一看,满春楼!咦这不是家青楼么,敢情这位常公公……咳,太监虽不能人道,但总有好心的,而且越是那玩意不能用,越心痒痒。

    心理想着,嘴应着:“常爷好兴致,那我可不见外了”。

    “尽情便是”常宇嘿嘿一笑,他才不管杨武威心怎么想,是的,是好心来了,是想逛窑子看看。

    能在大栅栏一带开业的青楼那都是数一数二的规格,接待的自然也都是名流,所以常宇一进门立感眼花缭乱。

    宽阔大厅人来人往,正一个戏台,边几个戏子正一一啊啊的唱着什么,周边摆放几张桌子坐满了散客在看热闹,几乎每个人身边都有一粉黛妖娆细语。

    二楼空张灯结彩,布置的犹如婚宴一般,靠着栏杆处也坐满了人,只是明显待遇和规格楼下的好太多。

    这他们的简直是后世的夜总会呀,常宇使劲的揉了下眼睛,明显一楼的客人几乎都点了小姐来陪酒看看戏的**丝,二楼才是真正的消遣地。

    “常爷第一次来?”杨武威看着常宇的表情忍不住问道。

    常宇点头:“听杨大哥话里意思倒是常来啊”。

    “吃喝嫖赌男人总会沾一点,不过这地方花销大兄弟还真是第一次来,这还是托常爷福啊”杨武威倒也不掩饰,以他的消费水平一般也是到一些巷口暗娼处嗨皮,而且p娼在这个时代被看做雅事,不丢人。

    说话间,便有龟公来招呼,接着是几个女子围了过来花枝招展的抛媚眼,毕竟常宇和杨武威都属于颜值爆表的那种,特招这些粉头偏爱。

    没人规定去青楼一定要piao,这和去后世夜总会一样的道理,在这儿你可以看戏,也可以点一桌酒菜叫几个姑娘对饮,而且这些姑娘可后世夜总会只会喝酒掷骰子的小姐有才艺多了,酒会喝,色子也会玩,更重要的跳的了舞也唱的了小曲。

    所以常宇花了十两银子点了一桌酒菜另加两个长的还算可以姑娘一点都不心疼,反而觉得超值!

    常宇自从穿越过后,每天过的如履薄冰又或操不完的心,何曾如此放松过,竟忍不住的喝气酒,甚至一度忘形随着粉头手舞足蹈,引得旁人侧目。

    不管是发泄心压抑又或真的为气氛所染,常宇觉得尽兴,而一旁的杨武威也没闲着,人家酒没少喝,旁边的姑娘也没少摸,还有那赤红的双目出卖了内心的欲火。

    “杨大哥,这姑娘可还满意?”常宇笑问。

    杨武威嘿嘿一笑:“甚得我意”说着伸手捏了捏身边妹子的下巴。

    “那带进去呗”常宇说着掏出一锭银子扔了过去,杨武威身边的妹子出手如闪电揽入怀里:“谢谢常爷赏赐”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常爷,我呢?”常宇身边的美眉赶紧问道。

    “今儿身体不适,到此为止吧”常宇嘿嘿一笑,妹子很是失望。

    “但赏银不会少”常宇掏了五两银子打赏,这绝对大手笔了!喜的妹子忍不住的揽住常宇在他面亲了一口,惹的常宇哈哈大笑。

    感觉时辰差不多了,而且眼瞅着杨武威那猴急劲,常宇便打算离开:“杨大哥你尽兴,兄弟我先回去了”。

    “常爷那恁慢些,我送送你”杨武威也有了几分酒意摇摇晃晃的在姑娘的搀扶下起身便要送常宇下楼。

    “用不着,不能耽误你好事啊”常宇哈哈一笑,转身要离去,却见杨武威眼色不对,看着一处满脸疑惑。

    顺着他目光望去,却见一年男子摇摇晃晃的从一雅间在两个姑娘的搀扶下走出,一脸猥琐,双手不停在姑娘身摸着,这其实在青楼里在平常不过的景象。

    只是杨武威干嘛这种神情?

    “认识?”常宇问道。

    “兵部尚书魏藻德魏大人!”

    啥玩意,这猥琐年男子竟然是刚刚被撤职的兵部尚书魏藻德!

    实在太让常宇意外了!看他猥琐开心样,哪里有被撤职的落魄痕迹,还是说特意来这消遣发泄一下火气。

    哎,耳边传来杨武威的叹息声:“这些大人也不过如此,平日骂我等武夫粗鄙不堪,现在看来和我等又有何区别”。

    常宇轻笑:“你知道人最无耻的地方什么吗?”

    杨武威侧耳聆听。

    “便是会把下流之事美化为风流雅趣,端的是无耻之尤”。常宇冷笑,讲真有些人无耻起来简直骇人听闻。虽然在其领域有所成,但人品极为可耻,远如白居易,元稹,近如郭沫若,徐志摩之流。

    眼看魏藻德在两个姑娘的搀扶下下了楼,常宇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即和杨武威道别,催他赶紧入房行事,然后尾随魏藻德而去。

    ……………………………………………………………………………………………………………………………………………………………………

    求票票,求支持,感谢各位书友,请支持正版订阅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