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扶明录 >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疾行
    正文

    不知是否心理作用,出了关口,立时感觉风更大,天更冷,即便常宇的车有个小暖炉,但耳听外边那风刀子的声音还是让他忍不住起鸡皮疙瘩。

    吴孟明其人虽然贪财,但做事却很精细,出了关口,便让队伍前后点起火把照明赶路,估摸近百把,远望如一条火龙蜿蜒数里。

    “春祥冷不冷?”出了关门不过二里地,常宇有些坐不住了,探出头问车边的春祥。

    “不冷”春祥很坦然的看着常宇打了哆嗦:“你出来试一下!”

    嘿,常宇有些尴尬,讲真他真的怕冷,而且这个时代又出的冷,偏偏又有没有羽绒服这种高抗寒的棉衣。

    虽然出行前他给手下做足了抗寒准备,如每人小棉服外套绵甲,绵甲外边大棉服,加棉帽围脖甚至手套,可谓是这支队伍里抗寒装备最严实的,但他也知晓即便如此坐在马在寒夜迎风夜行也是一种蚀骨煎熬。

    如此包裹春祥都冷的牙齿打颤更何况装备不如他们的锦衣卫,府军卫以及腾骧卫了,可想都在咬牙坚持。

    常宇不是个冷酷无情的人,更懂得体恤士兵,他也想下令地休整,然但军情紧急,此时不是发善心的时候,但自己躲在暖车又实在难以心安。

    于是他做了个决定,下车马,与卒共甘苦。

    然而这个决定,在他刚下车的那一瞬间后悔了,冷,真尼玛的冷!

    但放出的p自然收不回,自己约的p含泪也要打完。

    看到常宇挂甲马,吴孟明探头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笑意,随即又缩进车内,不闻动静。

    山路慢行,寒风凌冽,四周一片漆黑,除了嘶吼的北风外,仅闻马蹄声,天气冷到士兵连窃窃私语的兴致都无。

    常宇抬头张目朝西北望去,那边有星星之火,便知前方不远是八达岭。

    居庸关不是一个独立的关隘,或者说没有独立的关隘,都是由隘口,墩堡,城墙组成的防御体系,每个关隘都下辖数个到数十个隘口不等。

    其八达岭属于居庸关的一个隘口,也是最重要的隘口,是居庸关的前哨,其地势险要,山峦叠嶂,道路崎岖陡峭,车马难行,当年修这段长城要转八道弯,越过八座山岭,工程异常艰辛,前后死了八个监工,工期依旧迟迟未能如期完工,后遇高人指点采取修城八法,即“虎带笼头羊背鞍,燕子衔泥猴搭肩,龟驮石条兔引路,喜鹊搭桥冰铺栈”把木料运送山方成。

    常宇蜷缩一团骑在马,春祥等心腹太监围在他周边帮他遮风避寒,同时倾听这位大忽悠天南海北讲着轶事野史,行路倒也不寂寞。

    不多时,队伍到了八达岭隘口,自有人前去交接出关事宜,常宇又开始打量这个号称天下九塞之一的关口,奈何风高月黑,难窥真貌。

    不过这隘口守兵并不多,其实后人被各种影视剧误导以为收关特别是居庸关这种大关口守兵至少也成千万的。

    并不然,即便居庸关这种京畿要地关口,日常驻兵不过千余,甚至不过千,如洪武九年,朱元璋下令北平及周边十一个卫抽调兵力共计六千三百八十四人守卫,居庸关,古北口,喜峰口,松亭关四个关口,平均下来每个关口不过二千人。

    又如正统年间和居庸关一个规格的白羊城(隶属居庸关)为列,总兵力八百一十四名,其骑兵八十二名,步兵四百一十四名,其余鼓手军六十五名,火药匠军八名,夜不收军六十五名,东门守把军一十五名,西门守把军十五名,仓草场军二十四名,神器库军十名,砖灰窑军十九名,清泉口军十四名,松湖片口军八名,守城军四十一名,护城墩军七名,看监军禁六名,看铺陈库子一名,老弱军二十三名。

    所谓旗军是指卫所的精锐,如常宇这次带出来的三百府军卫和三百腾骧卫都是卫所的战斗鸡。

    如此看来,一个关口兵力尚未过千,而且主力仅一半,其余全是辅助类兵力,特别是骑兵仅仅几十,那是因为关口均地势险要之地,不宜骑兵出战。

    一个关口下辖十余不等隘口,兵力分散严重,即便八达岭这种重要隘口也不过几十人而已。

    而且这些数字还是洪武和正统年间,此刻的大明末年兵员缺口以及吃空饷已经到了丧心病狂地步,

    仅以京营为例,如英宗实录曾提到当时京营的情形:行在五军都督府言:在京七十七卫,官军士校尉总旗二十五万三千八百,除屯田守城外,其十一万六千四百俱内府、各监局及在外差用。今各营操练仅五万六千,选用不敷。况今工部人匠数多,足任役使,乞将各监局役占官军退回各营操练,从之。

    这是在五军都督府奏的一份数据,它说明了当时京军的情形,操练者仅是满额的一半,而操练者,能够应付边塞危机的又有多少呢?其余另一半士兵被当时各监局差遣做杂役。这样的直接后果是使得京营的质量急剧下降,导致了一有战事,皆不能积极应战。

    所以现今整个居庸关真实兵力几何,常宇都不敢想。望着眼前要塞心头不由乌云盖顶,这样的大明还扶的起来么?

    出了八达岭隘口数里地有余,一路三分,北边一条往延庆赤城蒙古,西去张家口,宣府,大同,东到永宁,四海,回路南下便是昌平,北京这便是八达岭之名来由,取之四通八达之意。

    队伍取西而行,自八达岭至宣府约两百余里地,若马不停蹄明儿午便可抵达。

    常宇纵马从队伍部率领几个心腹太监行至最前头,目的很简单,是露个脸,鼓舞一下士气,让士兵们看看堂堂常公公都与你等深夜迎风骑行,感动不感动,惊喜不惊喜。

    夜已深,队伍一路西行,山路崎岖,寒风刺骨,速度不由慢了下来,常宇窝在马也懒的言语,只是把自己紧紧裹成一团任由马儿跟着队伍行走。

    前方有条冰封大河,常宇知道后世那是个水库,具体名字不记得,但是知道过了这条大河便等于出了京城地界进入河北怀来县境内。

    “传令下去,急行三十里生火休息”。常宇感同身受,他穿这么厚实都耐不住严寒,何况另外三卫人马。

    果然这个军令让士兵们精神一震,速度立马便提了去。

    ……………………………………………………………………………………………………………………………………………………………………

    这两天事务繁忙没有准时更新,多多见谅!感谢书友们的支持,感激!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