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扶明录 >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有功立赏
    正文

    但常宇杀心已起,岂能轻易放过这些贼人,拎着刀追了过去,他身披战甲,手持长刀,虽第一次阵杀敌,但勇武异常,战场杀敌和擂台赛不一样,不用讲究什么技术,长刀挥舞,大开大合干是了,赢的在于气势!

    只见他手持朴刀冲入敌群,疯一样的左冲右突,连砍带劈,如天神降临,那些贼人见首领毙命早丧胆无心恋战,此刻遇到他十之**凶多吉少,只顾撒腿奔逃。

    常宇如此勇猛,春祥,程明等人一看,也即刻弃马率众追杀。

    先前原本埋伏两侧的贼军,随着络腮胡一声令下冲下山坡和陈忠带领的部分腾骧卫以及部分太监军干了起来。

    腾骧卫都是出过门见过世面杀过人流过血的,面对从山冲下的贼兵虽然紧张但不怂,拎刀子敢迎去。

    可太监军在这方面差了些,虽然日夜操练,但也仅仅和一些地痞干过架,真正动刀子杀人还是第一次,不光紧张还害怕。

    这个时候,兵头的作用显现出来了!

    范家千没有跟从常宇冲锋,刚才坐镇两翼指挥反击山弓箭手,此时看得出部下紧张,于是大喝一声:“不杀个人嘛,你不杀他,他杀你,不过是些贼子,杀鸡一样,兄弟们,别他么的被别人小瞧了,别给常公公跌份!”

    别人自然是指太监军以外的锦衣卫,府军卫以及腾骧卫!

    有句话说越自卑的人,自尊心越强,越怕别人瞧不起!

    太监是一个绝对自卑的群体!

    同样自尊心非常强大!

    对!杀几个贼子而已,太监军们紧握钢刀,看着冲下来的贼人互相打气,虽然依旧紧张不已,但恐惧之色消散不少。

    终于干了!

    人的恐惧和紧张都是阶段性的,好打架一样,开打前都会紧张,但一手后,只想干翻对方,什么紧张,害怕的情绪都没了,而且一旦露怯的那个绝对会输!

    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便是这个道理!

    打架和打仗极其相似,只是打架的目的不是结束对方性命而已,短兵相接后,太监军由开始的紧张双方一度胶战,到打出血气后优势立显,毕竟这些太监都是常宇从宫跳出的年轻勇武有力的大块头,无论单挑群殴都不是这些贼兵能媲美。

    即便这些贼人搏杀经验足,但依靠身体优势以及绵甲防护转眼之间他们那点优势顿去。

    特别是一些贼人突然发现他们的大首领怎的突然不见了,前方那帮兄弟正被官兵漫山追杀,立时便知,完蛋了!

    群龙无首,龙是龙在天的龙。

    再看这些官兵愈战愈勇,而且人家那边还有几百人(护银车的锦衣卫和府军卫)在观望没动手呢,哪里还有再战之心,几声呼哨拔腿便逃!

    逃?

    贼人的突然溃逃,让太监军们显得无措,才特么的刚有些感觉咋跑了呢,于是纷纷朝范家千望去!

    范家千对贼军突然的溃逃也有些意外,朝常宇那边望了几眼,顿时恍悟,又和李忠对视一眼,两人异口同声:“追”

    草!看着漫山遍野的追杀贼人,一直殿后的唐破天不停的拍打双拳,呲牙咧嘴,这种好事自己没赶太特么失望了!

    吴孟明此时脸色已然回温,看着身边手下跃跃欲试的模样,他也有些心动,毕竟常宇刚才说了十两银子一个贼子,只要凑过去,既能赚银子又能分功,何乐而不为。

    在他刚要下令锦衣卫加入战况的时候,突然瞥见唐破天那副模样,立时便清醒了!

    常宇此人做事赏罚分明,他下令府军卫殿后,锦衣卫护银车,唐破天和他那么好关系都不敢妄动,自己若是一时冲动加入战团,回头搞不好会被常宇按个擅离职守的帽子,最轻也是一顿喝骂,毕竟之前车睡个懒觉他吹鼻子蹬脸没个好脸色!

    得,还是老实看戏吧。

    这场仗仅仅打了二十分,贼首更是开局送人头。

    常宇拄着刀,坐在山坡一块大石头喘着粗气,身边诸多士兵还在追杀四处潜逃的贼人。

    事实证明这些贼人战力稀松,但翻山越岭逃窜如履平地,这点常宇还真的自愧不如。

    看着眼前一幕幕,他感觉恍然如梦,更觉得可笑,这络腮胡子是他妈的猴子派来送积分的么,如此不堪一击!

    常宇稍作喘息后,又拎刀站了起来,却并未在加入战群,这种满山遍野的追杀无多大凑功,毕竟那些贼人了山都如泥鳅入水一般难捉。

    更重要的是他刚才冲入敌阵一番乱砍之下至少干翻十余人,这战绩已足够吹的了。

    看了一会,常宇心下感慨,老司机和新手果真有质的差距,同样是追杀贼人,程明带的腾骧卫个个游刃有余,甚至敢单兵作战,反观太监军虽然也不遗余力,但总感觉放不开,底气不足有些束手束脚,甚至三五人才敢堵截一个,虽然这种战术更有效也更安全,但总少了一股霸气!

    眼见贼人越逃越远,有的甚至到了半山腰,而显然追兵气力已疲,常宇便下令收兵,清点战利损失。

    不多会,损伤报告呈到他跟前:腾骧卫伤四十六人,太监军伤二十三人,战马死四匹,伤七匹,整支队伍无一人亡!

    常宇重重击了一下双拳,长呼一口气,没死人好,他也知道这次之所以损伤如此小一来是前方及时发现贼军圈套,没有完全进入包围圈,二来有可能贼军自信过头,也许以为仅摆个pose能把官兵吓走,所以先前仅仅放了些箭,制造压力,并未造成多大杀伤。

    等到开战,随着贼首被马碾死,正前主力根本没有像样的对阵过,可以说从一开始溃逃。

    而两翼贼军虽然冲下山坡厮杀一阵,然而遭遇的是兵力和装备甚至块头都远胜他们的太监军以及有杀敌经验的腾骧卫,没几分钟的对抗也开始逃命。

    “禀常公公,此战共杀贼一百一十三人,俘贼十七人,兵器二百余把,弓,三十三张,箭七十余,马六匹”一个锦衣卫小旗向常宇汇报,因为锦衣卫被常宇指定轻点战利品。

    常宇露出一丝微笑,随即脸色一冷:“不留活俘,杀!”

    十七个贼人跪在道旁,满脸恐惧在低声求饶,然而却并未打动常宇的心,随即一声令下,手起刀落,行刑者,太监军!

    先前常宇承诺杀贼一人,赏银十两,所以那被杀的一百一十三贼人的首级已被摆在道边,加刚刚被杀的十七人一共一百三十颗头颅。

    至于络腮胡,尸体被马踏的惨不忍睹,但首级仍在,虽然有很多人想砍下来邀功,但参战的人都知晓,事实此人为常宇所杀,任谁在贪财也不敢冒功。

    有功赏,言出必行者恐怕没有谁常宇那么积极的兑现承诺,于是他做了一件让吴孟明甚至所有人都超级惊讶的事,开箱放银!

    是的,常宇下令打开银车直接取饷银来奖励杀敌的士兵!

    这绝对是破天荒甚至死罪一条的行为!

    饷银是什么,公款!便是那些称霸一方的军阀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动用!

    但,常宇动了,而且这么明目张胆,他说赏士兵立刻兑现,而且用的也是朝廷银子,没毛病啊!

    一百三十颗首级,一千三百两银子,加受伤士兵每人补助十两,总共二千二百余两。

    吴孟明的表情是无法形容的,但参战士兵却无亢奋,这种立马兑现的赏银几乎是前无来者,第一遭听说,这常公公果真仗义爽快又讲信用一诺千金,至于那些受伤的士兵对常宇又多了一分感人之心,原因很简单,这年头受伤几乎等于弃子,轻了退伍,重了死。

    抚恤金?想啥呢!

    有功赏,有责也要追,下令队伍重整之后,常宇便把吴孟明以及各卫头领聚齐追问前因后果,为何如此大意差点成了瓮之鳖!

    程明说,锦衣卫一直前方探路,随时回报并未有异样,事发前方见几个探子飞奔后撤,告之前方有伏,不过此时队伍一半进入对方套……

    贼人如何得知有官兵至此,提前在此埋伏?

    吴孟明说,先前发现几名村民……

    常宇一听,差点破口大骂,这里群山叠嶂,山村民砍柴还会翻山越岭跑个几里外?

    明显是对方的暗探好伐!

    但对方能说出村名地点,无凭无据总不能当时给绑了吧!吴孟明反驳,常宇竟一时无言以对。

    随即吴孟明又道,对方号称二十里外的老龙背九龙寨的,即便那几个村民是贼人探子,这来回四十余里山路,又如何那么快速的返回通知,然后仅隔十余里外设伏,难不成对方会飞!

    又是一个未解之谜。

    或许那个什么窑儿村便是贼人老窝,不若咱们现在杀将过去给他端了,唐破天气呼呼的说道。

    此行是押饷并未剿匪,常宇并不想多生事端,立刻着令队伍继续进发。

    但为了以防再出意外,令锦衣卫前方派出五队人马探路,又令心腹李铁柱带领二十太监军前方先锋。

    经此一战,队伍在此耽搁半个时辰有余,天黑之前到达宣府已成水月镜花,除非加倍飞奔,只是不太现实。

    片刻之间,队伍离开,独留满地血迹,山坡草丛的尸体,以及道边码放整齐的一百三十个头颅。

    恐怕之后烟筒山这处山道,行人不敢行,贼人不敢入。

    …………………………………………………………………………………………

    感谢打赏,投票的书友支持,喜欢本书的朋友记得收藏关注哦,

    @B